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Ghost任务 (四)
·Ghost任务 (一)
·Ghost任务 (二)
·乱世儿女传说(马超篇)—...
·《魔兽争霸》后的那一抹温...
·如果三国诸将下岗再就业…...
·魔兽世界: 守护之剑的委...
·两个邻主的谈话
·三国考场
·魔兽世界: WOW历游记(一...
·仙剑奇侠传之情侣(现代篇...
·圣战雄狮
·魔兽世界: 我在1区艾苏恩...
·星河贝贝奥特矢的末日
·魔兽世界: 断章――纸纸...
·*我和阿文的故事*--浪漫网...
·星云传奇(下)
·伤痕净土--高达
·魔兽世界: 我心爱的“魔...
·魔兽世界: 抑郁之后
·魔兽世界: MM在魔兽(整理...
·海的女儿
·千湄在风云中的最后时光
·《青梅煮茅台》(三国系列...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Ghost任务 (三)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1-03-01 00:00:00

 
  巡洋舰出现了,足足有7艘!
  我们在山崖后看着那巨大的堡垒,他们实在是太大了,象天空里浮着的7座山。在他们的面前,飞龙造成的乌云只能算是一片薄烟。同时来的还有为数极多的瓦格雷、幽灵战机(Wraith),地面剧烈地震动着,攻城坦克的震荡炮在虫子的海洋里拉出一条条火柱,夹杂着虫子的残躯和更多的血。巨型机器人的机关炮灵活地点射着地面的虫子,地狱火对空导弹变换着飞行方式将飞龙击落。
  但巡洋舰以一种绝对的统治者的威严压迫了我们的神经,它的激光塔楼射出比飞龙本身都粗大的激光束。那种橘黄色的激光带着毫不迟疑的锋利,劈开空中的飞龙,天空被若干的激光束割裂为若干的小块,惊叫的飞龙在那些小块里苟延残喘。


   一只运输机在挥舞的荧光棒帮助下找到了我们,ghost任务第一阶段结束。
  我们的运输机飞向巡洋舰,从舷窗上往下看,地面上密步着攻城坦克的炸出的弹坑,比弹坑更多的是虫子的尸体。攻城坦克缓缓提起压在地里的液压钉,一步一步地向前推进。在猛烈的炮火轰击下,雷兽的身躯也转化成齑粉状态。巨型机器人黑色的光亮外壳反射着枪口喷出的火光,地狱火对空导弹在空中玩着残酷的猫捉老鼠游戏——飞龙的数量已经大大减少,仅存的飞龙享受了被多枚导弹同时拥抱的甜蜜。
  我在虫子的尸体里寻找着我彼时的战友,但是广漠的战场上黑黑一片全是虫子们的残体,要找到一两个人是何其不容易。
  但是我还是找到了他们——那只燃烧着的摇摇欲坠的科学球指明了他们的方位。
  我看到机枪兵剩下了三名,而火蝙蝠因为攻击射程短,只留下了一个而已。他们在炮火的支援下攻击着几只潜伏者,只剩下一条腿的医护兵躺着为火蝙蝠放出心灵治疗术的光芒。他们还活着。

  运输机没有把我们送到巡洋舰上,它掠过一队崭新的瓦格雷向我们第一阶段要到达的空军基地飞去。抵达空军基地之后它没有作任何停留,在塔台上空转角45度,然后径直飞下去,我看见运输机在塔台上印出褐色的影子,却不知怎的突然令我想起潜伏者的悲鸣。
  我们的运输机在一个隐秘的山坳里停下,这里最吸引人眼睛的是两排整齐的控制中心,蓝色的穹顶上盖着黄褐的伪装网——整整有八个控制中心,但是却没有一个工程兵。但是更让我感到震撼的是每个控制中心边矗立的高高的筒状井架,它们通过管道和控制中心联系,那就是人类联邦最具杀伤力和破坏力的武器——核弹的发射井。我相信每一个ghost在看到它的时候心里都不会无动于衷,因为那里可能升起的利刃只能由最骄傲的ghost定位导向并最终带去“死神祝福”。现在,核弹发射井(Nuclear Silo)上的预警灯并没有亮,核弹看来还在控制中心的地下制造间里,没有加载启动程序。


  “大和巨炮的巨大威力,足以摧毁整座城市;ghost的力量,却能炸碎一颗星星——”,主巡洋舰的第二副官出现在这个偏僻基地的一间小屋,站在我们的面前。他身后有两副随时变幻的液晶板,显示着最新的势力均衡图,画面上,人类联邦的红色光点布满了几乎整个天空,少数几颗闪烁的斑点是正在交战的星域。现在的我能直观地在脑海里闪射出战斗的情景——那些淋漓的血、碎裂的肉……跳虫的獒、飞龙的翅…………“好运,ghost兄弟”……
  “——如今,地球联邦,蓝色军团,赋予你们这样的能力。而从这一刻开始,你们就是人类军队中的最强者!”
  这个屋子里还有从另一个据说也是从专属特别基地来的四名ghost。我承认我在那一刻确实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ghost虽然冷静,但绝对不是外界传说的那样是冷血动物。我看我的属下,也有激动振奋的感觉。
  那一刻,是怎样的一刻呢?Nuclear Launch Detected,我们手腕上的核弹导向面板指示灯突然闪亮了一下,伴随着我耳边核弹完成并联结成功的告警——“Nuclear silo ready”。之后,面板上的核弹标志变成了透亮,那种灰色的透亮,像动物薄薄的甲壳。在那一刻,我们拥有了这个宇宙里最具杀伤力的武器!为了和平后的世界,引爆核弹当然是应该在战争中尽可能地避免使用;然而在自己手掌里握着这柄锋利的刀后,我却有迫不及待要试验它锋芒的冲动,要想看着那朵美丽蘑菇云的升腾。
  “——军人的天职是服从!”这是在我记忆里,第二副官对我所说的最后一句话。我们的四人现在成为了八人,第二阶段任务是在运输机上抵达预定目标。

  我看见了神族,那骄傲而神秘的民族。虽然是在运输机上高高地往下望,但是我还是看清楚了他们的军队里为数众多狂战士的蓝色光刀,看到整齐排列的龙骑士(Dragoon)的集束光球。而且还有那悬浮在空中的圣堂武士(Templar),看那一只圣堂武士在空中挥舞了手,于是在我们友军的队伍上空先闪起一星蓝色的光,似乎是长夜里召唤着死亡的灯火;接着,一团浩大的闪电笼罩了整个部队——我看到闪电之后的部队,似乎只有有机甲保护的巨型机器人还依然存活——运输机飞得太快,我再也没有看清楚。
  “嘿!”运输机的驾驶员发话了,这是一个嚼着口香糖的女子,不如瓦格雷的驾驶那么娇媚,具有的是一种孔武的美。“别板着一张脸可好,每次出任务,就数送你们这些ghost最没趣了。说说话总可以吧?”
  ghost里没有人理她,她似乎也没有介意,继续嚼着口香糖讲着,“知道最后一次我们的军队占领protess的基地发现了什么吗?……我们发现了他们的圣堂武士档案馆(Templar Archives)。最初那些研究科学家以为只不过是基本单位或者就是资料馆,没有想到有了那个,他们能制造一种完全隐身的战士……”
  “噢?”我的身体稍稍颤动了一下。ghost是人类中唯一可以隐身的兵种(幽灵飞机只是在技术上避免了雷达探测而已),为了实现隐身,ghost的精神力化成绝对领域,ghost的生命通常也就特别的短暂。相较于工程兵大约120地球年的基准寿命,ghost至今的最高寿者也不过40地球年,而通常背负着潜伏任务的ghost能够在战争中顺利活到执行完两次到三次任务都是极不容易的。
  神族,那种蓝色光芒的水晶,传说能赋予他们的战士以穿越时空的能力,而今他们能凭借此种能力完成全隐形——宇宙之浩大,真是难以想象!

 运输飞机一直保持着和主巡洋舰——那艘被称为“诺亚”的1000万吨以上级的超级宇宙堡垒的联系,不断地修正其航线,以避开地面上残存的刺蛇和龙骑士。由于巡洋舰和瓦格雷强大空中优势出现,几乎已经完全剿杀了虫族和神族的空中力量,神族的隐形探察机在科学球的搜索下无从遁形,一只只被击坠。而据说虫族恐怖的自杀爆炸蚊(Scourge),在巡洋舰和瓦格雷的密集火力下,根本就无法靠近我军的舰只。
  我们搭乘的运输飞机意志在湛蓝色的游移光华中飞行,那种肉眼也能看见的粒子保证了任何一种隐形单位不能潜藏其本形。我相信在主基地有至少5台以上的雷达检测站(ComSat Station)在工作,不停地为我们的飞机探明方向然后修正着航线——准确说应该是修改着航线——以保证任务的最终执行。
  再次交战以来,数以亿计的联盟士兵再次投身这场浩大的战争。我们面对的是比第一次战役更强大的神族,和甚至拥有了人类智慧的虫。对抗神族之间的心灵默契、水晶魔法和虫族疯狂的增殖和凶猛的攻击——人类,没有沟通能力的人类、不具有锋利爪牙的人类,只有用亿万血肉和更多的资源与换取这场战争中的局部胜利和最后胜利。
  火蝙蝠被从下至上洞穿的身体,在潜伏者刚刺上抽搐的时候;跳虫咬下的半只胳膊在地面上静静躺着、汩汩流出鲜血的时候——人类是显得多么的脆弱和不堪一击,我猛然想起那片一望无际的干净柯木板的墓场。
  战争就要结束了,和平即将来临,“最终的和平”。

  我看着舷窗外的蓝色粒子,它们像曼妙的歌、像游离的梦,闪烁着湛蓝的光泽,于是一切阴霾在那细细的光泽中消失,纤弱的光线也在其中显出它的轨迹。就像……就像兰色的蝴蝶飞舞时,从薄薄的翅膀上洒下的细小的光华的灰。而和这样飞舞的灰尘、兰色的蝴蝶联系在一起的,是一坪绒绿的草地和草坪上红白的房子——那是“我”的“家”。
  “家”里的浴室墙,有一面都镶嵌着各式的白色贝壳,它们在同样雪白的墙壁上凝固出班驳迷离。干燥的时候……沾着水滴的时候……女儿粉红色的皮肤和咯咯的笑声……
  “我”还有一个“女儿”!!

  连接接口与运输机主电脑接驳成功,也即与整个Terren蓝色军团主基地里的中央电脑连通。我在整个数据库里找着符合“维尔考斯克、3月17日、斯塔鲁”的资料,图象文字即时地转送到了我的眼前。
  ——是她!她长大了。在那颗带着六颗卫星的行星上,她是一个酒吧的脱衣舞娘,结婚两次,离婚两次,因藏毒入狱六个月被中途保释,最近一次习惯性流产使她彻底地丧失了生育能力,目前正与一名无业者同居……
  ——也是她,她也长大了。16岁进入联邦飞行训练营,16岁零六个月进入天狼星域紫色军团第七巡洋舰任驾驶见习,17岁零两个月成为瓦格雷驾驶员,五天后执行护航任务时被六十只刺蛇击坠,战死。   列表里一共有15位属于“我”“女儿”的“维尔考斯克”,她们都继承了我的精子和她母亲的卵子。但除了第一位之外,其他的十四位均是第一位“维尔考斯克”的胚胎细胞克隆而来,姓名也都分别被各自的代号所取代。她们的名字后,十四个红色的“战死”标记挂成长长的直线,宛如一滴朱红的血在白色壁上拉出的长长的痕。
  也许这就是作为ghost列队队长,作为最高任务——“最终和平”执行者的特权吧。我看到了“我”的“女儿”们,而不只是看到那唯一存活的作脱衣舞娘的女儿。
  我取开了接口,那一刻很想重新连上再看看“自己”究竟有几个,有多少又是作为ghost,他们是不是也能看到在第二次战争中人类联邦的军人“人造”的资料。犹豫的火花刚闪现在脑海,运输机猛然地一侧机翼,蜂鸣器和耳机听筒都传出了降落前的准备警示。

  “作战前检查。”
  “完毕。”我的七名属下绿色的护目镜对着我,冷静和渴望的光芒毫不抵触地跳动在他们的眼眸,震荡枪上核子瞄准具开始充电,片刻之后提示板亮出幽幽的蓝色,衬出其上黑色骷髅头空洞的眼。
  运输机舷窗从外自动关闭,以防止降落时发生光线折射。运输机里升起荧光,光洁的机舱亮如白昼,各个方向里洒下的光芒令我产生圣洁的飘忽感。我协调着自己的精神力,以达成与体外能量的和谐,着力捕捉着完全消失形体后的的直感。在荧白色的光芒中,我们慢慢融化在这光芒中,并与这光芒浑然一体。

  “Good luck!!”我伸出了我的手,竖起我的拇指。
  这是我第一次任务,也是最后一次任务了,人类的最后一次任务。
  我无法想象在任务执行的过程中会遇到什么样的阻碍,也许是一大群疯狂的跳虫,也许是那种着生了影刀的神秘“黑暗圣堂”。而“我”,AK47,我的生命从被创造的那时候起,就是为了这“任务”的最后完成。作为人类,我有权思考并做出我的判断;但作为军人,我的天职是服从;而作为军中最精英的ghost,我将无条件甚至不择手段地保证我所承担的任务在我生命消失前完成。
  我有同伴,不,不只是我面前的7位——还有从一开始掩护了我们的机枪兵们、火蝙蝠们,以及科学球和瓦格雷的驾驶员……机枪兵注射兴奋剂时的颤抖、火蝙蝠和跳虫同归于尽的呐喊,科学球在飞龙群中幻化成的小的新的“太阳”,瓦格雷在曳光弹发射后的坠落——血,红的,跳虫的、刺蛇的、潜伏者的、飞龙的…………

  白光!那道眩目的白光!似乎一切都湮灭在那白光中了——就像现在,我们“消失”在机舱的白色荧光灯下——那是医护兵放出的闪光雷……在整个Terren军队中,只有他们才配备有致盲的闪光雷。美丽的医护兵们:银铃样的笑声、微黄色心灵治疗术的光辉……
  ——我似乎又看到自己在拼命地奔跑,我身后的地面上,我身后的天空中,十数名士兵和几艘瓦格雷组成了一道弧形的防线,为我们抵御着数以千万计的跳虫、飞龙以及那些嗜血的疯狂怪物。

  “……走吧,……都是军人……”
  “……还真想看看你们是什么样子呢……”
  “……快走,‘领主’来了。”
  …………

  闪光雷爆炸了,白色的光芒笼罩了整个苍穹,那一瞬间的眩晕里……我再次看到那片白茫茫的柯树木板的十字架墓场……
  ——“好运!ghost兄弟!!”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