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Ghost任务 (一)
·Ghost任务 (三)
·Ghost任务 (二)
·魔兽世界: 一个站在魔兽...
·魔兽世界: 观“谈公会”...
·魔兽世界: 红龙女王-我爱...
·魔兽世界: 另一个江湖
·一只刺蛇的故事(星际争霸...
·万王趣事二三件
·真爱不死......我眼中的似...
·江湖——冷滟锯篇
·龙 骑 士 传 说
·贻笑轩辕
·魔兽世界: 一些成长的烦...
·魔兽世界: 破晓打钱集团...
·影子虫
·桔红的月光(星际系列)
·魔兽世界: 记忆里的牛头...
·蜘蛛和甘露
·三国人物志之——武将
·血色
·魔兽世界: WOW各职业与CS...
·[图文]龙枪编年史三部曲
·暗黑未来篇之黑色的心&nbs...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Ghost任务 (四)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1-03-02 00:00:00

 
  我坚定地竖起了拇指,“good luck!!”
   荧光中我们正消失,成为近似小点的影象颗粒。我能看见我的7名属下都标枪似的站立,对我还以最标准的军礼。
  “go!”运输机悬停在距地面三十米的低空,空降门打开,降落气栓挂接在我们的背囊卡口上,牵引着我们向地面落下。与此同时,主基地也将我们的目标图传送到我们面前。这是一个硕大森严的敌基地,标志建筑物的红块和标志活动目标的红点差不多密步了整张目标图,八个闪烁的骷髅标志着我们定位核子弹的位置——八颗核弹足以覆盖了整个敌基地,并用其绝对的摧毁能力保证这里在爆炸后化为不毛。目标图的中间有一块8*8的空地,从定位核弹至核弹爆炸,我们有一分钟的时间到达那里——那是唯一可以避开核子爆炸余波的“死角”——却是我们的生地。
  我的位置是在敌人的主控制中心。若干红色的小点在控制中心的红块和周围天蓝色水晶矿的蓝色块的两点间不停地来来往往,那或者是虫族的“雄蜂”(Drone),或者是神族的探测者(Probe)。   

  ——错了!
  我这样告诉自己,但是事实却是没有错的。
  ——那些主控制基地周围的红点不是工蜂,也不是机械虫,而是人族、Terren的工程兵。
  ——那些红色的块是工程湾(Engineering Bay)、是军工厂(Factory)、是瓦斯气井(Refinery)、是军械研究所(Armory)、是军事研究院(Academy)。
  ——那些红色的游移的点是攻城坦克、是机枪兵、是火蝙蝠、是医护兵……

  “Go!Go!!”我脑子里近乎空白,脚步却不停息的奔跑着,荧光屏上标识着我和我属下的8个蓝点,正分散了鱼贯通过蜘蛛雷、地堡群和攻城坦克的防线向目的地跑去。
  没有人发话,没有人问,任务禁声,但“go!go!!”的呼喊却以我自身的意识撞击着我意识中另一处的迥然不同。
  “红色军团,友军!”我清楚地知道这一点。

  我从攻城坦克之间的间隙穿过去,从攻城坦克群两侧导弹塔的监测区盲区穿了过去。攻城坦克是那样的大而坚固,厚重的钢壁记录着战斗惨烈的程度,两侧的液压钉上沾着上次钉入地底泥或石灰,我甚至能嗅到泥土的腥,感觉到石灰粉尘的呛鼻——我听到放松的坦克手沙哑的喉咙在唱歌。
  穿过了!我们穿过了基地出口处对于敌人来说不可逾越的屏障,导弹塔雷达的盲区为我们所利用,那一片的蜘蛛雷、那十数的地堡、那数十的攻城坦克群对我们的进入没有丝毫的察觉——我们就这样通过了“敌军”的防线。
  我知道一名ghost,SP07已经站定。他的锁定点就在这密集的防线正中,在核弹的灼热的流火和无坚不摧的冲击下,攻城坦克的厚重装甲不过是一张薄薄的纸,这里的整条防线所能剩下的,也许只有泥土深处尚未融化的液压钢钉了。
  我望了SP07所站的方向一眼,我不知道他是否也看了我们,但是我们都是什么都看不到。

  空中没有科学球,整个基地一只科学球也没有,我们的行踪真正的神鬼不知。
  这里甚至没有一点其他的空中力量。
  或者也是说有的。刚进入基地内部的时候我就看到在空军基地区仓库里推出一架崭新的幽灵飞机,红色的军团标志和机翼上的红色格外鲜艳,各个部件光亮标致。这架幽灵飞机几乎在推出仓库的同时就发动了引擎,然后升空,向6点钟的方向飞去——那是我蓝色军团的空军主力会战飞龙群的地方。
  SP01的锁定点是在空军基地。
  我望着他跑去的路,但是我仍然什么也看不到。

  兵营里再也没有走出新兵了,1号和3号太阳暖暖地照耀着大地,兵营周围是休憩的士兵。
  红色军团在这个星球的战争中主要发展陆战力量,在攻城坦克和巨型机器人没有出现之前,机枪兵和火蝙蝠是主战的部队。伤了的机枪兵们缺着手或残了胳膊,连同厚厚纱布一同在阳光下挥发出其特有的血腥或消毒液味。
  一名医护兵半跪在地上,为一名年轻机枪兵被毒液灼伤的眼睛缠上纱布。年轻的机枪兵有一头微黄的发、高而富有棱角的鼻子,他薄薄的嘴唇没有一丝血色,兴奋的红晕染红了他的双颊。他抬着头,望着阳光来的方向,伸出手比划着,配合着他滔滔不绝的演讲。他的兴致如此之高,以至于几次抬手打到了医护兵的胳臂都浑然不知。医护兵没有斥责他的干扰,微笑着,带着淡淡的疲惫,纤细白皙的手指牵引着纱布的走向,绕出一个一个环。周围的火蝙蝠、机枪兵们都不做声地看着他,听着他讲,看着他说——或有笑容、或无表情、或饶有兴致,或无动于衷——但他们脸上都写着安详。

  因为战争终于结束了。
  因为“和平”终于来临了。
  因为猛鬼一样的跳虫、狂热者不会再数次从睡梦渐深时来袭,反复煎熬者他们的神经;因为梦魇一样的蝎子(Defiler)、圣堂武士也不会再在寻常的行军中慢慢逼近,悄无声息地让身边的战友化成浓血焦碳。
  因为Terren胜利了。
  因为敌人没有了。
  因为若“和平”二字是鲜血所写成,那么最后一滴业已流下;若未来之路是尸骨所铺就,那么最终一段业已浇筑。
  “明天”带着神话中漂亮妖精们闪亮薄翅的美丽来到了面前,曾经的那么遥不可及的憧憬……而今,就如同撒在身体上的真实的阳光……拥有了?!
  曾经是那样地在尸堆中拣起断裂的步枪绝望的开火,曾经是那样地在未知的地段注入兴奋剂抗拒着浩大的恐怖,曾经是那样地麻木了同伴的死亡和自己的流血,曾经是那样的盼望着短暂的休息和片刻的安宁。
  我们不信神了,因为带着神般特质的protess是那样凶残地挥舞了幽蓝的光刀将我们的同伴划为碎块;我们也不敢再藐视虫子,因为它们是那么的狡猾阴险,甚至于从我们意想不到的地方海潮一样地对我们发动攻击。——我们只相信着自己,相信着自己手里的武器,相信着我们背后靠着的同伴的呐喊……

  ——我奔跑着,向着主控制中心而去。
  主控制中心周围依然有那么多的工程兵在忙碌着,即使在和平时期,水晶矿藏和瓦斯气也是重要的资源。
  我手腕上的核弹操控面板显示时间到了最后90秒,90秒后我和我的7名属下将同时锁定各自的目标,为遥远的不知处所的我兰色军团核子发射井里八枚核弹定位导向。之后随着核弹的爆炸而来的,就是“最终和平”了。
  我向我的属下分别应该站的地方看去,什么也看不到。我身前控制中心的工程兵们不停地工作着,用电弧切下一块一块蓝色的水晶矿,再运送到主控制中心里的加工炉去。周而复始,无休无止。
  我瞪大了眼睛,我知道我全身的肌肉都收缩着紧张着亢奋着,但我的大脑里涌着一种悲凉的潮水。

来了。
  它来了。
  它们来了。

  核弹已经带着长长的火舌蜿蜒过了天空,现在它们进入了大气层,已经清晰可见了。涌动的气流在我们头顶上空变幻出狂乱的图画,云层被一波波地推开,阳光在这一刻尤其灿烂。
  震荡枪的瞄准具电力已经完全耗尽,手腕上核子控制装置灰色透亮的光泽消失了,核弹将以一种不可更改的毫不犹豫降落到这片土地上,宣泄着人类赋予它的毁灭的流火。
  红莲的火焰啊,你将烧毁的是怎样的一片土地?
  强力的死神啊,你又是将你的种子播撒到哪些生灵的头上?

  我抛开我的震荡枪,枪口朝下把地面戳出一个小小的坑洞,然后那只枪倒下了。
  没有人来管这支枪,这支突然出现在虚空中的枪,因为整个基地在一刹那间已经乱了——在看到核弹穿破大气,像一支冰冷的流矢一样飞下来的时候,基地里有一刻绝对的宁静,然后就是同样绝对化的混乱——没有人怀疑核弹的威力。
  没有诅咒,因为没有了诅咒的时间。人们怀着逃生憧憬的时候,没有绝望时的冷静足够判断其可能性。
  我在一刹那里突然想笑,又想哭,那一刹那后我告诉自己想怎么就怎么,但我发觉都没有。

  我知道我的7名属下正朝那唯一的生地跑去,他们和我完成了这个任务,这个ghost才能完成的任务,绝对服从的任务——我已经毫不怀疑任务的胜利完成。
  我拉开了防化服的拉链,精神控制力降低,隐形能量指数降为0点。
  “这就是鬼一样的ghost,看看我吧。”我说。
  我站在一大堆忙乱的工程兵和士兵的中间,他们甚至无暇看我一眼,虽然我银白色的防化服和蓝色军团的标志在他们中是那么的显眼。


  30秒。
  “长官!!”我的听筒里突然响起一个声音。“SP04!请求你到集合地!!”
  他破坏了禁声的任务指导,正如我破坏了不得暴露的指导一样,战后将被押送军事法庭。但和平既然到来,他的罪也将被宽恕;而我将在和平到来之前捐躯。
  “禁声!”我说,然后我摘掉了听筒。
  核弹已经不只是黑点了,它们尾焰咄咄逼人。
  “能和你们共事,我非常荣幸,”我说,在我丢掉听筒前我说,“AK47。谢谢。”
  我看到了那个眼盲的机枪兵,他被医护兵架着,向出口处跑去。出口处却是被地堡和攻城坦克完全堵住,杂乱的人丛闭塞了唯一一条狭窄的缝隙。
  我什么也不愿意想了。
  机枪兵……柯木板的墓场……我的女儿……核弹的尾焰……   20秒。

  核弹经过大气层时引起的燃烧火焰我已经可以看到,呼啸声这时到达了我的耳膜。
  一只手拉住了我的胳膊,一只看不见的手。
  “SP07!”虚无中的他说,“长官,请全员返回!”
  他拉着我向那聚集地跑去,我僵直了一秒,也随着他跑起来。
  人很多,我们撞着他们,他们也撞着我,我们终于分散了。我抬头看着天空,天空成为了淡淡的粉红,很漂亮很柔和。

  SP07再次拉到了我的手,我颤了一下,然后拼命地开始跑。
  我没有再看天,所以我不知道核弹是怎样落下的,但是我能感觉到它爆炸了。
  强烈的光芒和不可思议的热浪似乎在涌过来包裹我的那一刻凝固,四面八方,无所不在,没有声音……我在那凝固的一刻看到了万万千千,我的父母,我的儿女,我的前生和我的来世,机枪兵们在火海里的消失,我的ghost兄弟在生地的微笑。
  以及,我自身的融化。


  MISSION ACCOMPLISHED.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