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魔兽世界: 我会回来-暗影...
·三国志5纯情版
·高度恐惧
·夜访吸血鬼
·魔兽世界: 第一次跟LM的...
·醉舞狂砂——五星
·江湖——冷滟锯篇
·天边的骷髅旗
·印第安之鹰
·为了忘却的记忆—纪念蜀汉...
·魔兽世界: 一个小贼的心...
·魔兽世界: 我在艾泽拉斯...
·无人岛物语--漫长的暑假...
·女 刺 客 (三)
·副英雄之孔乙己篇
·魔兽世界: 凄凉的月亮
·樱花大战2小说—忘君珍重...
·三国:乱世儿女传说(马超...
·一个霉鸟的故事
·泥巴童话
·魔兽世界: 60了何去何从...
·狙击手的故事
·魔兽世界: 世界里爱上爱-...
·永远的情义,永远的梦想帝...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二公子和兰兰的故事 九指神侠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1-02-26 00:00:00

    夕阳西下,金色的馀晖将天空映成一片火红。少室山下,一个巨大的牌坊横架在两片山壁之间,牌坊正上方刻着三个斗大的字:『少林寺』。字迹有些剥落,看上去年代久远。两位二十来岁的僧人手持戒刀守在山门两侧。

  得得得……得得得,一阵驱马声加伴着叮叮当当的风铃声由远而至,两匹马拉着乘大车跑了过来,车夫一声吆喝,马车停了下来。随即掀开车门,大声说:“二公,到啦,这里便是少林。您老可以去广场。进少林寺却只有少林弟子和客人们才行 。”只见一长身玉立,约莫十八九岁的青年踱步下车,轻袍缓带,服饰俨然是个贵介 公子,只是面色菜黄,一脸病容,容貌甚丑。

  年纪稍长的和尚上前打了个稽首,“阿弥陀佛,这位施主请了,天色已晚,不知 施主光临少林有何贵干?”顿了一顿,又见这被称作二公子之人腰间悬挂一柄长剑, 皱了皱眉道:“这位施主请放下兵刃。少林千年的规矩,外客不得持兵刃上山。。。 。”。二公子正欲答话,忽听得身后蹄声急促,一乘马飞奔而来。刚闻蹄声,马已近 身。马上之人黑纱蒙面,一身黑色劲装。见到众人,二话不说,”嗖”的一声从坐骑 中取出一金光闪闪的法杵,对着少林二僧大喝一声,”死秃驴,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 活。”。一声惨嚎,法杵对胸而过,先前一僧应声到下。另一僧大惊之余,全身笔直,
拔地而起,在半空中一转,已落到几丈远的地方。黑衣人冷笑一声,左掌一按马背, 长身而起,黄金杵随即缩进。那僧人一声不出,脑浆迸裂,死在石阶之上。黑衣人头也不回,竟自向少林大门而去。

  二公子见那黑衣人体态婀娜,似乎是个女子,但出手辛辣狠毒,不禁心惊。旁边 的车夫早已吓得面无血色,一交跌坐在车上。颤颤抖抖的一挥鞭,仓皇下山而去。二 公子眼见日落西山,心下不由得焦急起来,”大哥怎么还没出来。这和尚的尸首却又 如何是好。。。”。转身再看那匹快马,遍身雪白,霜鬣扬风,身高腿长,神骏非凡。 正自观叹间,身后一声轻叱,”好啊,光天化日杀我僧众,你眼里还有王法吗。。”

  二公子闻言不怒反喜,转身迎上前去,”大哥你来了,这两位大师不是我杀的。” 来者是一位身穿黄布袈裟的青年僧人,面似寒冰,模样颇为老成。他一把拉过住二公 子的手,轻声道:“禁声,快随我来。”。当下二人施展轻功,延山道而上,左躲右 闪,避过寺外护法比丘与僧兵,跃入少林。不一会儿,便转入一片石碑林。只见一座
座佛塔约有二三人高,有汉白玉的,花冈石的,精工雕凿,薄薄的浮雕面上飞禽走兽, 佛谒禅诗,诸佛众生,可谓无所不包。那僧人左右环顾,低声道:“便是这里了,兄 弟小心。约么四个时辰后我再来接你出寺。这地下武学,你能领悟多少就看你的造化 了。”二公子答道:“是,小弟省得。华山学艺一年,想转入桃花门下,这指法篇有 些用处。”言罢,双手合抱一块石碑,左三右三的推拔几下,地下一阵微动,露出一 个洞口。二公子一拱手,身影一闪,钻了下去。

  轰轰几声响动,石碑退回原位,将入口封死。二公子打亮火折,仔细观察四周。 心下暗喜,这便是少林地下室了,终于有机会一览名动天下的易筋经。密室虽小,却 也五脏俱全,石桌石椅,石几石床,连室内放的几件器皿,也都是石制的。看来似乎 很久以前有人在这里住过。正中的石桌上平放着一块薄薄的石板,上面好象刻着些什 么。二公子拿起石板,只见上面似乎用手指刻划了数个指印。再望那石桌,上面密密 麻麻的刻满了各种基本手,拳,掌,爪,指法的技艺,心中甚喜,当下凝思聚神,照 着所传秘诀,盘膝而坐,练了起来。只觉那石桌上所载武学,由浅入深,入手极易,
渐入佳境,回想起师父平日所指点掌法,点穴的疑难之处,似乎都迎刃而解。

  不知过了多少时侯,正当二公子处于忘我的境界时,头顶上一阵隆隆声,几丝月 光映射下来,二公子心中一凛,知道时辰已到,不敢耽隔,猛一吸气,跃出石室。先领路僧人更不多言,两条黑影趁着夜色悄然下山而去。直至山脚下,那僧人方长舒口气,道:“所幸一切都顺利,啊,那易筋经可曾带着?”二公子拍拍腰间,笑道:"今此真谢谢大哥了,这石板我定然送到。。。”,却见那僧人满脸黯然神色,知他起了往事,有心安慰两句,又无从下口。那僧人又何言情欲。。。”,

  言罢,一挥手,几个起落,身影便消失在月色下。

  二公子心想忠人之事,不可拖欠,连夜赶路。这一日清晨踏上陕西境内的黄土路,眼见穿过北边那座小村庄,便是西岳华山了,心下一颗石头总算落了地。只见小路两旁有些小土屋,疏疏落落的。路上行人很少,都行色匆匆地向前赶路。转过一片小树林,突然从草丛里跳出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大喝一声:“相好的,留下买路财。”二公子一惊,心下转了几个念头,终觉得不便盲目出手,上前对着那草寇一拱手,”这位壮士请了,小弟二皮脸,江湖上人称少魔,大家是。。。。。”原来这位二公子当真姓二,名皮脸。江湖上虽无恶迹,但伤的人多了,便以魔头相称。那草寇颇不耐烦,怒道:“少罗嗦,竟敢不交,老子宰了你。”喊着,手中铁杖横扫二皮脸左腰,来的甚是凶猛。二皮脸侧身闪过,长剑出鞘,向前轻跳,一招'马命风小小',斜刺草寇右脸。二皮脸初时只道碰上劫道的小脚色,不想数招过后,竟感不支。心中一阵气
苦:想我二皮脸拜在归云庄门下数载,连一套象样的剑法都学不到,成日练些花拳绣腿。这几招'躺尸剑法'还是在很机缘的受到一位湘西名宿的指点。。。。心里一乱,出手更是无力。跨上一步,口中大喊一声,一式'哥翁喊上来'直刺草寇的腰间。那大汉看出便宜,奋力举起铁杖一挡,铮的一响,兵刃相交,二皮脸但觉那草寇的杖上有股极大粘力一推一送,手中长剑拿捏不住,登时脱手飞出,直射上数丈之高,钉入了一棵大树的树枝。

  二皮脸失了兵刃,心下更慌,眼见敌招攻来,委实避无可避,忽然一招'巫峡云断',凌空一个铁板桥,全身自膝盖以上,平平折断,铁杖顿时失了准头,全部打在空处。二皮脸将将躲过这着,已然吓出一身冷汗。双掌连翻,施展落英神剑掌游斗。慌乱间背部连中两杖,剧痛之下,眼前一片昏黑,只道我命休矣。突闻旁边'呵呵'一阵轻笑,闪过一名道士,钢剑出手,刷刷刷三招,全是进手招数。那草寇连闪带跳,终避不了第三招,一道白光,胸口上被刺了个血窟窿,就此死去。

  二皮脸惊魂未定,正欲答谢,那道士哈哈大笑两声,竟自扬长而去。二皮脸心中一震:“怎地这笑声好熟?原来是呵何呵师兄。回想起年少时曾在武当学艺,一起成长的几位师兄弟相交甚好。这位呵呵呵师兄最是爱笑,大家所兴称呼他作呵呵呵,他本名如何,反到记不得了。一别武当数载,昔日同门武功进步如此。而我。。。”

  念及此处,二皮脸不由得心灰意冷,长叹一声,下意识的一摸腰间,暮的惊觉那块石板不知去向。忽闻身旁一阵少女的轻笑声,二皮脸循声望去,这一望,目光却再也收不回来。

  路边一株柳树下,一个少女倚树而立,披着一袭轻纱般的青衣,在清晨的烟雾中犹似人间仙子。只见她一张瓜子脸,眉淡睫长,嘴小鼻挺,笑靥如花,看来方当韶龄, 不过十五六岁年纪,容色绝丽,不可逼视。二皮脸看得如痴似梦,不意世间竟有如此 美貌女子,一时不由得心跳加剧,半句话也说不出来。那少女又咯咯地笑了几声,缓步走向二皮脸,手中扬起一物,正是那石板,娇笑道:“你在找这个吗?”语音清脆娇嫩,当真说不出的好听。

  二皮脸只觉面红耳赤,低下头去,呐呐的竟然发不出声来。良久,定了定神,抬起头,见那少女站在离己几步远之处,正认真阅读那部易筋经指法篇。清风徐徐,一阵不知是花香,还是那少女气息,缓缓送来,二皮脸不禁心神一荡,愈发窘了。那少女终是走了过来,纤纤玉手把石板往二皮脸的怀中一塞,清雅的声音又响起:“你是桃花弟子吧,那招'回风拂柳'使得俊得很啊。”嘻嘻嘻的一阵笑声中,那少女随风而去。

  “我是在做梦吗?她是谁?什么时候拿走了石板?是仙女吗?她如何识得落英神剑掌?”好久,二皮脸从似梦非梦的幻境中清醒过来,这才感倒背上伤口火辣辣痛着。轻微包扎了一下,休息片刻,便直奔西岳而去。

  天色已明,一路之上眼见三五成群的华山弟子,来回巡山练功。二皮脸心中感叹华山弟子用功之勤,暗想:华山弟子后起之秀日增,加之华山弟子人数众多,近年来名声大有超越少林,武当之势,而小师妹确仍一意加入桃花,真是。。。。

  事有不巧,二皮脸从清晨一直寻找,踏遍华山之颠,打探小妹的消息至响午,却一无所获,心中隐约觉得不妥,然而又无可奈何,便作先回扬州的打算。

  扬州自古为繁华盛地,提起醉仙楼,方圆数百里内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当年苏学士云游到此,对醉仙楼的花雕酒赞不绝口,欣然为其题匾,流下一段传遍海内的佳话,从此醉仙楼名声大震。

  二皮脸连日奔波,甚是劳累,此刻正在醉仙楼上雅座独斟自酌,站在楼上眺望,只觉得心旷神怡,心情开阔许多。酒足饭饱,一丝倦意上来,二皮脸不由得醉了。酒楼斜对面便是一家客栈,店面虽不大,但看起来生意兴隆。二皮脸一进店,小二用脖子上的毛巾抹了抹手,连声招呼道:”这位公子,请进请进。”付过租,打了赏,二皮脸正想跨步上楼歇息,眼光有意无意的向店门外一扫,一个似曾相识靓影在人群中一闪而逝。是她,那青兰绸裙。二皮脸心头一震,便要冲进人潮。

  偏偏那小二多事,跑到门边拦住:客官已经付了银子。怎麽不住店就走了呢,旁人还以为小店伺候不周呢。二皮脸大怒,一掌将店小二扇到一旁,再在街上四处张望,却早已不见那少女的踪迹。

  二皮脸若有所失,在扬州城内大街小巷徘徊,心中只求再见佳人一面。日落西山, 月亮渐渐挂上树梢,街上的行人已少,几个持枪佩剑的江湖豪士在钱庄门口不住的咒 骂其关门太早。二皮脸正自旁惶,邻街的月老亭中走出一人,正是那少女。朦朦胧胧 的月光在她清丽的小小脸庞上笼了一层轻纱,说不出的秀美绝俗。

  她见到二皮脸似乎也很诧意,微笑道:“这么巧啊,你那块石板还在么?”二皮 脸呆呆的将石板递过,看着那少女,不由得痴了。似乎忘却了这易筋经应付与何人, 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如果能一直这样的望着她,哪怕是教他去断臂割腕,他也会做的。 那少女高兴的跳起来,轻轻的拍了拍二皮脸的头道,”好孩子,听话,乖。”言罢, 转身便欲离去。二皮脸再也忍不住,终于结结吧吧的道出几个字,”姑娘。。。。你。 那个。贵姓。。。”。那少女脚下不停,咯咯咯的笑答道:“我叫兰兰,你回去问你的夏师姐,自然晓得我是谁。。。”一丝幽香仍在,佳人已无踪影。

  二皮脸茫然的回到客栈房间,店小二白天吃了苦头,不敢再罗嗦,洗脸水早已备?好。二皮脸仍沉尽在回想中:她笑得那么美,不嫌我丑么?念及此处,轻轻的叹了口气,掩好门窗,用热水气微熏脸孔,从左耳至右,竟取下一层面膜。盆中清水如镜,映出一张清癯俊秀的脸孔,剑眉入鬓,凤眼生威,只是脸色苍白,似长年不经阳光,颇形憔悴。这一夜,二皮脸展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眠。。直至三更,这才睡去。梦中幸福的笑着,定然是梦到了她。。。。。。

  二皮脸却不知那少女兰兰乃是他师叔小宝风的未婚妻子,此后二人多经风风雨雨,悲欢离合,有情人终成眷属。然天妒英才,江湖险恶,二人正值壮年之时,相继愤世而去,终不能白头偕老。后人有词赞曰:

  我怜兮,红颜自古多薄命,壮士从来易断肠!
  我惜兮,峨嵋山上少馨兰,桃花林中添忠魂!
  我悲兮,梅林煮酒无二人,从此与谁论英雄?
  我叹兮,世间真情是何物?生生死死永相随!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