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我...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敏...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广...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骑...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僵...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打...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技...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小...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刀...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我...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我...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关...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LU...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其...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韩...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选...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流...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看...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赤...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讨...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看...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骑...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广...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pk...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关...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广...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论...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OD...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猎...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校...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刺...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广...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请...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上...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从...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巫...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关...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我...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对...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RO仙境传说 >> 

RO仙境传说:仙境传说RO:广S-真实故事-我为什么要杀他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6-11-05 00:07:49

 
结识仙境传说,是一位网络死党。
他把我带到了仙境,于是我豁出去,把当月了了的零花钱,全买了点卡,然后转包月。
却讽刺的是,我刚转了不到一星期,月卡就上市了。
意外的我却没有后悔过。 游 戏 天 堂 编 辑
我才20级的时候,就狂妄的说,鬼女会是我的宠物的!
我那网络死党却奸笑着,仿佛讽刺一样。
虽然我知道,要是我那时候去打鬼女,会被秒杀的,我当她的宠物都还不够资格。
那成了我玩仙境的目标。

当刚过70,我发觉练级越来越枯燥了。
当到了74,我没耐性了,于是我去了新手出生的地方,专门帮助一些连北都找不到的新人,带他们练级。
我都只是把他们带到下水道的,之后的路就他们自己走了。

有一个例外,我不想说她的名字,她是我在仙境里带的第一个人。
而后,她就总是缠着我,让我带她。
我只有区区74,带她前30级还是可以的,但过了30我越来越辛苦,直到,两星期后,她50多了,我那血骑就成了每次都脱了重盔的搬药工。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无法拒绝她的请求,好像是因为她是第一个我带的人的原因吧。
或许是因为我帮她很多的原因吧,她说很想在现实中见见我。
而我这人有个毛病,就是总是在一些这样的场合上假装耍酷。
我说我不想把现实和虚拟的世界混淆了,所以拒绝了她。
那天晚上她笑着说我傻乎乎的。

很明显的,后来我不能让她满足了。这时候,她已经比我还高一级别了。
这是我们相识还不满一个月,她很婉转的离开了我,投向一个脚下踩着光环的男人怀抱。
才区区几天吧,她加入的那男人的帮会后的称号,就变成了"XXX的老婆”。
那男人是个法师,PK界里又很有名,叫灵幻什么什么真祖。
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和那男人搭上线的,因为有传闻,那小子还相当富有,用RMB买了很多极品装备,所以才那么强。
那时候我只有眼馋得份,我连买点卡都会犹豫。
她的离去,我也就只能伤感的看着了。
强悍就是生存的道理,看来不是只有现实才会那个样子的。
我依然还是在那74级上浪里浪荡着,偶尔密一次她,面子上,她会回句话,但都相当简短。

这也成为我为什么只带新人到下水道的原因。
既然不求回报,那就把那些不该有的伤感提前丢掉吧。

又一个月后,我还是74,这一个月我才升了半级多一点。
网络死党在骂我,因为他已经97了。
我密了一次她,她在用外挂挂级,人不在。这是我安慰的想法,或者她压根儿就不想在理我。
她也94了。
那天晚上,她回话了,说她是在挂级,人没在。
我说我知道。
她问有事吗?
我说找人聊聊罢了,因为很无聊。
她问我现在还无聊吗?
我说大约。
我们便天南地北侃了起来。那是我和她这一个多月里的说话最多的一次。
当聊到她是怎么能在几天之内让那个男人娶她当老婆的时候,她说,她只是把她的照片给他看了,然后告诉那男人,她现在因为上学而在广州。

那男人也是广州的。
我开着玩笑说,那你是个美女罗。
她很自信的回了一句,那当然。又反问我,后悔吗?
我咬了咬牙,打上一句,我从不为自己做的事情后悔。
她和两个月前一样,笑呵呵的说我傻乎乎的。
那次,她告诉了我她的QQ号,让我加了她,以后好联络。
我加了她。

事情也那么的突然,她突然得不上仙境了。
我给她的QQ里留了很多条留言,她一条也没有回。
她好像是从网上消失了一样。
大约是因为现实中有什么事所以搁浅了吧。我这样想着。

半个月后,我在QQ里终于又见到了她。
我发信给她,问她最近在忙什么?怎么一直都没上?
然而她却没有回话。
我又连续问了几次,她都不回。
霎时间,我有一股莫名的怒火冲了上来,我气愤愤敲了些发火的话,诸如你现在级别高了,可以不甩以前的我了什么的。
差那么一点,我就骂了出来。
很长时间以后,她才开始回话。
对不起,我出了一些事……她说。
呵呵,您能出什么事啊,有那么高级别的帅哥带着。我嘲讽的返回去。
我是说现实中。她回答。
哦。我发现我在游戏里活的时间太长,和现实有些脱节了。
这次聊天,就这么结束了。

网络死党问我,还玩RO吗?
我说我这不是正玩着嘛!
他说,这也叫玩?爷们儿,半个多月快一个月了,你还是74,你还算玩了三个多月的人吗?
说这句话的时候,死党已经和他老婆都99了。
在做我看来是奢侈品的魔法帽子。
我们对侃了一阵子,我还是我行我素,带新人玩。
竟然在打绿波利的时候不小心升到了75。
然后跑到QQ里和死党说,我75了!伟大吧?
去死吧!死党怒吼。

在游戏里我把她的好友名字删除了,因为前几天我密她的结果是她把号卖给了别人了。

我对死党说,我穷了,赞助我一下吧,我连基本的红都买不起了。
死党很坚决地回答说,不管!
别介,好歹朋友一场,就算可怜可怜我。我哀求。
死党口硬心豆腐,在我连续哼哼唧唧的攻击下,给了我一批钢盾和防御手套等,让我自己去卖。
那些都是他老婆的东西,之后他被他老婆一顿狠宰……当然那是后话了。

当有了一点点收入,却也还是死性不改,依然去带新人。
但性质却变了。
我每次带一个新人,都会产生一种莫须有的冲动与期待,然后又会朦朦胧胧的破灭在下水道的入口。
就这样,总是模模糊糊的有种悲哀在里面,有些伤心消融在那些无聊的时光里。
但那种心境却像鸦片腐蚀了我的心灵,我无法摆脱伤感而迷茫的感情。
我感觉我在等一个人,但却不像是她,或许应该说,不是具体的某一个人。
而是能给我带来某种感觉的人,那种我逝去了的。

转折,我又带了一个人,还是她,我最后知道的。
带她到下水道后。

刚开始,我还是在卫星城市转。
她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没那么贱,会有兴趣主动问新人,虽然我带新人。
一般是看到有人在那里喊求带,或者主动找上门来才会回应。
她就是主动找上门来的。
我很轻易的答应了。
于是,经历了绿波利到就职,锹形虫到下水道,我和她道别。
她哀求,再带带她。
我说,我对谁都是平等的,只带到下水道,不管你求还是刺激还是骂我,我都不会再带下去。

她却说,我知道你好像有破例啊。
我愣了一下子,什么破例?我反问。
你好象带一个人到比你等级还高呢。她说。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慌张反问,这是我连我死党都没告诉过的自己的痛楚,她怎么会知道?
下面的答案却很明晰了。
我松了一口气。

你又打算重新玩?
不了。
哦?那你这是?
我就是为了和傻乎乎的你打个招呼,呵呵。
我?哈,我这么有面子啊。那你那个老公呢?
那是个骗子,别提了。
骗子?我呆了一下。
嗯。他把我的账号密码以及我的那个邮箱全骗了去了,现在好像卖给别人了。
那不是你卖的?
我玩了那么长时间了卖掉干嘛?
那你为什么要把账号什么的给他啊?
我没想到他会玩儿我,以我们之间的关系。
呵呵,你们什么关系?不就是几个月前刚刚认识的玩友吗?那有什么可信赖的?

我和他上床了。她说。

我呆掉了。
心中突然猛地一阵揪痛。

真随便……我说。
呵呵,所以我才说你傻乎乎的啊,你真单纯。
这与单纯和傻没关系吧?
咱不说这个了,恐怕是最后一次见面了在RO里,别留下什么不愉快的。
你真要放弃RO?没关系啊!我可以重新带你!甚至为了带你我可以现在就去练级!
哦?呵……哎!你还记得我和你初见面你说什么来着吗?
别岔开话题啊……我忘了……
你说你不想把现实和虚拟的世界混淆了。当时觉得你说得挺傻的,现在想想,还有点道理呢。我就是把网络和现实给混淆了才吃了亏的。
……那些不愉快就忘了吧……我可以重新陪你玩啊!这次肯定会快快乐乐的!
你真是傻乎乎的……傻的可爱……
别再说我傻乎乎的!
但我却被这种傻乎乎的人感动了呢……你知道吗?我现在已经哭了……

我沉默了。

真得谢谢你……她说。
……你真得不玩RO了吗?
嗯……

我们又都沉默了。

我想见你……现实中……这次是真的想……她说。

不知道为什么,眼中已经满是眼泪,我捂住鼻子骗自己没有哽咽声。
没可能了……我违心地说,我记得你是在广州的,而我其实上次是骗你的,我并不在广州……

哦……这样啊……

突然急事,你下次什么时候上线?
RO里不会了,以后我们QQ里聊吧……她说。
嗯……

那天我急急得从网上下了来,在操场上一直坐到了晚上,连饭也没吃。
我很想哭,但眼里明明夹了泪却怎么也流不下来。

当夜,我冲动的上了网,给她的QQ里留下了我的手机号,并告诉她,以后要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尽管来找我。
但,我们却一直到了现在,再也没有联络了。

RO里,我冲到了91,然后加入了那家伙的敌对工会参加工会战。
每次每次,我都挂在工会战中,因为我的级别太低。
但,也每次每次,我都是第一个冲到那家伙的面前,拼了命用技能狂砸他两下,然后让同帮在我倒下的时候干掉他。
他的势头已经不在了,却因此记住了我。为此,他甚至在帮内喊,以后谁要能在我到他面前前把我挂掉,他就给那人100wRO币。
他却不知道我对他的恨,要是能砍死他就会让整个账号消失的话,我甚至毫不犹豫的一命抵一命!

死党在我94的时候问我,什么动力竟然让我开始考虑升级?
我苦笑笑,那个动力已经死了……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