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PS2]《圣斗士星矢》1P体...
·[PS2]《凡人物语》流程攻...
·[PS2]《实况足球8》WEFA冠...
·[PS2]《幻想水浒传IV》道...
·[PS2]《hackG.U.Vol.2思念...
·[PS2]《实况足球8》西甲球...
·[PS2]《实况足球8》荷甲联...
·[PS2]《战国无双2帝国》解...
·[PS2]《最终幻想X-2》问题...
·[PS2]《实况足球8》推射心...
·[PS2]《WE8》新加入动作及...
·[PS2]《真·三国无双4》LV...
·[PS2]《DQ8》最强装备入手...
·[PS2]《CAPCOMXNAMCO》攻...
·[PS2]《梦幻之星宇宙》网...
·[PS2]《横冲直撞3》全攻略...
·[PS2]《信长之野望 天下创...
·[PS2]《联合vsZAFT2》系统...
·[PS2]《吸血恐慌》流程攻...
·[PS2]《决战III》最新最全...
·[PS2]《勇者斗恶龙 8》炼...
·[PS2]《樱大战物语 神秘的...
·[PS2]《恶魔预言》玩后感
·[PS2]《寂静岭4》图文攻略...
·[PS2]《装甲核心连接》各...
·[PS2]《雷曼3》全功略
·[PS2]《烈火之炎》流程攻...
·[XBOX]《金属沧狼》完全操...
·『魔法假期』攻略(2)
·『皇家骑士团外传』完全隐...
·GBA-《超级机器人大战R》...
·[PS2]《星战前传3西斯的复...
·[NDS]《恶魔城 废墟肖像》...
·[XB]《全光谱战士》新兵作...
·合金装备2秘籍
·GBA-《超级机器人大战R》...
·《BULLY》完全流程攻略及...
·《格兰蒂亚3》赌场心得
·《前线任务5》斗技场刷钱...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电视游戏 >> 

[PS2]《暗影之心2》小说功略之三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7-04-03 13:41:11

 

那些家伙果然卑鄙,刚进酒窖就遭到他们的包围,还好我们早已有所防备,狠狠的修理的他们。
“你为什么不变身?”
“因为面具在尤玛那里哈。”
“那有什么关系?”
“英雄总会有那么一两个弱点的哈,如果完美无缺的话就不会被饭斯喜爱了。”
“你那头脑便是十足的一个弱点。”
一路上我们发现这个酒窖实在有点诡异,还是小心一点为妙,到达深处解开两个开关后我们出乎意料的发现镇长和团长倒在地上奄奄一息。正当我们不解之时,却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眼前---维罗尼卡。
“约阿希姆!”
“大哥哥!”被绑的两个孩子在向约阿希姆求救。
“你们俩没事吧,我现在就你们哈。”
“哦活活活,果然来了,你们这些可怜虫。”维罗尼卡一阵阴笑。
“你、你是……”约阿希姆还是第一次遇见维罗尼卡。
“真是对不住镇长这个蠢货了,为了让你们来,也只好将这群混混当作诱饵了。”
“这里的妖气是你……?”
“不错,你们觉悟吧!”
“你这好色女王!居然把我弟弟妹妹……本约阿希姆大爷,就与你一决胜负哈。”
“不要随便给别人起名字,我叫维罗尼卡。有趣,那就陪你玩玩吧。”
赤手空拳的约阿希姆根本不是维罗尼卡的对手,正在这时被绑的小女孩尤玛挣脱了绳子,将蝴蝶面具扔给了他。
“怎、怎么了?”一阵光芒让维罗尼卡颇为吃惊。
“爱与正义的使者——格兰=帕比今夜华丽登场哈!”
带上面具后果然威力大增,一下子就处在了上风。
“身手不错嘛,变态面具男。”
“狠狠狠,在这汗滴的光辉面前,决不会有任何邪恶存在哈。“
“我可不擅长这种沉闷的战斗,这是给你的见面礼,好好享受吧!”维罗尼卡说完放出一只青蛙模样的怪物(ムルソー)【注:法国最有名的白酒之一。据传源于一个叫做Meursault的村子】。
“看上去似乎很不好对付啊”盖比特在一旁说道。
“我们得去帮忙!”我箭步上前。
“我觉得他一个人就能行了。”乌尔似乎对约阿希姆的实力很有信心。 游 戏 天 堂 编 辑

我们合力消灭了怪物,救了镇长等人回到了勒阿弗尔。
“那个……”
“那个?”
“我们已经好好反省了,以后再也不会……”镇长似乎有悔改之意。
“你这话不是在骗人吧?别在打海猫亭的主意!”
“当然当然,你们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呀。我不会再打什么歪主意了,也不会给别人找麻烦,我保证!”
“这次就放过你,不过有个条件。”盖比特说。
“什么条件,只要别是什么难如登天的事……”
“我们想搭船去英国,你懂我的意思了吧?”
“是,我们会尽快准备船只,抱在我身上好了。”
我们前往和老奶奶道别,不料约阿希姆也想和我们一块儿旅行,因为他希望一路上继续修行。我们只好答应。临走时老奶奶送了我们她从地底挖出来的所罗门王之钥。关于这个还有一段古老的传说,盖比特所解释的我也听不大明白。

第六章

———南安普顿(サウサンプトン)———

天公不作美,刚靠岸就遇上了暴风雨,又黑又湿的真是讨厌。路上一个休假中的军官告诉我们由于暴风雨西边通往卡迪夫(カーディフ)【注:威尔士首府,以钢铁造船业闻名】的道路无法通行。我们只好去旅馆暂住一宿。
刚进门便看到一人被另外两人打倒在地,正当乌尔想上前“伸张正义”的时候,出现了一个高大威猛的黑发军官,轻而易举地就化解了这场干戈。
“果然是你,好久不见了。”
“是、是你!”乌尔似乎似乎认识此人。
“我是加藤。一年,不,我们已经有一年多没见面了吧。”
“是啊,好久没见了。”两人握手。
“这位是……”盖比特询问。
“啊,这位是我在上海时交的朋友。那个……”
“我是大日本帝国海军的加藤政二特佐。”
“大日本是……”约阿希姆因为一直身居小镇,对外面的世界显然一无所知。
“你们这样会很失礼的!”我提醒道。
“是新同伴吗?”
“呵呵,那以后发生了很多事,说来话长了。”乌尔回答,“倒是你变了不少啊,
“我自己也也遇到了不少事啊,外交可是件非常严肃而又麻烦的事情。我也是今天早晨刚从纽约来到这里。因为这暴风雨,无法赶往伦敦。行程受阻了。”
“呵呵,身为军人果然还是那么辛苦啊!”乌尔陪笑道。
“本大爷们也因为这暴风雨,去不了威尔士,正伤脑筋呢哈!”
“威尔士!?”加藤似乎很吃惊。
“威尔士怎么了?”盖比特见加藤面露异样随即问道。
“啊,我只是经常听到这个名字,应该是个有趣的地方。”
“不会有什么好东西的,即使有也只是些怪家伙。”乌尔说。
“你们要去威尔士?”方才被救的那人在一旁听了我们的谈话,出声说。
“是的哈。”
“只要穿过西边的隆达废道(ロンダの废道)【注:Ronda出处为西班牙的一山城名,此城新街与就街区由一座高为120m的石桥相连,另外西班牙最古老的斗牛场地也在此处】就可以到威尔士了。”
但是由于先前的爆炸事故,如今里面已经空无一人,据说还时不时出现妖怪和幽灵。”
“你是说那地方能过去?”我怀疑的问道。
“啊不不,别生气,我只是听到你们说要去威尔士,所以……”
“好了,我们从那儿走。”乌尔说。
“等一下,你又想胡来了!”
“可是那是近路,不是吗”
“没办法了,通往卡迪夫的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修好。”盖比特似乎赞成乌尔的主意。
“连爷爷您也……”
“你害怕那里的妖怪吧?”乌尔取笑起我来。
“我才不怕呢,你以为我是谁,我可是慕尼黑(ミュンヘン )【注:德国城市名。这个也不需介绍了】高贵的蔷薇侯爵的……”
“啊,高贵的什么来着哈?”约阿希姆问道。
“没,没什么。”我搪塞了过去。
“没关系,如果有妖怪出现的话,我来摆平好了。”乌尔得意的说。
我还是说不过他们,大家决定去那个矿山废道。当夜我们分头休息。
乌尔去和加藤先生叙旧去了,而我则陪盖比特爷爷一起喝酒。
“爷爷,再来一杯嘛。我陪你,来!”
“不好意思,卡莲小姐,我快醉了……啊,不舒服了,有点想吐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启程去废道,不料刚走到城口约阿希姆莫名其妙地说听到有人在呼唤他,扭不过他我们只好再回头去城里兜兜。
“哈哈哈哈,怀念吗,那个四方的热带森林?厌恶吗,那个男人的战场?”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这声音是?难道是师父?”约阿希姆大为吃惊。
“师父?”原来他还有个师父。高处落下一身影。
“你还好吧,人若是停止了前进的步伐,忘却了战斗就会衰老,趁现在在格斗的浪漫大道上勇往直前吧,约阿希姆!”这样出场似乎在哪里见过……
“喂,快叫医生来,医生!”乌尔大声喊道。
“别,别误会。这位是我的师父——格兰=迦马老师哈。”(グラン=ガマ)【注:此人名不知道和达迦马有没有联系?】
“师父?”这次连盖比特爷爷这么见多识广的人也有点吃惊了。
“不~错!我便是热血沸腾、男子气概天下第一的天才摔交手——格兰=迦马!”
“这大叔就不能正常一点说话?”乌尔说。
“师父,你果然还活着哈!”
“真是多操心,约阿希姆。日夜修炼,不断磨练心志,为了这世上的人们发挥自己强大的实力——这就是格兰流格斗术的真髓所在。你可不要说你已经忘了哦!踏入吾之兽道,汗水男儿之路的你现在的实力有几何,就让我好好看看吧!”
接着他们师徒二人较量了一下,约阿希姆果然不负众望,也赢得了他师父的赞赏。临走时师父叮嘱约阿希姆不要忘了继续修行提高实力,如果需要证明自己实力的时候就可以去找他较量。
事不宜迟,我们随即来到了矿山废道。经过了一番周折我们来到了一个大空洞。突然我觉得自己的脚似乎踩上了什么粘稠的东西,低头一看是一滩蓝色黏液。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还没来得及等我细想,顶上便落下一个奇丑无比的怪物グリムロック【注:rpg里经常出现的怪物,一般居住在洞穴暗处,嗅觉灵敏,肤色和人相似。】【注2:著名动画变形金刚里恐龙钢锁的名字-_-】
废了好了的劲我们终于合力结果了它,另外我们也推测先前的爆炸事故可能就是发生在这里。


第七章

———威尔士————
“这里是……”
“修道院的遗址,也是半年前我和那个禁忌之神对决的地方。”乌尔回答
“一切都在这里开始,也在这里结束。半年前有个想毁灭世界的男人,为了要重新创造一个世界他使太古的神殿浮了上来,召唤星之彼方的神。我们打倒了他也与神为敌。那时助我们一臂之

力的的便是活了近千年的魔术师——罗杰尔=培根。”乌尔继续说道。

来到培根的研究室我们扑了个空。好不容易到此地,我们便四处参观了一下,也正好休息一下储备体力。
“不愧是伟大的魔术师的家呀。和我那公寓果然风格迥异。”盖比特感叹道。
“这东西看上去似乎可以变形哈,有很多精密的细小结构哈。”约阿希姆对着一个奇怪机器发呆地说。
“你漫画看多了吧。”我笑道。
“罗杰尔爷爷!你在哪儿?是我,我回来了!”乌尔喊着,“不在,那个奇怪生物去哪里了?”
“会不会出去散步了?”我说。
“嗯,有可能。”无奈我们只好选择离开。

“真是遗憾啊!”正当我们走出研究室的时候,高处传来雷尼的声音。
“是你们。”盖比特最先发现了他。
“哼,正如尼可尔所料。让你们失望了,那个可恶的老头不在这里。现在他正在远方一处的监牢里。”
“他在哪儿?”乌尔问道。
“我不会告诉你的。”
“你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不过我不会说的。”
“你果然不知道。”
“小鬼!我说了我知道。”
“唬我?”
“是真的,我知道。”
“还在唬我。”
“我没骗你,他在意大利,意大利的佛罗伦萨(フィレンツェ)。啊!”这时雷尼才发觉自己中了乌尔的计。
我们立刻转身出发,时间紧迫,已经没时间在这里耗着了。
“喂!你们居然无视我!”雷尼在后面叫道。
“你想怎么样?”乌尔回头说道。
“听好了,这里就是你们的墓地!”发怒的雷尼带着手下向我们扑来。
——战斗后——
“还要打吗?”
“切,今天我还有事,时间不等人,我得回去了。饶你一条小命!”战败的雷尼还在嘴硬。说完带着手下离开了。
“果然身手不凡呀!不,简直是无懈可击啊无懈可击。”一个身穿黄色衣装的人拍着手在我们面前出现。
“你是何人?”约阿希姆问道。
“初次见面,我叫托玛斯(トーマス),是个云游各国的探险家。”深鞠一躬后,那人礼貌的说道。
“探险家?不是秘密结社的同伙?”我现在已经养成了时刻提高警惕的好习惯。
“别误会,我知道你们在和他们为敌,请看看这个吧。”他递给乌尔一个小型摄影机。
“这是……雷尼……爷爷,我们来晚了。”乌尔大呼道。
“现在你们相信我不是那些家伙的同伙了吧。”
“为什么你会拍到这个……”
“我也是跟踪サピエンテス=グラディオ的人之中的一个。虽然现在不便透露真实身份,但决不是你们的敌人,我和被抓走的培根先生也有数面之缘。”
“听你的口气似乎知道不少事情啊。”盖比特显现出了老人的经验。
“虽然有限,但总比一无所知来的好吧。サピエンテス=グラディオ这个名字似乎是在战争开始之前不久出现的。与此同时,欧洲各地时常出现怪异的杀人事件。杀人方法与中世纪的处刑方

式类似。据传被害者都是各国的高官,所以为了调查结社的真正身份,各种谍报机关开始行动。但很可以有价值的线索除了那个绘有剑与枭的纹章之外别无其他,所以也一直找不到主谋者。”
“看来对方真是深不可测啊。”盖比特听了托马斯的话说到,“他们一定有什么大的企图和阴谋,你知道他们是出于什么目的吗?”
“我也……”
不过托马斯告诉我们可以去佛罗伦萨找一个叫卡拉(カルラ)的占卜师,她和秘密结社似乎有关系。于是我们迅速赶至意大利。


第八章

——佛罗伦萨——
四处打听之后,我们终于找到了占卜屋,可是里面生意实在太兴隆,主人也没空招呼我们,因此大家只好在一旁坐下边欣赏舞蹈边歇歇脚。
“真是不可思议啊。”看着跳舞的女孩魔术般的自由操控那些牌在自己身边飞舞,盖比特发出一声由衷的赞叹。
”是啊。”
“她到底是怎么操纵的呀?”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舞蹈。
“也没有线连着呀。”
“是啊。”大家的想法都一样。

“您的结婚运势是……”女孩走到一名前来占卜的顾客面前弯下要凑着他耳朵悄悄说了结果。
“哎?咳咳咳……”看他那副重头丧气的样子,显然结果不令人满意。
“欢迎再来哦!”女孩和顾客一一道别,回头才发现我们几个还坐在那里,“不好意思,今天的占卜就到此为止了。”
“这3个月的预定都排的满满的,你们还是死了心回去吧。”从内屋走出一位老态龙钟的老奶奶来。
“你们能不能通融一下呢。”盖比特说道。
“真是个缠人的老头,我们这里的这位看家小姐可不是那么廉价的。”
“我们从一个叫托马斯的人那里听说,您可能知道サピエンテス=グラディオ的事情,所以才到这里来的。”我心想这位老人应该就是托马斯所说的卡拉,所以道出我们来此的目的。
“サピエンテス=グラディオ?切,是这事啊,这种惹麻烦的事情我不会帮你们的!”
“等一下,能告诉我们您所知道的一些事情哈?”
“你们可没带够钱吧?”卡拉说。
“啊哈哈,这个……”盖比特苦笑道。
“你也快点诚心求求她们吧!”我用胳膊轴提醒了一下一旁默不做声的乌尔。
“好痛啊,你干什么啊?”乌尔痛苦的说,“拜、拜托你们了。”总算不情愿的说了一句。
卡拉和女孩交换了一下眼神。
“真拿你们没办法,那么……”女孩子笑着说。
“费用就用你们的身体来支付好了。”卡拉这句我没有听明白是什么意思。
“用身体来支付?什么意思?有什么我们可以帮你们的吗?”我询问道。
“很简单,你们帮我去采一些露西亚(ルチア)用来表演咒术的花来,一种可以卖个好价钱的花。怎么样?对你们来说小菜一碟吧。或者你也如果愿意跳艳舞作为报答的话……我想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我来跳艳舞?”我吃惊道。
“其他还有谁?能穿着朦朦胧胧透明的衣装来吸引顾客眼球的只有你吧?”
“太好了太好了。”乌尔这家伙真是好色。
“傻,傻瓜,别老是有那张肮脏的想法!”我生气了。
“如果是跳舞的话,我倒是有点自信……”约阿希姆说。
“变态男别插嘴!”卡拉说道。
“太,太过分了……”约阿希姆很是丧气。
“我明白了,我可不会跳舞,我们去采花。”我走上前。
“这么好的身材,真是可惜啊,好吧,你们帮我去采花来吧。至于地点嘛,这孩子知道,好好加油吧。”
“嘿嘿嘿,就有我来给各位带路吧,请多关照。”露西亚说。
于是我们跟随着露西亚来到一个名为蒙玛利亚拉(マンマリアーラ)的小岛。那是一个意大利东部浮于亚德里亚海(アドリア)上的一个无人小岛。在这个岛上有一种只在新月之夜才盛开的叫做虹木莲(アドリア=マグノリア)。【注: Magnolia也就是我们所称的木兰花】
这个据说是露西亚小时候住的地方有一座别墅般美丽的洋馆。可是花到底在哪连露西亚自己都忘了。而且她自己还误踩了机关。在消救出了露西亚后,我们只好向深处慢慢推进。
通过了重重机关我们得到了12星座的石板放于3道门上来到了最深处。正当我们采花之际,露西亚却偷偷拉下了机关放出一只巨型猫怪安德烈(アンドレ)【注:出处不明,不知道和意为天使/恶魔的Andras有没有关系。】
“这只怪猫是什么?”乌尔回头道。
“呵呵哈,这里就是你们的墓地。”露西亚笑着回答,“安德烈,把这些人都收拾了。”她接着向怪猫发出号令。
可是那只猫却向露西亚本人扑去。
“等一下,你这只宠物,难道不认识我了吗?”
“看起来那家伙好像要被吃了。”乌尔站了起来。
“我们还是救救她吧。”我提议道。
“是哈。”
我们把猫重新关进了笼子,救下了露西亚。
“你没事吧?”
“谢谢。”
“你太过分了,你想干什么?”我责备道。
“对不起,我以为你们是サピエンテス=グラディオ派来的!他们有好几次都派来杀手假扮顾客,所以每次我都把他们带到这个岛上……”
“来当作安德烈的食物?”我补充道。
“嘿嘿嘿。”
“难度小姐你与那结社为敌?”盖比特问道。
“是的,奶奶她不愿意和他们同流合污,所以他们记恨与此。”
“现在你明白我们是在和结社战斗了吧”乌尔说。
“嗯。”
既然误会都已经解开了,我们一起回到了卡拉的占卜屋。
“你们什么也不用说,我从这个镜子里面都看得一清二楚。”卡拉奶奶原来一直用镜子监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你现在相信我们了吧。奶奶。”乌尔说。
“嗯。不好意思,我要你们去采的花并不是真的虹木莲,骗了你们,实在对不起。作为道歉,这个就给你们吧,一定会有用的。”说完给了乌尔一个纹章。
“虽然我不愿想起,但有些事不得不说……”卡拉奶奶继续说道,“年轻时的我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总是梦想着有一天能想花一样绽放。不过,女人那一点肤浅的野心正好被男人所利用。那时的我,人生受到伤害,异常地疲惫。于是当我受到サピエンテス=グラディオ这个秘密结社劝诱的时候,就作为继承人和弟子加入了他们的组织。可是后来我渐渐讨厌起他们的所作所为于是一个人脱离了组织逃了出来。一边躲避着他们的追踪,一边过着流浪的生活。后来到了这里就一直和这小丫头住在这里……不管自己怎样闭目不睹,充耳不闻,终究无法拜托自己的命运啊……“
“奶奶……”露西亚安慰道。
“露西亚,星辰浮动,你开始旅途的时候到了。为了替那误入歧途的孩子赎罪,把一切都让你来背负,真是对不起。”
“不,我也想出去冒险。追随奶奶您的足迹,我会好好努力的。”
“这个城里有个结社的秘密据点,那里有没有你们要找的人我就不知道了……”卡拉奶奶对我们说道。
“谢谢你,奶奶!”
“那么让我也和你们一块去吧!请多关照。”

按照卡拉奶奶的指点,我们来到了サピエンテス=グラディオ意大利支部(SG团伊太利亚支部)。里面的机关还真是又隐蔽又负责,再大家的齐心合力下我们来到了3楼,非但没有找到罗吉尔爷爷的影子,还遇到了讨厌的怪物(据点boss)(アジトボス)

“真是奇怪,一个人也没有哈?”
“是啊,他们把爷爷藏到哪里去了?”
正当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一声鸣响,墙壁比何处来的炮火轰开一个大洞。
“大家没事吧?”乌尔第一个缓过神来。
“好痛啊。”
“我也没事。”
“还是那么一如既往的顽固不化呀。”墙外传来尼可尔的声音。
“尼可尔!”我喊道。
“你干了什么?”
“好久不见了,小姐,还有那个弑神男。哦?受了寄生木的诅咒,居然两个月还能平安无事。”
“这招对我不管用,这种蹩脚的咒术。”乌尔回击倒。
“还是那么嘴硬啊。”雷尼在一旁附和。
“你们要找的人已经不在这里了。”
“什么?”
“他现在被关在圣玛格丽特岛(サント=マルグリット)【注:嘎那外海上的岛屿】,弑神男,带着エミグレ文书来换吧【注:エミグレ是法语里亡命者的意思,尤指法国革命时期】,这样我才会把培根还给你。”尼可尔的嚣张真是令人厌恶。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别装傻,你当然知道——生命再生的秘术之书。你曾经打倒了那个创造出来的怪物,之后你和培根就把那书藏起来了。我清楚的很。”说完尼可尔和雷尼乘着飞空艇扬长而去。
我们回到佛罗伦萨,跟卡拉奶奶道明了事情的经过。在大家的询问下乌尔也只好说明了有关文书的秘密。

(未完待续)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