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最后的日记 
·最后的日记 
·MUD女玩家之防狼必读 ...
·魔兽世界: 我不离开WOW,...
·魔兽世界: 暗影之月--瓦...
· 女 刺 客 5
·魔兽世界: 伤痕
·爱情童话(上)
·天   灭
·魔兽世界: 赚钱之乐趣--...
·我和丁的故事
·魔兽世界: 爱恨交织的WOW...
·魔兽世界: 牛的一生(外...
·魔兽世界: 三区奥丹姆-中...
·魔兽世界: 无法承受的爱
·义者绑架诸葛亮
·帝国时代之砍树指南
·我和丁的故事
·阿凡提的故事之星际版
·魔兽世界: 猎人的遭遇
·魔兽世界: 让我堕落吧-...
·《青梅煮茅台》(三国系列...
·魔兽世界: 可曾记得爱?...
·最后的日记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最后的日记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1-03-25 00:00:00

     营地里,篝火已烧成了几块红炭,我和几个队友在帐篷里闲聊,每次战斗前我都是用这种方法来放松神经的。虽然我们加入三角洲特种部队已经很长时间了,也经历了很多场战斗,可每次战斗前我总是很紧张……不!不是紧张,是兴奋!一种莫名的兴奋,所以我总是和队友聊聊天来放松,我讨厌那种分泌过多肾上腺素之后的疲惫感,我要把这种兴奋感留到战场上。过了一会儿,我的心安静了下来。看着队友们,我心里涌出一个奇怪的念头:明天战斗结束后小队名单里又会少了谁?那意味着我又将失去几名战友,会是谁……是谁都不是我希望看到的……想到这里,我不敢再想了,下意识的掏出了兜中的照片,一张被揉得很皱的照片,那是因为我没事就掏出来看一眼……那上面有我心爱的女人:楠。她现在应该在遥远的地方等待着我,记得我报名参加丛林猎手小队时,她在我身边,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紧紧的攥着我的衣角咬着嘴唇,当我签完我的名字后,她哭了……扑到我的怀里哭了,“楠……别这样,我很快就回来,回来后,我和你结婚,咱们生个孩子,一起过平平安安的生活,好么?”,“等你……”她呜咽着只说这么一句话……想着想着眼眶湿润了……不行!我是一名军人!不能在战友面前流泪!急忙收起照片拿起我的M249 SAW擦拭起来…… “熄灯!”教官Sheep在帐篷口喊了一声后走向了下一个帐篷,霎时间所有的帐篷都暗了下来……除了队长AC的帐篷,有几个身影在晃动着,一定是队长在和干部们商量着明天的战术……静……巡逻队友的脚步好轻呀……

  敌人果然不简单,我们的营地虽然很隐蔽,但他们还是发现了,并向我们发动了猛烈的攻击!敌人的突击队员离我们的营地只有几百米了,幸亏被侦察兵发现了,和其他队员将敌人阻隔在山口外,看来暂时没什么问题了。“原定战术有所改变……”步话机里传来了队长的声音,边接受着队长的命令,我们分别跑到了各自的岗位上,在我们的完美配合下,敌人的突击队被完全打垮了,是反击的时候了!正当我们准备进行反击的时候,一名队友倒下了,随后我们听见一声很响的枪声,狙击手!大家迅速散开,并找好了隐蔽的地方,枪声很大,肯定是敌人的狙击手在用Barrett light .50在对我们进行狙击!迅速找到狙击手的位置!大家纷纷对四周的制高点进行搜索。这时正在进行搜索的队友Kill You身子一歪,血从大腿上流了出来,子弹是从西北方打来的!正在这时,敌人的狙击手又射出了两颗罪恶的子弹,胸、头……大口径的子弹从这两个要害的部位贯穿过去……他倒下的最后一刻枪口指向了子弹来的方向,可……他没有力气扣动扳机了……“NO!!!!!!”和他最要好的Chen..抹去了脸上的泪水,咬着牙,转头、瞄准、射击,解决了那个可恶的狙击手,当他跑过去扶起Kill You的身子时,他发现,没用了……他的老大哥再也不能亲切的叫他毛毛了……大家默默地看着Chen..,这又有什么办法?战争……就是这样!每个人背后都背负着一个十字架,当他倒下时,那个十字架就代替了他原来的位置……

  队长在步话机里又分配了新的任务:突击。“哈哈!来吧!我最喜欢的时刻!”点上了我的雪茄,深深的吸了一口,我一把扯掉了上装,背上了沉重的子弹包,任那粗糙的帆布背包带与我肩膀的肌肤剧烈的摩擦……“go!go!go!”一声令下,我们在狙击手的掩护下分左中右三路对敌人发起了冲锋。

  “战友们,我希望看见你们活着冲进敌人的基地,但战斗是残酷的……保重吧。”这个念头在我心中一闪而逝,随后伴随我的就是心脏疯狂的跳动和战斗给我带来的无限快感……

  敌人基地外围的驻防已经清理得差不多了,我们三路人马将敌人包围了起来,身边的战友还是倒下了很多,可此时不能去看看他们的伤势,那样会贻误战机,他们死也不会瞑目的……

  基地?这也叫基地?片刻间被我们冲了个七零八落,忽然间瞥见了左面冲杀进来的eggplant,我的老战友,左臂正汩汩的流着鲜血,从他向敌人房子里发榴弹的动作来看,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我向他报以战场上难得一见的东西:老友的微笑。他也转过头来,对我也报以微笑,虽然脸上的油彩画得有些狰狞,可微笑还是那么温暖,包括鲜血从他胸膛中喷出,他缓缓的向后倒下去的时候,他还保持着这个表情:温暖……

  草丛!远处的草丛!敌人自知逃不出去了,躲在隐蔽的地方放起了冷枪!

  火舌!长长的火舌!愤怒的我和其他队员端起了手中的机枪,将无数的子弹倾泻到刚才开枪的地方。

  叫声!悲惨的叫声!龟缩在那里放冷枪的敌人顷刻间被我们打成了蜂窝……

  忽然,我感到一阵风穿过了我的身体,我看到了草丛另一头一条长长的火舌和数枚飞向那里的火箭弹……

  无力……我向后仰了过去,看到了从左胸喷出的鲜血……

  爆炸……看来队友们已经给我报了仇……

  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我掏出了照片……紧紧的攥在了手中……意识开始模糊了……“楠……对不起……我的承诺不能实现了……明天队长将在小队名单中划去Mad Dog的名字……你……要在你心中永远的划去一个爱你的男人的名字……这是我最后的请求……一定……”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