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魔兽世界: 红龙女王-我爱...
·荆州日记(三国系列)
·魔兽世界: 毕业那天,我...
·为了忘却的记忆—纪念蜀汉...
·一次奇妙的赏金杀手经历(...
·浪子泪(侠客行系列)
·魔兽世界: 曾经的M&M组合...
·WE4超级怪事之中日大战
·魔兽世界: 平凡的我走过...
·魔兽世界: 随便说说
·魔兽世界: 不是情书
·魔兽世界: 路边的野花用...
·魔兽世界: 魔兽幻想之1.8...
·帝国的脸  
·银英传:追忆似水年华
·魔兽世界: 猎人,是否注定...
·我是妖女
·暗黑英雄传奇
·魔兽世界: 恐惧法杖之鸡...
·魔兽世界: 喜欢魔兽的理...
·魔兽世界: 沧海为水
·龙的传人(精彩)
·新世纪EVA的第二部剧场版...
·三国明星档案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男巫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1-03-20 00:00:00

     这个小镇从来都是这么热,而且潮湿,活活一个大蒸笼。但恶劣的环境并不能阻止络绎不绝前来这里的冒险者。小镇的周围到处都是令他们恨之入骨的怪物,所以这个巴掌大点的地方理所当然的成为了这些冒险者的据点。小镇原来的行业几乎全被淘汰了,比如美容院,歌舞厅之类的,取而代之的是武器店,道具店。镇上稀少的居民很不情愿的做起了奸商。没办法,这些战争狂的钱太好赚了!刚来时还很吝啬,买个血瓶都要讨价还价,等过了几天之后他们便开始挥金如土,有时甚至买了一件昂贵的盔甲,突然觉得穿着不舒服或不好看,又卖给卖货的,当然价格就低的可怜。所以,事实上,这些居民是最富的,可他们从不暴露。

    最近又开了一家酒馆,生意真是不错。 冒险者们常来这里歇歇脚,喝点酒,互相说说自己的奇遇。当然,他们来这的另一个重要目的就是交换物品。所以这里也被人戏称为旧货交易市场。

    这个下午和平常一样的闷热。酒馆里聚满了人,在三五成群的低声说话,象是梦呓。糟糕的天气使得他们都处在半睡眠状态,虽然镇外有无数的宝物在等着他们去拿,可没人想流比现在更多的汗。如果他们把身上坚实的密不透风的胸甲脱去,把将头保护的严严实实的头盔拿掉的话也许会好受一点,可没人愿意这么做。这些护具和武器都在告诉别人它们的主人的丰功伟绩,象征着主人的地位。所以他们宁愿让自己烂在里面,也不脱去它们。

    酒馆郁闷的气氛被一个野蛮人打破了。他是个大块头,满脸的横肉上不断的向下滴汗。看来任何的天气都不能消磨他旺盛的精力,整个酒馆只有他在高声的说话。全酒馆的人都在注视他,不是因为他的嗓门,而是他身上的胸甲。虽然看起来普普通通,但明眼人都知道,极高的防御力使它的价钱远远超出黄金装备。另外,这个野蛮人的手里提着一只大膀子,手指上有一枚戒指。

    野蛮人将手中的膀子挥了挥,“有没有人要这枚戒指啊,我可以便宜一点卖!”

   “你为什么不把戒指拿下来卖?”有人问道。

   “废话,你当老子是笨蛋呐!要不是这老怪手指头太粗,戒指拿不下来,我也不用把他整个膀子剁下来了。害得我把别的好东西都丢在路上了。”

    一位坐在角落的女巫忍不住笑了出来,“那你不能只把他的手指剁下来吗?”

    大家一阵哄笑。

    野蛮人顿了顿,涨的满脸通红,恨恨地说:“妈的,不想不生气。要是再没人买,等老子心情变坏,谁想要都不给他了!”

    小酒馆的气氛活跃起来。

    这时,酒馆的门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位男巫。

    酒馆突然一片死寂。

    全酒馆的人都在盯着他望,因为他身上什么装备都没有,除了一个钱袋。

    男巫四处张望,看到了野蛮人要卖的戒指,便径直向他走去,全不理会周围厌恶的目光。

    野蛮人旁边的人低声说道:“嘿,大块头。看来他想要你的戒指。你不会送给他吧?嘿嘿嘿嘿——”

   “怎么可能呢?如果他这么要求的话,我会把这个树干折成两段!”野蛮人眼睛死死的盯着走来的男巫。

    男巫来到了他的面前。

   “请问,你这个戒指是要卖的吗?”

    野蛮人轻蔑的看着男巫。“对,是卖的?怎么?哼——你想要?”他冷笑一声。

   “多少钱?你看我这些够不够?”男巫将腰上的钱袋递了过去。

    野蛮人怀疑的看了看他,然后掂掂钱袋的份量,又打开看了看,很不情愿的说:“好吧,它是你的了。”说完,把断臂塞在男巫的怀里。

   “谢谢。”男巫现在想找个地方坐下来歇歇。

    他看了看四周,注意到一个老者在向他点头,便走了过去,坐在了老者的对面。

    大家觉得没什么好戏可看,又开始了闲聊。

    酒馆终于又热闹起来。

    老者问男巫:“孩子,难道你连一件装备都没有?要知道,象你现在的穿着,和一丝不挂没什么两样。要是在镇外,你不够他们一刀的。”

    男巫笑了笑,说:“天气太热了,我不想被闷死。”

   “你是一个人战斗?”

   “是的。”

   “我建议你和别人结成伙伴。”老者毫不吝啬的传授经验。

   “没人愿意和我这模样的结伴而行。”男巫显得很无奈。

   “记住!在这儿没人在乎你的相貌,他们的眼中只有能力和装备。”老者望望四周,指着坐在远处的一位女战士说:“你觉得她怎么样?”

   “你是说那位壮得象头牛的女人?我曾向她要求过,可她认为被我看中是一种耻辱,说如果我说给别人就要杀了我!”

   “那——在那边的女巫怎么样?她的魔法对你的帮助会很大的。”

   “我恨女巫!听说她们偷学我们的魔法。如果可能的话,我会杀了她们!”男巫的眼中发出摄人的目光。

   “野蛮人或战士也许比较的适合你。”

   “我不想和白痴或疯子在一起。”

   “……”老者已无话可说。

   “所以,到现在,我还是一个人。”

   “如果你光是对付怪物,那一人足够。但不光光是怪物,更可怕的敌人是这些人!如果你是只身一人戴着诱人的装备的话,你根本回不到这个小镇。”

    男巫笑了笑,没有回答。

   “……孩子,我对你能活到现在表示吃惊。”老者盯着男巫的眼睛,慢慢的说。

    这时,卖戒指的野蛮人大大咧咧的出了酒馆,嘴里还咕噜着:“今天再去杀点怪物,你们这些懒鬼,不去我一个人去,到时候有宝物别向我要!”

   “哦……老先生,谢谢你让我坐在着,和你聊天很愉快,但我还有点事要办,我先走了,再见。”说完,男巫提着断臂也走出了酒馆。

    男巫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打开了藏在这里的箱子。

    箱子里都是上等的装备,另外,还有一些耳朵。

    男巫把这些装备穿上。如果现在他再去酒馆的话,别人会羡慕死他的。

    他用火把断臂烧焦,取出戒指戴在手上。

   “呵呵,真是不错的宝贝。这下要想杀死那个野蛮人就轻松多了。”他仔细的打量着刚买来的戒指。

    男巫走出小镇,捕杀他的猎物去了……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