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魔兽世界: 美服代练一月
·反恐精英小小说:沙漠行动
·昏暗的天空(上)
·我与zealot大哥不得不说的...
·魔兽世界: 看到密码错误...
·赛多拉斯的叹息
·魔兽世界: 伤痕
·大话西游:《天命》
·泥潭有感
·献给还在读书中的学生们--...
·魔兽世界: 给我一个留下...
·魔兽世界: 一些成长的烦...
·魔兽世界: 小精灵的WOW体...
·万王趣事二三件
·魔兽世界: 我和老婆的魔...
·孤独的射手
·魔兽世界: 再见艾泽拉斯,...
·星际争霸之星外篇
·无人岛物语--漫长的暑假...
·刘备造就了诸葛亮(三国系...
·魔兽世界: 谁动了我的洞...
·暗黑破坏神3之完全中文版...
·三国风云之刺客
·登陆--黑衣之骑士 (罗德...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风中之刀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1-03-31 00:00:00

     我无所事事地闲逛在风云城的街道上,欣赏着路边早已陌生而又曾经熟悉的景色。各个门派形形色色的人物匆匆地从我的身边走过,一个个都是生疏的面孔。不时地有人在频道上聊天说话,那些名字也都是陌生的。我想,是应该慨叹“物是人非”的时候了。离开这个泥巴捏成的江湖已经有大概五、六个月的时间了。天知道今天我为什么又会心血来潮地忽然想回来重温这个曾为之流血流泪的文字世界。我庆幸自己当初退隐的时候没有把当初使用的那个角色自杀掉,所以我也就幸运地还可以使用我自己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人物,省去了新手的好多麻烦。看看四周,当年和我一起闯荡江湖,打打杀杀的那些人们都已经不在了,身边来来往往的一些武艺高强的侠客都是后起的新秀。不知怎么的,我竟不禁有一点沧桑的感觉。“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这话一样适用在这个虚拟的空间。我怀念从前风风雨雨的同伴,甚至怀念昔日的那些仇家和敌人。我从钱庄里提了一点钱 出来,到镇风兵器铺买了一把廉价的单刀佩带在身上,漫无目的地开始了我重出江湖的旅程。

    刚刚走了两步,系统就在屏幕上送出来一条醒目的提示信息:重新分配所有使命……分配结束


    使命,也就是“task”,是这个MUD游戏独有的特色。简而言之,所谓使命就是指在游戏的地图中找到随机分配在不同地点的一些特定物品并且把它们交还给NPC的物主,从而可以获得成长所必需的大量评价、潜能和经验。但是,这样的task只有有限的几十个,而且要相当长的时间才会重新分配一次,所以大家经常都会争着去完成。做的越多,成长得自然也就越顺利越快捷。当初,我也至少完成了不下千个使命,每一次看到这样的提示信息,我肯定都会马上放下手中的工作,投入到游戏庞大而杂乱的天南海北中去。不过,现在对我来说,再去满地图地找task已经不是很有必要了。所以,这条信息所能给我的也不过是一点点美好而充实的回忆。


    可是,所谓“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记得当初我经常为一个task而反复奔波,总会忙得焦头乱额。可是现在当我已经不再需要它的时候,它却偏偏就落在了我的面前——就在我很随意地往西走了一步的时候,在塞外的路上,赌场黄麻子的“红包”就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


    我把它捡起来,站在那里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把它贡献给新手吧。”最后我决定。于是我在聊天频道上说道:“我这里有个黄麻子的红包,有人要吗?”无数个声音很快地就响应道:“要!你在哪里?”我说:“我在破旧长城。先来先得呀!”尽管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在MUD中说过话了,一开口,当初那种调侃的味道却随便就带了出来。


    不一会,就有一个人走了过来。我看了一眼,是白云城的弟子,名字叫阿海,有个绰号叫“成长的剑客”,还不过是个“略有小成”的家伙。我把手里的红包递给了他,顺便说道:“挺快呀。”他回答道:“我就在风云广场呆着呢,就近。谢谢你呀。:)”大概是他说出的那段文字末尾的那个可爱的笑脸打动了我,我对这个小伙子挺有好感。于是我也回他了一个“:)”他问我说:“你为什么不要?”

“我用不着。”说完以后我自己连都有点想笑。这口气似乎也真是大了些。

    阿海看了我一眼。“哇!深不可测呀!好厉害。”——语气中流露出明显的羡慕。

    “呵呵。”

    他又看了我一眼。“风中的刀。好漂亮的绰号。你是用刀的吗?”

    “是。”为了证明我的话,我把手里的刀挥舞了两下。

    “你是哪个门派的?”阿海接着问道。

    对了,我改掉了自己的title,所以只用look是看不出我的门派的。不过,我改掉title的目的也正是不想人随便知道我的出身和武功。所以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在频道上宣布:“红包送人啦,各位不用跑过来了。”

    这时候阿海对我说:“以后别在频道上说这些话,很危险的呀。”

    “危险?”我不明白。聊天频道不就是让人们随便说话的吗?怎么会有危险?

    “你不知道?!!”阿海似乎比我还惊讶。

    没等我回答,他就又说道:“对了,你是新手还是老手呀?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我说:“我很久以前在这里玩了好长时间。”

    “哦,”阿海说:“难怪了,我说怎么你武功那么好怎么连兵器谱都没上了。”

    “兵器谱?”我好奇起来。

    看过古龙小说的人当然都知道百晓生著兵器谱的故事,大名鼎鼎的小李飞刀就是在兵器谱上排名第三。恰好这个MUD正是以古龙小说为背景的,古龙小说中那些人物——包括小李飞刀他们都在游戏中作为NPC出现。可是我却从来也不知道在玩家之中也会有个兵器谱存在。没想到离开江湖的这一段时间里,这儿竟会出现这么新鲜的事情,冒出这么些新鲜的说法。这可真是有意思。我当然会急着想要弄个明白。

    就在这个时候,从东边走过来一个叫“冷刀”的。

    “大概是个来找我拿红包的。”我猜测。于是我打算告诉他红包已经给别人了。

    可是,没想到,他突然对阿海下了kill指令,两个人捉对厮杀了起来!!我有些惊讶,但没有插手。我不过刚刚回到这个世界,对这里的人这里的事都还不够了解。也许他们两个人是仇家。尽管我对阿海挺有好感,我也不愿意随便就介入别人的恩怨纠纷里面去。阿海的武功明显比不上冷刀,接连几次想要逃走,但都被冷刀拦住了。我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劲。因为如果两个人是仇家,武功应该不会相差这么多。观察了一下冷刀,他的水平是“一代宗师”,而且还是个朝廷的二品官。
这时候,阿海被对方一剑刺中,倒在地上死了。

    接着,我看到……

    我看到冷刀居然从阿海的尸体上拿起我给他的那个红包来!

    我一下子明白了冷刀所为何事!

    他的目标是阿海身上的task!!

    这行为未免也太卑劣了!!

    所以我气愤地对冷刀质问道:“你干什么?”

    冷刀没有回答我。

    他只是突然对我下了kill指令!!

    他居然连我也要杀!

    我发誓我从没想到过今天重出江湖会碰到这么多令我出乎意料的事情!

    而且,即使是在那段我天天泡在这儿的日子里我也从来都没有像这样惊讶过!

    不过,大概是因为刚刚非常顺利地干掉了一个人的缘故吧,这家伙似乎也有点太得意忘形了。他应该先仔细观察我一下再做判断。那样,我肯定他是绝对不敢对我动手的。而且我也肯定,他现在一定在惊讶和后悔。

    所以,在短暂的惊讶和愤怒很快地消失了之后,我只是感到不屑。

    或许他是因为看我的名字比较陌生,所以把我当成是个不入流的新手吧。

    我没有放他逃走,虽然他接连召唤了两个大内高手出来护驾。仅仅是不到十个回合,他的尸体就和阿海并排躺在了那里。

    我轻蔑地嘘了一口气,从他身上把那个红包重新拿出来,顺便拿出了几 两银子。然后尽快赶到了焦都驿(死者还魂的地方),买了个还阳酒袋放在了地上。

    我用tell指令对阿海说:“我给你买了酒袋。放在地上了。”虽然我看不见他,但我知道他的鬼魂一定在这附近。没能阻止他被人无辜地PK(MUD中被玩家杀掉称作PK,也就是Player Kill),我需要这样做来安慰我自己的良心。

    过了一会,我收到了他的回话:“谢谢。我复活了。”

    我问了他在什么地方,然后去他刚刚复活的教堂找他。他正在那儿呆着等着恢复气血。我把身上的红包给他,然后说:“抱歉,眼睁睁地看着他杀你。”

他说:“没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我问他:“刚才的人是谁?你们认识吗?”

    阿海说:“不认识。但我知道他。他是‘堕落天使’的人。”

    堕落天师?好性格的名称!

    “‘堕落天使’?那是什么?”

    阿海沉默了一会儿,对着我叹了一口气。

    他说:“看来你真的是个很老的玩家,好久没在这里混了。”

    阿海的口吻让我隐隐地感到有一些悲凉和恐怖的气氛。

    接着,阿海给我简单地讲述了“堕落天使”的故事。

    大概就是在我离开江湖两个多月的时候,又有一个老手决定要退出。

    与我们不同的是,他在自杀之前公开宣称他要在这个世界中进行一次他规模的屠杀——他的武功是经过了千锤百炼的,可以说当时他完全可以称的上是武林第一高手。很多人都在这场屠杀之中被反复杀了数次,大部分人的功力都被大幅度地削减了。相当一部分玩家因为懊丧和愤怒绝然地退出游戏,一些新手也因此而对这个游戏远而敬之。于是江湖中的新老交替出现了一段时间的空缺。而在这个空缺中依然留在了游戏中的大都是经过了屠杀洗礼的人,他们不但从那时开始在内心深处留下了强烈的报复欲望,而且在不知不觉之中对那种见人杀人,见鬼杀鬼的刺激的PK生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们得到了一种所谓“弱肉强食“的感悟。于是,“堕落天使”这个非正式的组织就由他们其中的几个人成立了,他们宣称自己由于毁灭的痛苦而堕落,同时也就必须要给其他的人带来相同的感受。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公开的PK组织。后来,陆陆续续地又有好些人来到了这个世界,他们在随时都可能被PK的生活中战战兢兢地成长着,慢慢地也就因为为PK的魅力所吸引而成为了“堕落天使“的成员。到现在,这个组织的人已经换了两代,他们也早就厌倦了总是要宣称什么“毁灭”、“痛苦”或是“堕落”之类冠冕堂皇的理由,他们干脆地把组织的“宗旨”简略成了一个字——杀!!PK对于这些人来“他们分配好固定的任务,到各个task的物主那里去等着找到了task的玩家来,然后杀掉这个玩家把东西抢到手之后自己赚经验和潜能,”阿海告诉我,“所以刚才看到了你在频道上的话,那个冷刀就过来抢task了。我跟你说的‘危险’,就是指这个意思。”

    我唏嘘不已。人的劣根性使其内心深处总是潜藏着原始的罪恶——一种对屠戮的渴求和对王者之尊的欲望。在现实中,这种丑恶总能被人性的善面牢牢压制住。但在虚拟的世界里,没有了诸多的顾忌和压力,这里就是供它猖獗最好的乐土。生存的竞争一旦演变成为弱肉强食的形式,就意味着向原始的蜕化。可是,人是高级的动物,为什么还要去追求野兽的生活?

“那么,”稍微冷静了一会儿,我接着问阿海,“巫师们对这种随意PK的行为不管吗?

    “这个游戏是允许PK的。而且,就算是过了头,巫师们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次屠杀让他们都有些麻木了。”我似乎看到阿海的脸上有一丝苦笑:“或者,这已经是个被遗弃的世界吧。”

    “如果每个人都加入了‘堕落天使’,他们去杀谁?他们总不至于自己内部也会互相PK吧?”我又想到一件事。

    “不行的,”阿海回答说,“加入他们组织是有条件的,必须 得是在兵器谱上排到前20位的才有资格。”

又是兵器谱!这已经是我第二次听到这个词了。方才被冷刀打断的好奇心再次复苏起来,而且得知这个兵器谱与“堕落天使”挂上了联系,我对它的兴趣更加浓厚了。

    所以我问道:“到底什么是兵器谱?排名的都是玩家吗?”

    “跟我来。我带你去看看。”阿海说着,走出了教堂去,一边走一边和我说:“反正有你在旁边,我也不怕被PK了。:)”

    我跟着他走到了风云广场。他对我说:“看看第三十二条帖子。”

    风云广场上有一根摩天磐龙柱,是供人们留言的地方,从前我和朋友们经常在这里发表意见,或者留言联系,每次来到江湖我都会先来这里看看。现在仔细一看,上面已经有80多张帖子,看来巫师确实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清理过了。想起阿海所说的那句“被遗弃的世界”,我心里还真有点不是滋味。

    我用read指令看了看第32条留言。

    “纵览当今武林,风云聚会,龙争虎斗,英雄辈出,不禁为之慨然。追忆古有前辈百晓生著兵器谱一部,点评当世豪杰。小生不才,斗胆重排此谱,小议今日江湖。愿各路英雄以之为鉴,竞相早日榜上题名。不妥之处,万望海涵。

    不才 ‘妙笔书生’百小生 留字于此”

    下面是兵器谱的排名:

“第一位 孙十二的神机刀
第二位 龙云的飞仙剑
第三位 王小石的天地人魔刀
第四位 雪儿的九阴白骨爪
第五位 南瓜的清风细雨温柔剑
第六位 诸葛小花的寒天吹血剑
第七位 南风窗的短歌刀
第八位 小百合的空手道
第九位 天下有敌的盘古锤
第十位 沉默的迎风一刀
第十一位 大国师的少林拳
第十二位 杨逍的降龙掌
第十三位 ……
…… ……

    注: 最近更新日期X年X月X日”

    “还真挺像那么回事的,有点兵器谱的味道。”我一边看着,一边情不自禁地想。“不知道如果当年也有这东西我能排在第几位?”

    “那个孙十二,排第一的那个,就是现在‘堕落天使’的头儿。”阿海在一旁说。

    “哦。”

    这也确实合情合理。“神机刀法”在这个游戏中确实是最强大的武功之一,而且要练成也着实需要下一番功夫。这个孙十二能够

练成这样的武艺,杀起人来可真能说是“易如反掌”了。

    “这是根据什么排的?”我问阿海。

    “他们之间的比试。”

    “那么如果有新人出现呢?”

    “他能杀掉谁,就能排上谁的位置。”

    “这么说,‘堕落天使’之中的人也会互相PK喽?” “为了争排名,可以的。但是不能为了抢东西。”阿海回答。

    实际上,这个兵器谱的存在也是在变相地鼓励PK。忽然想到这
一点,我刚刚对它的好感一下子减去了老多。

    “你想进兵器谱吗?”阿海突然问我。

    “不想。”我不假思索地回答。“没用。”

    “哦?”阿海似乎有些不解。

    “如果没有实力,有个排名也是白搭。如果真是很有实力,那么也就不必在乎这个排名了,故事中的李寻欢不就是这样吗?”我说,

    “况且这个排名意味着去加入一个PK组织,所以我对它没什么好印象。”

    “噢。”

    我觉得阿海对我的回答有点失望。所以我问他:“那你呢,想不想进?”

    阿海并没有立刻回答我。过了好半天他才说:“我还差得远哪。”

    “如果能加入‘堕落天使’,你会去PK人吗?”我接着问。

    阿海这一次沉默的时间更长了。 “我不知道。一切等我武功好了再说吧。”

    阿海的语气里似乎有一点沮丧。

    “我可以帮你快一点练成武功。但是你得答应我以后不去PK。”我说。我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忽然这样热心,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

    说完之后会觉得有点后悔。

    “真的?!”阿海似乎兴奋起来。

    “真的。你答应吗。”

    “好的!好的!我答应!”阿海表现出急不可奈的样子。这又

    让我觉得这个小伙子很有意思了。




    “很有上进心哪。”我心里这样想。

    其实,有些时候上进心是等同于野心的。

    就在这个时候,频道上突然传来刚刚被我杀过的冷刀的话:“放浪!你听到吗!”

    这家伙是在叫我。放浪就是我的名字。我预感似乎有什么事就要发生了。


“看来他们找上你了。”阿海说。

    “什么事?”我在频道上回答冷刀。

    “你给我记住,你会后悔今天的行为的!”冷刀的话很跋扈。这让我很生气。

    “怎么,你是不是要找我报仇?”我说。

    “对!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可是,是你对我下kill指令的。我总不能等着你的剑刺穿我的脖子吧。”我已经很努力地控制自己的火气了,“而且,是你先要抢我给别人的东西。”

    “这是我们‘堕落天使’的作法,你这是在与我们整个组织为敌!”

    “我并不想和‘堕落天使’过不去。”我的确不想给自己找那么多麻烦。

    “管不了那么多!!第一,我在你手下死了一次;第二,你抢走了我已经到手的task。总之,堕落天使的人不会饶过你,直到你自杀掉为止!”看来冷刀的确是个很没教养的家伙。我敢肯定现实中的他一定也是个仗势欺人,蛮不讲理的人。

    “我再说一次:我不想和你们的组织为敌,我也不想和任何人结仇,”我已经被激怒了,“但是,我保证今后见你一次,杀你一次。不是因为我知道你不是我的对手,而是因为你是一个狗仗人势的懦夫!”

    阿海大概是被我说的话吓到了:“喂,犯不找这样给自己树敌吧?”

    我没有回答阿海的话,而是继续对冷刀说:“除非等到你凭你自己的本领能够打败我的那一天,我一定如你所愿,自杀退隐!”

    冷刀没有再说话。代替他的是另外一个人。我不知道他是谁,因为他用的是“谣言”频道,在这个频道上说话可以隐藏姓名,不过要花费一些心神 (人物属性之一)。

    “骂得好!”

    “谢谢。”我说,“阁下是哪位?”

    “抱歉。我不想告诉你。”那个人继续说着,“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也是‘堕落天使’的成员。”

    “你也是‘天使’的人?那你为什么要说我骂得好?你和冷刀有仇?”

    “不是。凭他的实力暂时还不敢和我结怨。不过,这家伙自己从来都懒得用心练功,总是指望‘天使’给他撑腰。我早就不大瞧得上他。你所说的‘狗仗人势’还真挺对我的胃口。”这个人的口气好狂妄,对我说着,还冲冷刀来了一句:

    “我说的对吗,冷刀?”
冷刀那边没有回答。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个神秘的说话人并没有什么好感,尽管他似乎和我的个性有些相似。相反,他让我感觉到一种紧张,一种激动,一种箭在弦上,蓄势将发的冲动。

    我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但我的血液好象已经沸腾起来,由于莫名的强烈的争斗欲望。

    “哦?那你是不是真的像刚才冷刀说的那样,从此以后要与我为敌?”我越来越觉得今天的经历实在是难得。多少新奇的事情我在那些浪迹江湖的日子里没有遇到,却全赶在复出的这一天发生了。也许,所谓“冥冥中自有安排”也会出现在虚拟世界里。注定我和“堕落天使“之间必定会有什么事发生。现在,这一切的发展已经不是我所能完全控制的了,而且,我也知道,自己已经不能退出了。

    真好笑,本来是无所事事想回来看上两眼就离开,却莫名其妙地被卷入了一场无聊的江湖纷争之中。我感觉自己好像和那些公式化的武侠小说的主人公一样了。

    那个人在回答我的话:“真是很抱歉,除了自己人,谁都不能白白地杀掉‘堕落天使’的人。”

    顿了一顿,他接着说:“也就是说,以后‘天使’中的人会开始追杀你。”

    “直到我也被杀掉一次?”我嘲弄地说。事到如今,我也只能按我自己的处世方式顺着这条路走下去。况且,我的好奇心让我确实想知道这个不同寻常的经历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原则上是这样。但是实际上你会被杀掉多少次并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你知道,我们都是PK。”

    “有意思,我开始对你们感兴趣了。”我说,“如果我也喜欢PK的话,我一定会加入你们。”

    “哦?”

    “可惜我不会。我讨厌PK。”我说。 “喂,你这是在和他们挑衅呀。”

    阿海好象着急了。

    “知道吗,你让我觉得你是在向‘堕落天使’宣战呀。”那个人说。

    “反正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我不如表现得像个大侠。”

    “那么好吧。我代表‘天使’接受你的挑战。真可惜呀。”

    “可惜什么?”

    “无论是武功还是性格,我还真是很欣赏你——尤其是你刚才骂冷刀的那

    段话。如果不是你得罪了‘天使’的人,我倒是想和你交个朋友,来个‘青梅煮酒’。”

“得了,”我干脆地说,“你又何必模仿武侠小说中的那一套?游戏里的事情就用游戏的方式来解决吧!”

    “好痛快!别怪我没提醒你,‘堕落天使’的人的绰号都是血红色的,以后见到他们可要小心呀。”

    “多谢了!听说你们组织中的人都是在兵器谱上排名前20的人,我刚才看过,冷刀排名在第17,他以后的那两个人就不用派来了。”

    “哈哈,你真是很有意思呀,”那个人说着,“不过,饿虎架不住群狼。看在我这么喜欢你分上,我可以再好心透露给你一句:‘天使’的人杀人并不一定要单打独斗的,他们可是什么伎俩都能用。”

    “再次感谢。其实我也考虑过这些了。PK还会讲什么道义吗?”

    “哈哈。好了,用谣言频道和你说了这半天,心神都快用完了,我要歇歇了。祝你活得愉快。”

    我和“堕落天使”的第一次谈话——也可以说是一次交锋结束了。

    “你的口气太大了呀。”阿海说。

    “是吗?”

    “他们的人那么多,而且武功又都那么好。你武功高也不好顶住呀。?

    “别怕。我有把握。”我自信地说,“怎么样,现在你还要我帮你练功吗?”

    “唉,你是因为我才和‘天使’结仇的。我就是害怕也不能不管呀。”阿海无奈地说,“而且,想来他们也一定注意到我了,和你在一起可能还安全点儿。”

    可爱的小伙子。我微微一笑:“那好吧。你先找个安全的地方打坐练内力去吧。我去给你再找些task来。”

    “噢。小心。”阿海说,“我去教堂。”

    “如果我被杀了,记得去给我弄个酒袋来。”我和他开了句玩
笑,走了。

    …… ……
    …… ……

    一连好几天,我都在帮阿海找task帮他练功。这让我在等待着“堕落天使”进攻的同时也有了些事情做而不至于无聊。大概是因为我为了找东西满世界乱跑的缘故吧,好几天以来“天使”的人都没有能大规模地来袭击我。在游荡的同时偶尔碰到的几个“堕落天使”也并不强大,我和他们的打斗很容易就解决了。说实在的,这并没有让我感到庆幸。相反,我觉得有点儿失望,尽管我知道一旦“堕落天使”发动真正强大的攻击我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取胜。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