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武林十大毒招--改
·传奇:怪物通缉令之邪恶蜈...
·传奇的爱情故事
·魔兽世界: wow让我最有感...
·魔兽世界: WOW给自己的情...
·夜莺挽歌——我是你的谁?...
·FIFA2001十大缺陷
·海的女儿
·樱花盛开时
· 浪客剑心--《只有香...
·星际恋人
·魔兽世界: 爱情与魔兽
·副英雄之孔乙己篇(魔法门...
·鬼武者の 鬼道
·Another Way
·红月后山80级大对决
·魔兽世界: 贼贼小论
·旅法师
·魔兽世界: 伤痕
·消失的暗堂
·魔兽世界: 艾苏恩残缺记...
·魔兽世界: 我和魔兽抢宝...
·魔兽世界: 魔兽世界:保...
·我是妖女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刺蛇自传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1-03-11 00:00:00

  阳光刺进了我的眼睛,好亮啊!我赶快闭上眼睛。

当我渐渐适应以后,我开始观察四周.我的身旁有几个庞大的物体.其中有一个会流出小小的虫子,这些虫子很快都变得面目全非,膨胀成一个个的球,外面布满了血管,并且这些球还在有节奏的跳动,象心脏一样.真恶心!

我转身去看别的地方.稍远处有一些发出蓝色光芒的结晶体,真美,我的胃舒服了一些.有几只长着钳子的怪物在使劲地钳这些结晶体,并把钳下来的送往会流出小虫的物体里.我看它们有三分钟,居然没有一个停下来过,只知道干活。一群奴隶!我在心里说到.

咦?远处的地面好象和周围不一样,看起来似乎不太柔软.这儿多好,软软的,我不禁走了两步,感受这充满肉感的土地.
突然,我发现让我觉得恶心的球炸裂开,里面爬出了我从未见过的非常丑陋的怪物(事实上我见过的一切便是刚刚两三分钟前所见到的).

天哪,小虫孵化出了怪物!它们和我一样,是用肚皮走路,但它们走路的姿势一定没我优雅,虽然我看不到自己,但我向它们走去时从它们的目光中看出它们在嫉恨我.这让我沾沾自喜,于是我想向它们打个招呼,显示我的绅士风度,但令我惊奇的是,我发不出声音!怎么会这样?除了吼叫,我发不出一点声音!我变的惊慌不安。

惊恐让我的头脑飞快的转起来.我开始思考一些我早该思考的问题。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我是怎么来的?我和它们是同类?小虫的孵化过程又在我的脑海闪过.怎么会是这样?还有,我们是干什么的呢?我们也没有钳子,不象那群只知道干活的奴隶.(我对自己适应残酷现实的能力表示钦佩,居然在不知不觉中使用了"我们"这个词,将自己和那些怪物归为一类.)
这么多的问题困扰着我,使我焦躁不安,不停的发出低吼.我的胃似乎也在翻腾,已经有液体充满了我的嘴巴,并不断的流出.同类好象和我有一样的反映.我发现它们并不是很难看了,甚至让我觉得亲切.渐渐的,我平静了下来。

正当我准备参观我的家园的时候,从不远处冲来一队……和我们长的很不一样的家伙。士兵!他们在狂吼,嘴里还不时地说些什么.他们的手里拿着奇怪的东西.当离我们足够近的时候,奇怪的东西发出我无法看见的物体,但我能感觉到,因为它们打在我的身上!太疼了!

我本能的挤压胸腔,一股液体象箭一样飞向这群疯子,打在其中一个身上.他的盔甲开始冒泡,一会儿液体便侵蚀到他的皮肤.他的一条胳膊在往外喷血.我的心里莫名的感到舒服,于是我们一起向士兵倾泄我们积蓄已旧的毒液.

他们似乎并没有后退的意思,还在疯狂的打我们,并在大吼大嚷.但我更喜欢听毒液腐蚀他们身体的"吱吱"声以及他们惨叫的声音.又过了一会儿,他们终于都死完了.地上只有他们的尸体。

我有一丝的忧伤,当然不是因为他们的死,而是听不到惨叫声了.敌人的武器也不是吃素的,我的同伴死了有三四个.他们居然能说话!这让我很气愤.妒忌使我更渴望他们的死亡!这时,我的家里又多出了一些我的同类,我们严阵以待.

敌人再次出现在我们的视线里.不止是上次的士兵,还有我没见过的.这次他们没有叫嚷着冲上来,而是在较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正在我考虑冲不冲上去的时候,我的身边发生了爆炸,三个同类当场毙命.这一定是敌人搞的鬼.冲!同伴们一拥而上.我感到自己的胸腔变的更有力了,毒汁吐的更远.令我怀念的声音又出现了。

这时候敌人中有几个穿着很臃肿的士兵冲到了我们的面前.他们竟喷出了火焰!顿时,空气中充满了烧焦的肉味.可恶!我愤怒的吼了一声,更加疯狂的向敌人喷洒毒液.

爆炸还在我们的身边不断的出现,每次都有几只死亡.我的同伴越来越少,我们艰难的向前推进,终于,我发现了引起爆炸的武器!它很大,两个很粗的管子冒着黑烟.我不顾士兵对我的攻击,拼命的向这个最可怕的武器吐毒汁.和我一起攻击的同伴一个接一个的倒下,我的身上也被穿了几个洞,血液不断的流出来,但我的嘴没闲着,还是坚持着将敌人的巨型武器摧毁了.
正当我高兴的时候,一颗子弹穿过了我的脊椎。我似乎听到“嘎巴”一声,便觉得浑身无力。我摊倒在地,一动也不能动。肚子上被打出的大洞在不断的流血,意识也渐渐的模糊。我只能看着敌人赶来的援军从我的身体上踏过,没有感觉。
“完了”,我想。我又看了看四周。刚才还到处是鲜血,这时已被干涸的大地吸的干干净净。如果不是还有残骸,没人知道这里曾发生过战斗。不知土地已经吸干了多少血,也许有一天,它会被鲜血滋润的很肥沃,踩在上面都会冒出血来的。
我的视线越来越模糊了。

我抬头看看天空,阳光刺进了我的眼睛,好亮啊!我慢慢的闭上眼睛,累的不想再睁开了。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