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末日:后果(魔法门系列)...
·魔兽世界: 纪念drakedog...
·魔兽世界: 达纳苏斯,希望...
·魔兽世界: 郁闷斯坦索姆...
·魔兽世界: 即使离去,还是...
·魔兽世界: 徒劳的指责
·魔兽世界: 老公你爱谁多...
·七颗子弹
·沼泽的传说(原文)TALES ...
·魔兽世界: 新人玩魔兽
·漫画《黄金之翼》的后记
·暗黑II之灌篮高手版
·帝国时代之游方僧人
·回忆中的杀人者(浪客剑心...
·魔兽世界: 菜花轶事(艾...
·魔兽世界: 魔兽钻石锁事
·魔兽世界: 都是魔兽惹的...
·cs菜鸟日记:最后一滴血
·魔兽世界: 期待我爱的人,...
·魔兽世界: 终于止水湖底
·暗黑陷阱
·我的江湖
·魔兽世界: 可曾记得爱?
·凄凉的清明节 沉重的十字...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末日:后果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1-03-19 00:00:00

    不稳固的和平覆盖了要塞城,邪恶的气息还没从地平线上消除。高贵的独角兽们在边境的森林巡逻着,把那些偶然从树丛中窜出来为他们主人搜寻情报的穴居人赶走。在要塞内,许多矮人和精灵磨练着他们的战斗技巧,等待着战争再次和黑暗一起降临。Gem在门厅来回走着,她的衰老正不是时候地从她的身体夺走力量。Melodia看着那消瘦的德鲁依教徒,快步走过来帮助她的老师。“我觉得我老了,没用了。”Gem叹息着,Melodia趴在她的肩膀上,试图使她沉着下来。
  “胡说。”年轻的德鲁依说道,“是你的力量把我们拉在一起。失去你的指引,这个城市就会瘫痪。”
  “这里有不少有能力的德鲁依可以取代我的地位,”Gem固执地说道,“在我离开之后这个城市会继续斗争下去。”
  “也许新鲜的空气会使你快活起来。”Melodia一边提议,一边带那年老的德鲁依来到广大的花园前。她们经常在这个花园里思考问题。大陆另一边,在一个黑暗城堡最高层的一个隐蔽的房间里,一个秘密的团体召开了会议。他们坐在一个巨大的、附着着古代血迹的石桌周围。很显然这个石桌曾被用做一个牺牲祭坛。石桌的最前端坐着的是一个全身隐藏在黑色披风里的强壮男人。当他环视屋子里的其他人时,他细长的眼睛看起来毫无一丝生气。他看来就是这群人的头儿,因为其他人极其慎重地向他问候。
  “我的军队已经准备好了!”Deemer得意地说道,他用拳头锤着桌子。“这个Darkstorn对我说过。”那怪里怪气的头儿回答道。“Darkstorn是个蠢货,”Deemer说道,“他依赖于可怜的把戏。我带回了Tartule巨大的龙群。”
  “我并不欣赏失败者。”那个头头儿说道,“Octavia上了一课。”他轻拍了一下放在桌上的木乃伊脑袋。这脑袋可怕地酷似一个自从摧毁要塞城失败后就不见踪影的前任将军。“我们不会让你失望的。”Xarfax自信地说道,“我已经做好了一次的突袭的基本工作,足以使要塞城的那些人完全想象不到。这一次,没有什么能阻止我们。”
  “你是说我们已经做好了基本工作?”Pyre怀疑地问道,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她对Xarfax的嫌恶毫无保留地表现在她对那男人恶意的瞪视。她的目标是既要打败要塞城又要找一个可以使Xarfax在战斗中受到命伤害的办法。排除了Xarfax,她就会成为黑暗领主军队的指挥官。临坐下来,她诡秘地看了Deemer一眼。
  “是的,当然。”Xarfax同意道,“我们的计划。”他回应了那女人的瞪视,然后抬头望着天花板。他了解现在不得不和Pyre相处,而她绝对不会仅仅满足于服从自己的命令。
  Melodia轻轻地把Gem扶上她的座位。当Gem一瞥之间看到桌上一个酒杯中自己的映象时,她轻轻地颤抖着。这真的是年轻美丽的她的最后一个月了吗?她偷看了Melodia一眼,诅咒着自己。自己荒度了最美好的岁月……突然尖锐的刺痛把她带回现实。她低下头,看到Melodia将一把匕首刺入自己的肋部,并扭动着刀刃。背叛的德鲁依带着疯狂的笑容,折磨着她的统治者的生命。
  “为什么?”Gem喘息着,她垂死地倒在地板上。
  “力量!”Melodia叫道,“你拥有的力量应该属于我!我不能再闲坐着去为像你培养的那些人那样弱小的家伙服务。为了我及时的叛变,已经有人答应给我力量,甚至超出你所领悟的!你不再会成为我主人他们的烦恼了。”
  年轻的德鲁依把匕首拔了出来,邪笑着把刀刃上的血舔干净。她慢慢地在身上擦了擦自由的手,看着Gem咳出了鲜血。
  “这儿发生了什么事?”Jenova问道,她冲进房间,发现Gem倒在地板上。趁她还没有反应过来,Melodia举起手,召唤了一道火墙隔在她们两人中间。火墙快速地向Jenova扑来,这个惊慌的浪人只得后退几步避开那足以把人烤焦的热度。
  “以后见。”Melodia说道。她召唤了一个空间之门并走了进去。
  火墙平息了,Jenova冲向倒在地上的统治者。她来得太晚了,Gem已经死了。年轻浪人优美的面颊由于痛苦而扭曲,她拼命地试图让她的老师苏醒过来,当然这是徒劳的。

  “不留一个活口!”早晨的太阳升起在天空中时,Xarfax发令道。他检查他的军队并满意地微笑着。他抬起头,仰望天空。天空再次变成黑色,太阳射出的光线被龙巨大的翅膀遮住。
  “没有什么东西能和我的龙较量!”Deemer高兴地叫着走向Xarfax。他确信这一点。
  “他们确实能给人深刻的印象。”Xarfax赞同道。他看了看自己的军队,意识到这些家伙和那些龙比起来是那么渺小。
  在Pyre的帐篷里,她把时间消耗于把她的长靴拉到腿上。她现在暂且让Xarfax得意,因为这将是他的最后一次了。她站起来去拿她的剑,动作很轻,并想象着她正踏在Xarfax的尸体上。

  Clancy正在忙碌地给独角兽梳洗鬃毛时,他发现天空变成了黑色的。他惊奇地张望,想知道什么东西能像这样遮住太阳。当他发现像成群的龙正冲向他深爱的要塞城时,恐惧差点使他的下巴掉了下来。
  警报号角吹响了。数十个精灵和矮人抢起了武器,冲上城墙;树妖卫士们在城市周围围成一个坚固的环;半人马队长军团准备好了他们的长矛。
  当Uland看到龙群挑衅似的遮住太阳时,“龙。”他喃喃道。他和全体同事聚集在阵地上,等待着接踵而来的不可避免的战斗。
  要塞城的居民们勇敢地战斗着,不过事实证明了这种抵抗对于那些凶暴的龙来说是微乎其微的。就像一个小男孩可以轻易地压死一只蚂蚁,这些龙也可以同样地压碎这座要塞。他们不可阻挡的火焰侵袭进城堡时,到处飞舞着燃烧的尸体。飞马战士的军队很快被击溃了,少数残存者也只能飞向天空寻找能躲藏的地方。
  精灵们射出的精准的箭几乎无法伤害龙那厚实的皮,而强壮的矮人也仅仅能极其有限地阻止这些生物摧毁他们深爱的城堡。
  Jenova召唤了一支冰箭,用力地向近处的一只龙射去。那强力的生物耸耸肩挡掉了冰箭,好象酒吧中一个女人喝止一个意图非礼的醉汉那样容易。这庞然大物吼叫着攻向Jenova,它的爪子轻易地把这年轻的浪人撕碎,现在即使是她自己的母亲想辨认她也有很大困难了。
  城市陷入火海之中,残存的军队也放弃了抵抗,抛下武器,开始不顾一切地逃向森林。他们希望能在树林之间获得安全,躲过他们的侵略者。Uland始终坚守着岗位,直到一条龙把他打进了土堆。

  Xarfax胜利地搓搓手,看到城市的存活者放弃抵抗,逃向森林去避难。在他旁边,Melodia发出愉悦的叹息声,看着她的出生地在烈火中被摧毁。
  Pyre在他们旁边漫步,不经意间对Melodia点点头。那诡计多端的德鲁依拔出一把匕首,突然刺向Xarfax。可惜,那个武士相当灵巧,他横跨一步避过这一击,并一拳重重地打在那德鲁依的脸上。她被打倒在地,手中的匕首也掉在地上。
  “看来我不得不亲自来收拾你!”Pyre叫道。她把剑尖指向Xarfax。
  “对付你我不费吹灰之力。”Xarfax答复道,同时抽出了他的武器。他的注意力集中在Pyre身上,完全没有想到,一道能量箭射中了他的后背。他倒在地上晕了过去,Pyre立刻冲过来割下了他的脑袋。
  “干得好。”当Deemer向她走来时,Pyre说道。“现在,给我找一根尽量长的棍子,把Xarfax的脑袋挂在上头,作为我们这次小胜利的战利品!”她对死者的尸体吐了一口唾沫,然后把她的注意力转移到别处去了。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