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Ghost任务 (二)
·Ghost任务 (四)
·Ghost任务 (三)
·我的石器爱情经历
·小乔,我前世的妻子!
·江湖——冷滟锯篇
·魔兽世界: 人到三十(2)
·凄凉的清明节 沉重的十字...
·魔兽世界: 叶风树
·魔兽世界: 玫瑰反射(四)...
·永远的情义,永远的梦想帝...
·魔兽世界: 艾苏恩的记事...
·论诸葛亮的专权
·三国志5纯情版
·魔兽世界: 被盗号就想失...
·魔兽世界: 喜欢魔兽的理...
·暗黑未来篇之黑色的心&nbs...
·三国明星档案 
·三国志恐怖袭击事件
·暗黑破坏神系列-小妖传 II...
·红月故事
·魔兽世界: 写给钻石眼泪...
·帝国时代的士兵[下]
·魔兽世界: 给一个猪头(...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Ghost任务 (一)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1-02-28 00:00:00

    “AK47。”体循环辅助启动系统的金属管离开我喉咙的时候,四个单调的音节敲击着我的耳膜。我的大脑在一瞬间里突然被各样的信息充塞得满满,仿佛一只干瘪的气球突然到达了快要爆炸的临界点。“……Terran……战争模式……虫、神……”所有的一切的一切在我的脑海撞击着、盘旋着,汹涌澎湃、躁动不已。我的意识告诉我这些都是属于我的“知识”,然而我的潜意识在最底层不断地做着排斥的抵抗,但那些各样的名词、纷繁的术语、干涩的解释依然源源不觉地涌进我的头脑。
   在一种莫名的烦躁和混乱中,我清醒地感觉到我的“身体”开始慢慢发热,恢复到“平常体温”,一只只各种材质的导管和神经连接线从接触我身体的部分离开,机械手在我身体不同位置的导管拉出口做着缝合手术。

  兵种:Terren Ghost
  所属:蓝色第三独立团
  代码:AK47
  类别:Ghost特别纵队,ghost编号TB34207,特别编号SP04
  任务:最终和平


  ……所有的一切都明了了。
  走过兵营出口转角的时候,我眼角的余光看见又一个营养槽被打开,机械手从人造羊水里取出一个发育完成的“成体胚胎”,相应的修补和改动程序启动,所有的器件按照一种固定的模式开始工作。他的背部和手臂肌肉被催化加强,骨骼经过整理成为粗短型,皮肤在R5光束照射下成为微焦黑色——这是一名火蝙蝠,Firebat——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和平”的需要。

  我沿着脑海里固化的指定向集合地点走去,视野里的所有一切在我脑海里和同样固化的信息自动联系在一起,从此成为构成我身体的一部分。
  这里是蓝色第三独立团的特别分基地,没有多余的建筑,开拓此基地的目的便在于出产“和平”任务的ghost。基地的控制中心(Command Center)旁有带着雷达监测站(ComSat Station),在这样专门为特种任务的而开的基地边没有过多的SCV(工程兵),有限的几只正在基地和不远处的半岛出口处建造着导弹塔(Missile Turret)。他们笨重的身体在钢铁的构架边转来转去,明亮的电弧光在黄昏的暮色里闪烁。我的目镜里标识着和他们的距离,移植眼加强至11的视野足以让我看清楚他们的一举一动,而他们的眼睛里只能在7的范围内清晰。
  我走到了集合地点,这里已经聚集了三名ghost,他们胸口的铠甲正中镌着各自的编号,和普通部队不同的是,编号的下面还有堇色的从S01到S03的特殊任务编队字号。从他们的身体,我看到了自己。他们和我,也都是“最终和平”的执行者,AK47即现在的我是SP(Special Peace)小队队长。


  “最终和平”是由蓝色军团最高指挥官直接指挥,按照第一阶段的要求,我们将在此聚集,三十分钟后在陆军部队和空军小队的保护下到达空军基地。10单位的视野距离外,我看到兵营门口已经聚集了四只火蝙蝠。他们的肥大的防炽装甲互相碰撞着发出沉闷的声响,火焰枪的燃气玻璃钢瓶附在他们背后,使他们本来经过改造成为粗短的身体更显得肥壮。
  火蝙蝠们大声地说着话,唱着歌,讲着庸俗的黄色笑话,咒骂着碰到自己的同伴。在一名女性医疗兵走出兵营的时候,喳喳叫着的火蝙蝠们突然安静下来,但紧接着就是更大声的喧闹,夹杂着猥亵的调笑和刺耳的口哨。
  我的三个属下对此始终都是ghost特有的冷静和漠然,他们防护镜后的移植眼在看了火蝙蝠一眼后就很快离开,而把注意力放在自身的精神力集中上,聚集着特殊精神能力。即使是在非战斗地点和非战斗状态,他们仍然自然地背靠背形成一个闭合环状,震荡枪的枪口斜下四十五度以保持随时作战准备状态。这就是陆战军里最神秘也最为强大的ghost军团,从最初的诞生开始,就在陆战军里扮演了神话缔造者的角色,配合这个神话完成的是人类拥有的核弹。在这场长长的战争里,每一朵绚烂的蘑菇云背后,必然隐藏了一名光荣的ghost。在战史记录里,有很多因为视野不够释放核弹时在爆炸光芒里陨毁的ghost的名字,但是在那个消失的光荣的名字下面,也肯定有着敌方一长串的死亡帐单,或者是坍塌建筑物的列表。
  ghost从一开始,就是背负着死神种子的战士。


  三十分钟后,兵营前已经聚集了半队的机枪兵(Marine)、一队火蝙蝠(Firebat)和5名医疗兵(Medic),6点钟方向的天空有声音隐隐传来,火蝙蝠们用他们的手遮在眼上,往声音来的方向看去。
  即将到达的是我团的空军部队,这是无庸质疑的。在100公里外的时候,来临的空军小队队长已经和我小队以及火蝙蝠们进行了联系。随着一阵畅快的划破长空的呼啸,这支临时飞行小队到了我们的头上,在基地和兵营上空盘旋着。这支小队有两只科学球(Science Vessel)和五只瓦格雷护卫舰(Valkyrie),科学球闪射着黑色和蓝色的光晕,稳稳地停在空中,给人以蕴涵了生机和死亡的双重疑惑感觉;而潇洒的瓦格雷护卫舰抖动着机翼,丢出淡淡的尾烟,漂亮的女驾驶员对着通话器俏声地喊“帅哥们,今天晚上喝一杯可好啊”,于是机枪兵和火蝙蝠们又再次炸锅,放肆的嚣叫和愉快的口哨甚至压过了瓦格雷的引擎轰鸣声。
  我的属下依然是那样的冷静和漠然,作为军人,他们恪守着戒律;作为ghost,他们甚至只为了那些戒律和命令而生。


  任务开始,第一阶段。
  目的:ghost全员到达三点钟方向的我军空军基地。ghost不攻击,隐身,不得暴露ghost兵种的存在,尽量避免ghost伤亡。
  辅助执行:机枪兵编队A,共计6人;火蝙蝠编队D,共计12人,清除行进障碍和来敌,保护ghost。医疗兵编队T,共计6人。科学球两只探察用,瓦格雷护卫舰五只护卫科学球。非常情况由ghost小队AK47接管所有权力,并保证任务最终完成。


我的小队隐身夹杂在机枪兵和火蝙蝠的队伍尾部,一只科学球和瓦格雷编队在队伍的最前方的天空中缓慢推进,另一只科学球浮在我们的脑后。
  我们加入火蝙蝠和机枪兵的时候,这些扛着长长子弹带背着燃气玻璃钢瓶的步兵都沉默了,他们努力睁大眼睛想找着我们的痕迹,但是即使是友军、即使有科学球的探测,在隐身状态的我们在他们的眼睛里不过也只是隐约的轮廓。其中有一两个士兵试图和我的部下做一些交谈,但ghost三缄其口,很快就让这些步兵们打消了交谈的念头,又过了一会,他们就似乎已经完全把我们忘记了。
  我们的队伍离开了聚集地,在半岛的入口从一大片导弹塔林和蜘蛛雷阵地中穿过,然后沿着巨大的石崖边向目的地的3点钟方向进发。这是一片天然的草地,但依然能清晰辨别出炮弹多次“耕耘”的痕迹,几只蛾子引起了两名机枪兵的细小谈话,更多的人只是默默地走着,队伍呈长蛇状蜿蜒。新兵们的手最初是牢牢地抓稳了枪柄,手指死死地扣住扳机,随着时间的推移、漫长的行军和夜色的愈加深沉,他们的枪也慢慢从双手到了肩头。

  清晨六点钟的时候,我们已经行进了 120单位,休息了四次。休息的时候一般是在崖边,由机枪兵和火蝙蝠呈扇形围住核心的ghost,瓦格雷关闭了引擎,只由科学球在外巡戒。作为战争中极重要的辅助编队,本来科学球是切忌不加护卫地巡逻以避免为敌人所击坠,但此次任务的核心是ghost,休息是聚集精神力的唯一方法,为了防止瓦格雷巡逻时的引擎声引来麻烦,不得不任科学球单飞。所幸的是一夜无事,只有火蝙蝠中的一名列兵在治疗抽筋时对医护长欲行轻薄,被请到队伍最前端开路,执行“行军禁闭”。
  “Alert!!!!”最前方的科学球突然停下,驾驶长用最快速度把图象和信息传递过来,最前方的地面有科学球探测器查出的虫族(zerg)隐地洞穴。最近的一个洞穴里,一只潜伏者(Lurker)舞动者长长的镰爪,静静等候着我们走到它的攻击范围。
  “更变队型!”火蝙蝠编队的小队长马上下令,队伍里顿时发生了一场不小的骚乱,机枪兵和火蝙蝠的昏昏欲睡一扫而光,队列在骂骂咧咧和手忙脚乱中开始更换,前方的战斗队型是分成左右两组的火蝙蝠,机枪兵紧跟在后,而ghost为了避免暴露,不与敌人做任何形式的冲突。

  嘈杂的声音很快令隐藏的敌人查觉到等候猎物已经警醒,伴随着一声巨大沉闷的嘶吼,前方的地皮一阵摇晃。接着,在我视野内,出现了两只高大的蜘蛛样的生物,他们的皮肤上带着灰暗的体液,舞动着巨大的八只镰爪,然后伏在地表迅速地向我们的部队靠近。
  “不要退,不要退!”火蝙蝠的队长大声叫道,“这是虫族的潜伏者,只有在潜地状态才有攻击能力!!!……进入射程后集中所有火力,压制住它们以防止它们钻地……瞄准,开火!!!”
  他是对的,潜伏者是遁地攻击,从地底朝地面刺出刚刺,不仅攻击范围远(6),而且其攻击方式为飞溅,杀伤力极大。为了减少遁地时身体和泥土的摩擦,所以它们的体表没有被附厚重的角质层,单薄甲壳包裹的身体上更多的是分泌出的润滑黏液。因此在地面上的时候,他们几乎丧失了攻击和防御的能力,在它们进到地下前歼灭它们无疑是最正确的方式。
  两队火蝙蝠和机枪兵呈扇形左右各围住了一只潜伏者,火焰喷枪里吐出的巨大火龙照亮了火蝙蝠们黝黑的脸庞。在他们身后的是同样疯狂扣着扳机的机枪兵,炽热的子弹壳从枪身里喷水一样地弹出,在草地上跳跃、滚动。不知道是哪个士兵高喊了一句,此后的射击过程就始终伴随了那种声嘶力竭地呐喊,新兵们用高声的呐喊和疯狂的射击驱逐着心里的恐惧。枪管开始慢慢变得通红,潜伏者的躯体在射击中不住地震颤,甲壳上满布了弹孔,墨绿色的体液和淡黄的脏器残片从弹孔里流出来,空中浮着烤炙肌肉的白烟。潜伏者在枪口的咆哮中悲鸣,它们寒冷锋利的镰爪绝望而徒劳地对空舞动,它们被击断的腿在地面上抽搐。它们垂死的挣扎和啸叫激起了兵士们虐杀的欲望,于是最开始为驱除恐惧发出的呐喊带有了泻欲的快感,每把一枚子弹射入潜伏者的身体就令他们张开的嘴边升起更满足的笑意。


  第一只潜伏者在叫声中化为一滩血水,士兵们发出了震天的欢呼,但很快,在队伍的正前方黑暗中出现了更多的潜伏者,数目至少在十只以上。这样多的潜伏者突然从黑暗中出现,就像梦里的鬼魅,压抑在你的心头,摧残着你的视神经和大脑。我看到我的属下,作为ghost的他们,也不自觉地把震荡枪的枪口微微上扬。
  “长官!前方出现大量潜伏者!”
  “我们继续保持这样的战斗队型吗?”
  “……数量太多!!!”

  火蝙蝠和机枪兵开始迅速后退,队型散乱了,最初遭到攻击已经濒死的那只潜伏者得以找到潜地的机会。几乎是在它潜入地下的那一刻,一排尖利的钢刺如由远及近的潮水从地面冒出来,靠最近的两只火蝙蝠发出了痛苦的哀号。深褐色布满刚毛和倒刺的镰爪穿透了一名火蝙蝠的身体,高高地把他举在空中再摔向地面。那名火蝙蝠胸口留下了一个大得可怕的空洞,血从伤口汩汩流出,背后的玻璃钢瓶皮带也被拉断,瓶口泄露出的高燃气体“咝咝”作响。
  “医护兵,医护兵!”火蝙蝠队队长从队列里冲出来,把受到重创的战友往潜伏者的攻击范围外拉。“大家保持队型后退,退至潜伏者攻击的6单位距离以外!等到它们从地里冒出靠近时攻击!……医护兵!!医护兵快过来!”
  受伤的火蝙蝠黝黑的脸因为痛苦而变形,透过面罩看见他的颧骨已经完全碎裂,鼻孔里流出太多的血使我看不到他嘴的确切方位。他又咯出一口血,面罩也模糊了。穿着白色护甲的两名医护兵在四名机枪兵的陪同下赶上去,心灵医疗术的光芒甫一出现,一枚钢刺也在同时恶狠狠地探出,扎进了其中一个医护兵的大腿。女声的尖叫撕心裂肺划开夜空,火蝙蝠队长也慌乱起来,“……撤退,后退!!” 火蝙蝠和机枪兵胡乱向后开着枪,队伍往2点钟方向后退。因为潜伏者埋地需要较长的时间,这微小的时间差就成为了退逃成功的关键,刚好保证了步兵们在潜伏者埋地的时间里跑出其攻击范围。但这样的逃遁也只是避免了被攻击而不能就此摆脱十数只巨大怪兽的追赶。在这场疯狂的追逐和反追逐、猎杀与反猎杀中,火蝙蝠和机枪兵们慢慢度过了混乱状态,开始利用潜伏者足力不同造成的远近差别进行还击,胜利的天平开始逐渐向我方倾斜。作为ghost的我们依然保持着隐身状态,无声地随着队伍步行,火蝙蝠、机枪兵和医护兵在战斗中不自觉地形成了三个混合编队,有效地进行着反击。


  “他们可真丑!”一名机枪兵用不住的扫射阻挡了最前面一只潜伏者的继续前进,三名火蝙蝠从后面半包围了它,火龙飞舞在褐色的“蜘蛛”身边。火蝙蝠们的叫骂即使是在火龙喷射的间隙也毫不停顿,机枪兵的身体在子弹发射的剧烈震荡中抖动,配合抖动频率的是他们快意的笑声。
  强大的火力攻击下潜伏者只有了生物遭到伤害本能躲避的条件反射,嘶鸣着惨声,收缩着长长的足,没有还击能力的潜伏者徒劳的举动让机枪兵的笑声更加畅快。
  “快跑!!”机枪兵的雷达探测到了紧跟而上的另两只潜伏者,他停了火,拉着一名火蝙蝠向后跑。
  “妈的,这些臭虫!!”左手挽着枪的火蝙蝠叫骂着,意尤未尽,“再补两下……”
  “快跑吧!!多了我们就对付不过来了!”他的同伴按下他的枪口,拽着他玻璃钢瓶往后拉。
  停止了攻击的四名步兵发足狂奔,那只潜伏者在片刻的迟疑之后居然继续跟了上来。
  “它们有没有脑子?被打成那样了还是往这边追?”左撇子的火蝙蝠跑着,摸了摸肩膀上止血雾喷出按钮。
  “虫有什么脑子?只可恨不能痛痛快快地一直干掉它们。”
  “差不多了,等等,它上来了送它走吧!”
  ……

  又一只潜伏者化为了枪弹里的一滩血水,太阳在血色里升了起来,追踪的潜伏者终于放弃了追击。战斗只损失火蝙蝠一名,部队番号FB00876。
  通过与基地本部联系我们很快修正了位置参数,“退却-逆攻”战耗去了我们整整4个小时。始发点12点方向,目的方向3点,退却方向2点——只需要作细微的路线调整,我们就依然能够在预定的时间内赶到目的地。
  “休息。”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