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魔兽世界: 我的wow与幸福...
·魔兽世界: MM在魔兽(二)
·魔兽世界: 怎能放弃朋友...
·三国志5纯情版
·魔兽世界: 魔兽世界的经...
·魔法门系列小说-凤凰传说
·千年之江湖第一匪传奇
·Ghost任务 (一)
·邂逅(魔法门系列)
·魔兽世界: 踏上不归路!
·沼泽的传说
·三国一流杀手:关羽&...
·阳光和雨(下)
·龙族系列:凯恩与飞燕--求...
·魔兽世界: 现实与理想
·从《三国演义》看曹操
·魔兽世界: 当梦挥散时..
·魔兽世界: 60级玩家都在...
·兀突骨短暂而又传奇的三国...
·杏花,烟雨,三角洲
·魔兽世界: 恐惧法杖之鸡...
·旅法师
·魔兽世界: WOW给自己的情...
·魔兽世界: 桃子日记(二...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泥巴文学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1-02-11 00:00:00

  楔字

一场戏 一个梦

记得我曾经和一位朋友说过,在我的印象里,MUD更象一部电影,而不仅是一类rpg游戏;还曾经做过一英文小诗,题曰“It's a Dream”,虽然有夸张的意味,但是我想从某种程度上来讲,MUD确实满足了许多武侠爱好者的一个梦想,他们不仅是看,还可以学武功用武功......但MUD的有趣也许更在于这部戏不是由你一个人来完成,你只是许多角色中的一个;这个武侠世界不只是你一个立志成为大侠,你只是许多做梦者间的一个。于是为了做成主角,为了成为侠之大者,我们心甘情愿地选择沉陷泥巴......如今回首,MUD却乎是个梦,记得那时一点一点了解未知的欢乐,与别人一点一点沟通的喜悦,也许回忆永远是美好的,虽然现在不怎么玩了,也再不可能有当日玩的心情和乐趣,还是愿意如当初般写下些文字。可能许多情节和人物都已经不再真实,好在冠以戏说泥巴的名字,还希望当日的朋友多多海涵。

初相识:不是普通的笨喔

我最早一次进MUD,是96年元月。那时候我刚开始迷上BBS,因为信区信很少,那时候经常泡会议室,被人称为“会议室四大常委”之一。在会议室结识了一个偶尔提及MUD的朋友,我先前因为对游戏不感兴趣,所以那时虽然信区很少,却也不看网络泥巴的版面。这个朋友说他在打泥巴后,我在聊天累了时,就有些好奇地去看看泥巴版,那时候的信件很少,我记得有什么“我结婚了” 、“结了婚又怎样”,“我们和尚应到哪里去取僧棒”,“茅山派人好少”之类的话题,觉得好奇,但是并没有想到去玩,因为我一向对计算机游戏不感冒,实在闲得慌,也只玩些弱智的游戏,如大富豪之类。寒假开始后,BBS上的人已经由正常的十几个转成几个,我没信读没人聊的时候,第一次进了MUD。

那还是师兄帮我进的,因为我连端口号什么的都不知道,也不知道用telnet连上去。师兄给我取名echo,中文名叫“见血封喉”(更早些,是不能输入中文名字的),然后就让我自己开玩。我实在没有玩游戏的经验,在饮风客栈里面光看见人来人去,自己并不晓得用ewns之类来走动,只是好奇地看那一幕文字。这时候大侠Cliff跟我说话了(他是我们系的,跟我平时也有些交往,那时他也常泡BBS会议室),他过来给我10两黄金,叫我去换成银子和铜钱,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用chat也不利索,一个劲讲我看不见你,怎么说话之类。Cliff让我用什么convert 1 gold into 100 silver(那时候还远没有帐簿之说呢),我却不明白计算机如何能够理解这英文,而且根本不知道如何走到钱庄去......迷糊了好一会儿,觉得很难也很没意思,还向师兄请教了如何退出之后才退了出来,又进BBS找极有限的上线者聊天。

这样我和MUD的第一次照面就是这么糊里糊涂地完成,记得第二学期再进MUD的时候,同学都说“你那时候要是一直打下去,岂不是早成大侠了!”看来这做大侠也要机缘的,我做不了大侠,只好演些个柔情似水热情如火的美丽女子了!



给我一个美丽的名字吧

再进泥巴已经是96年的三月底,那时我的两个同学整天陷在泥巴里面,一个叫丑小鸭,也就是后来的西门吹雪,华中的一代大侠左冷禅,以及96年下半年风云起初的巫师之一吹雪。丑小鸭那时成天“嘎嘎”叫道:“不爱姑娘爱PUMA,不爱读书爱泥巴”。我看他们乐不思宿的样子,自然再度好奇,并在他们的帮助下了解了基本的移动命令,以及HP等。这回进的英文名叫YAG,是我自己的真名缩写,中文名唤蓝萱。许多日子以后,小虫还说蓝萱这个名字他顶喜欢的。事实上,我玩泥巴时,很在乎一个角色的姓名,尤其是女性角色的姓名是我的第一要求,然后是她们的face,总的来说,我认为自己还是为数不多的取名讲究的玩家,我所用过的角色有:蓝萱(yag),苏映雪(yag),黎紫秋(shy),唐晓芙(tess),梅若华(may),蓝芷萱(eva),司马小加(amy&meteor),江南云(wess), 纪念(memory),席曼宁(art)....挖挖挖,真是美名云集,对不?是不是看到这些名字就心动了呢? chat*grin 我用过的最难听的一个名字是牛肉汤(soap),后来给熊猫改名为冬瓜汤,不过只玩了十来分钟,呵呵。


戏说泥巴(一)



一 人 分 饰 三 角

哈哈,好象自己比王菲还利害嘛!
在这个老MUD里面,我用个三个人物,她们的资质一个赛一个的好,可是故事一个赛一个的短,但愿我还能一一记起。

苏映雪: 啼 笑 姻 缘

苏映雪是我玩的第一个比较投入的角色,虽然到那个MUD关闭,她的年龄不过十七岁,武功也实在可怜得要命,但是我导演她演出的一场泥巴里面的啼笑姻缘,我想我是很难忘记的,男主角南天(小虫饰)也是不会轻易忘记的。

众 里 遇 他 几 度

苏映雪最先学会了说话,成天在泥巴里面叫唤不听,因为玉兰油给了她巨额赞助费的许诺(天可怜见,到现在也没取到!),她就道:“玉兰油真好!小豆豆不见了!”引得多少玩家问她为什么不用“珊拉拉”;她还成天多愁善感地吟风弄月,朗诵什么“如果你年轻的时候爱上了一个人,一定要一定要温柔地对待她”,以及“记得当时年纪小,我爱撒娇你爱笑”之类的台湾言情诗歌,令众多泥人开始知晓有个叫苏映雪的小才女。

言归正传。却说苏映雪心知不能成天就这么吆喝下去,自己年纪轻轻,怎么着也有一番雌心壮志,不做个大虾,也对不起自己的名字啊。当下开始在雪亭镇乱逛,一心要找到那容貌舞技天下第一的蓝芷苹,求她收自己为徒,立志成为一个侠女艳钗,既要有不朽的名不朽的爱,还要有无敌的武功过人的智慧,让泥巴男人对自己既爱又怕且敬且怯,最好的定位就是带点风尘女子气质的大家闺秀......泥将降大人于斯女也,必先苦其筋骨,苏映雪几番逃脱疯狗和丑丐的围追堵截,仍然没能走过那卧龙岗。却又遇见了骆儿。那骆儿见她生得宛如蓝萱再世,不禁起疑,发语相询,苏小姐忙称蓝萱乃自己从小送人的双胞胎姊姊,骆儿用点催泪剂,就唏嘘泪下,令苏映雪也原谅了他没能照顾好蓝萱的过失,开始和骆儿互通音信,心里暗道:有朝一日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一不小心,就走近竹林迷路了,向骆儿求救。骆儿如何舍得浪费时间去救她,指点了一个eeessswwwnnn之类的复杂方向,就和赫本继续亲热起来了。苏映雪厚着脸皮给骆儿几个飞吻,骆儿便叫自己的师兄南天去引她出来。南天第一回和女生打交道,兴奋得不得了,尤其看见苏映雪那么懂礼貌,一见他就风情万钟的"hi"了起来,还给他温情脉脉地擦去头上的汗水,深怕自己激动地忘了东南西北,又想和苏小姐一辈子厮守在竹林里是不是也很美啊......可惜苏小姐说“我们走吧”,南天只好让苏小姐follow自己,摸出了竹林。

苏映雪第一回在泥巴里面碰到这样的老实人,当下得寸进尺让南天送自己去晚月庄,南天正愁找不着机会讨好苏映雪,当下就引她过岗,看见强盗时,吓得苏小姐只往南天怀里躲,把个南天乐得大嘴三天才勉强合上。后来又赠她些银两,才恋恋不舍地走了。

苏映雪进了晚月庄,见到蓝芷苹就跪下去磕了三个响头,蓝芷苹扶起她,暧昧地摸着苏映雪的脸蛋道:“只要你对本庄主忠心,好处是少不了的!”苏映雪直听得汗毛倒竖,后来才知道庄主因为年轻时被男人骗苦了才如此行事说话。当下在晚月庄安下身来。

这晚月庄美女如云,令苏映雪看得眼花缭乱,尤其看着那些姑娘们在院中跳什么七宝天岚舞,更是美目盼兮羽裳流兮芳心动兮,竟然就跟着手舞足蹈起来。这时有个叫蕾笛的师姐名声显赫,她告诉苏映雪庄主摸脸表示她的面值25分以上等等,苏映雪好不高兴,心道“果然我天生要是个角儿”。在庄里有结识了一大批美女,有传说中的火凤凰,香港来的关之琳,金庸强力推荐的任盈盈等。苏映雪终于开始学习一些基本武术,并为此乐得心花怒放,直到系统说“你今天太累了,什么也没学到”才想起要吃喝,却不赶瞎跑,和蕾笛要了些水和包子将就了,然后听从丑小鸭的劝告,倒在地上呼呼大睡,等待自己的精气神早些快些恢复。

苏映雪好歹学了几招,就在众姐妹的劝说下,大着胆子去杀狗卖肉,要攒点钱回来,不料绮云镇有禁狗令,满街找不到一根狗毛。苏映雪累了一天,第二日碰见一个一边捉虱子一边唠叨不停的乞丐,当下恶向胆边生,拔剑就向这个叫化子刺去,还装模作样地娇喝一声:“臭贼,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叫化子临敌不乱,一根竹棒向苏映雪头上脚下一起招呼过来,三招一过,苏映雪已经娇喘嘘嘘香汗淋漓,吓破了胆子,深怕一条小命要送在这乞丐手中。

戏说泥巴(一)

正在危急之际,有人拔刀相助,只见他舞出刀影团团,只两招就让乞丐知难而退,苏映雪喘息没定,连忙上前叩谢,睁眼细看,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没情没义的东方飘飘,当下转身就走。东方飘飘不知道她和蓝萱的关系,当下见这女子比自己的女朋友菲儿又文静又漂亮,不觉心动,就跟了上来,温言软语地讨好她,又领她到何一锋的武器店,买了一根长剑相赠,苏映雪贪慕财物,虽不大愿意,还是收下了,又厚着脸皮向他讨了二十两银子,暗道“就此扯平了!”东方飘飘不想这女孩子如此未经世事,就大胆地动手动脚起来,苏映雪回手就给他一个耳刮子,东方愣道:“为什么?”苏映雪冷笑道:“我有男朋友了,你也有女朋友,请你以后放尊重些!”然后趾高气扬地走了,把东方气个倒仰,从此收心,后来娶了那个风流泼辣敢和寒山寺和尚调情的菲儿,菲儿是在男人堆里混大的,东方只好睁只眼闭只眼,只是放心花钱就是,哪管得了别人的许多闲话。扯远了。

苏映雪无颜回晚月庄,又斗不过绮云真最弱的乞丐,只好想方设法过卧龙岗去杀狗,第二日就碰到一个名唤柳随风的人,倒也是侠义之士,带苏映雪过岗,又赠些银两,还叮嘱她可以加入游侠同盟以得到更多人的帮助。苏映雪刚入江湖时听说有个明教,教众甚多,但也和许多江湖人物结下了梁子,后来又在绮云镇亲闻了教主godboy Dancer自杀身亡的事情,尤其是教主临死前唱什么“生亦何欢,死亦何苦”的歌在她纯洁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精神创伤。因此对帮派不感兴趣,也就未予理会。

她在雪亭镇南通往水烟阁的地方杀了几回狗,武功不济,时时狼狈不堪,到处乱跑,有一回大着胆子在光天化日之下杀农夫,更是差点送了小命,不免就装大尾巴狼道“为什么我们要杀啊杀啊呢,为什么我们不要一个平静的江湖”,让人哈哈大笑。这时她又和刻意寻找她的南天相遇,正是被两个农夫追得上气不接下气,花容失色雪貌黯淡之际,就一头扑在南天怀中哭了起来。南天温言安慰,然后很酷地撕下道袍一角给她示范包扎伤口的操作,又教她如何买盾防卫自己等等,苏映雪感激零涕,不禁故技重施拿着自己的手帕给南天擦汗,妄图勾引南天,把个南天兴奋得云里雾里,却不知道hug和kiss什么的,只暗暗下了决心要待她一辈子好了!

苏映雪眼看这个暗示不成,又假意含羞唱起民歌道:“云想衣裳花想容哎,美眉想哥哥想妹不......”俩人的脸都红了起来,苏映雪想掩饰自己,非叫南天也唱支歌,南天拗不过去,只好开口唱道:“啦 ̄......”一时惊走鸟雀无数,苏映雪也不自禁地捂了耳朵,把个南天羞得无地自容。

爱上他不仅仅是我的错

这以后苏映雪和南天约好每次来往雪亭绮云二镇的护花任务就交给南天来完成,做导演的我没得办法,只好任其发展下去。这苏映雪和南天一来二去的未免就情意暗生,却一直开不得繚,一点大明星的气质都没有,实在可笑。

苏映雪不仅在男观众中名声雀起,也开始赢得一批女虾的瞩目。其中有一个人称“宁中则第二”的龙珠,一回在晚月门前的碎石小径上遇见苏映雪,情不自己就要kiss苏映雪,却不料一下误敲成kill,要不是苏映雪跑得快,大概又要拜见黑白二无常了。龙珠十分不好意思,又追到晚月庄内,给苏映雪买了什么金疮药才离去。苏映雪第一回受用如此珍贵的养颜补体之物,恨不得再让龙珠误伤两回才好。

那年轻男子倾慕宿映雪的就更难以计数,不少也只是闻其名,并没见过面,也有几个见识了她的真面目,皆知名不虚传。其中有个叫郑明的人物,温柔腼腆,见了苏映雪之后,就每日跟着她流浪,从雪亭到绮云,从淳风武馆到晚月山庄,也象护花使者般,令苏映雪好生感动。记得有一日,苏映雪学跳七宝天岚舞,郑明就在一旁看。那个最喜欢油腔滑调的小白走过来,不时无聊地戳苏映雪一下,气不过,又不知道怎么回戳他一下,假意问小白怎么学来的,小白嘻笑道:“苏姑娘亲俺一口,我就教你!”苏映雪气得满面通红珠泪欲滴,郑明挥舞拳头就向小白的脸上招呼过去,小白功夫高些,轻松躲过,苏映雪怕郑明吃亏,也用拂柳鞭对着小白乱抽一顿才解恨。正忙着,忽然就见任盈盈张慌失措地往庄里跑,道:“强盗进庄了!'苏映雪吓得面无人色,郑明临危不乱,收拾了苏映雪的东西,将她拉进庄去,然后又到门口将刚进门的强盗引出去,迅即进庄掩门,晚月诸钗这才逃脱一场劫难。还有一个小名叫小石头的,一日在当铺和典当竹剑的苏映雪相遇,当下将自己的书赠给苏映雪,又偷偷在她额头一吻,就溜走了,苏映雪打开书本一看,原来里面有一沓情书,真是感动不已,可惜后来两人再没相遇,大概是小石头自觉配不上苏映雪吧,所以远走他乡,免得触景伤情。

戏说泥巴(一)

再有一个叫康桥的人,武功不高,却自命风雅,一日听到苏映雪的新句“捕絮柳烟里,逐蝶菜花中”,就向苏映雪求婚,苏映雪没想到还有这样想白占便宜的傻冒,当下说自己已经有爱人了,让他讨了个没趣。这人后来又改演苏梦枕,要和苏映雪套近乎,苏映雪不睬他,后来这人也就绝迹江湖。到苏映雪婚后,忽然有个叫鹰眼三十一的说他就是苏梦枕什么,倒吓了苏映雪一跳,不知这人怎么取名越来越难听了。那人却不以为意,开始追求苏映雪的表妹唐晓芙,也未成功,盖因其过于小气。不过此人后来得到正果,变成飞鸟一只,本领通天,专会什么“巧取尻尾”的陋毒招数,此系后话,不提也罢。

苏映雪武功渐渐长进些,就仗胆提剑就和武馆弟子斗了起来,却总是过不了三招,就仓促败下阵来,南天在一边“加油!加油!”地喊破了嗓子也帮不上忙。苏映雪累时就让南天陪自己说话解闷儿,倒也其乐无穷。记得有一回苏映雪不知道为什么事说南天撒谎,南天并不分辨,却从天上抓来一道闪电就往自己身上劈去,差点闹出人命案来,唬得苏映雪再不敢说他什么,我暗暗觉得苏映雪已经中了南天的圈套。南天又常把自己吃光肉的鸡腿给苏映雪和武馆弟子斗法,不想果然比剑还利害些,南天就吹嘘说他在鸡腿上施了法术,把个苏映雪哄得更加崇拜他了。

苏映雪在武馆还见识了一大批大虾,比如小日子过得快快活活的飞飞飞和熊猫夫妻俩直让苏映雪羡煞,她还曾经向来去无踪的南宫灵蛛要过钱,那女子却要她自力更生,气得苏映雪差点破口大骂;有个叫戒的,后来改名悟,却不做和尚;开心客也在,尽吹嘘他看见西门吹雪吹的是自己伤口上的血,而且据说爱财如命;另外有一个叫中原一点红的,都大龄青年了,婚姻问题却没解决,苏映雪暗暗好奇,后来就......嘿嘿,容后面再说。

渐渐地蓝芷苹已经有意让她去茶庄会会那些茶工了。就在这时候,另外一个人闯进了苏映雪年轻的心中。这人名唤星星,是江湖大名鼎鼎的人物daodao的至交好友,而且乐于助人,自然武功也比较出色。星星和苏映雪首次相遇是在武馆门外,当时星星眼睛一亮,只觉得苏映雪国色天姿妩媚动人,更兼听说她还作过“春梦长长情郁郁”之类的婉约词句,就主动上前拜会;苏映雪也曾听说星星之名,如今居然有大侠走近自己,又惊又喜,当下两人话语投机,星星自告奋勇将等待南天的苏映雪送回晚月庄,又送她些银两财物,端的是个大男人风范,苏映雪一时就有倾心之感。想起南天,心头又矛盾起来,又兼多日不见南天,心道:我去找他看看,找不到就休怪我无情了!

真是冤家路窄,她踏上茅山就遇见了骆儿,虽然久无联系,还是上前拜会,然后说明来意。骆儿那时刚刚失恋,他的女友赫本不知道为何弃他而去,又听得不过比自己大几个月的师兄南天吹嘘如何和苏映雪心心相印......当时眼见苏映雪出落得亭亭玉立楚楚动人,心道原来这姑娘该是我的,却让南天这傻冒捡了便宜,心念一动,就冷笑道:“苏小姐还不知道么?家师听说南天在外面和一个晚月女子勾勾搭搭,十分气恼,如今罚他山中思过,恐怕一年二载是不会再去江湖闯荡的,再者,纵使师傅开恩让他出去,他也不敢再近晚月庄半步得了!”苏映雪装做一阵晕眩,眼中含泪无辜地望着冷笑的骆儿道:“这是真的么?”骆儿道:“我还会对苏小姐撒谎不成?”然后转身进门。苏映雪又悲又喜走下茅山,

苏映雪前思后想,觉得时机成熟,当下含羞道:“星星,你愿意娶我么?”星星大惊,半天道:“你是个很好的女孩子,需要人成天呵护着,只怕我将来行走江湖,有喜欢干些助人的事情,难得常在你身边,做不了一个合格的丈夫。”苏映雪道:“只要三天两头的写封信回来,我们又何必成天厮守?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我还是懂的;嫁个男人,不就希望他在江湖上扬名立万的,自己脸上也添些光彩,我又怎会阻挡你行走江湖帮助他人?!”星星大喜,没想到苏映雪如此多情善感,却又知书达礼,当下替苏映雪购置一套新衣,两人去红娘庄登记结婚,一时江湖人物纷纷前来贺喜。可怜南天在山中苦练功夫,对这一切并不知晓。

星星和苏映雪婚后倒也美满愉快,苏映雪心情也渐渐好转起来,把那南天也就渐渐淡忘了。星星行走江湖,却时时记挂苏映雪,飞鸽传书不断,也常常稍些银两名茶优缎回来。有一回,他怕苏映雪记挂,让好友daodao给苏映雪送点银两去,那daodao却是顶调皮的,化妆成星星的样子就到晚月庄来找苏映雪,见面就拥住深深一吻,苏映雪一个耳光扇过去,道:“怎么这么不尊重起来?是谁教坏的?”daodao平生未被人打过,这回被一个小女子扇了耳光,当下将金银交给苏映雪,道:“我是星星的朋友,吻你一下又有何妨?这么泼辣......”恨恨地走了。后来两人也有些tell reply的来往,最记得一回daodao说什么consider yag,苏映雪只知道consider有体贴人的意思,不禁心花怒放,以为他爱上自己了,觉得这婚外恋好刺激.后来自己拍马屁似的对蓝芷苹consider了一把,蓝芷苹差点儿废了苏映雪的武功,苏映雪才知道那daodao是在考虑杀死自己的可能性,从此再不敢睬他.

戏说泥巴(一)

  星星听说连忙向daodao道歉,又回来看望爱妻,苏映雪哭哭啼啼,又作势踢他几脚,方才解恨,星星也是第一回被人如此招呼,却不气不恼,尽哄苏映雪开心。苏映雪只道他为人厚道,终是破涕为笑,两人这才温存一番。第二日,星星又上路,苏映雪忽然觉得他的眼神有些特别,却又不便问他。回去就不免猜测起来,知道蓝芷苹让她去茶庄收拾收拾茶客才打起精神去了。

情 归 南 天

  在郑百万家附近,苏映雪遇见了小叶子,这女子上来就问苏映雪是不是星星的老婆,苏映雪得知自己名声如此之大,不免得意,道"正是".小叶子却潸然泪下,吓了苏映雪一跳,连忙问"美眉怎么了?"小叶子便道自己本是东洋女郎,孤身到中国旅游,偶然结识星星,两人结拜兄妹,转而就发生了异国恋情,如今却...骇得苏映雪面无泥色,生怕人家说自己破坏跨国婚姻,欺负日本女子,当下就考虑转让老公星星了。

  说也凑巧,那个南天就在这时重现江湖,自然一出来就屁颠屁颠地来找苏映雪,还一如往日地表演"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的内心独白.苏映雪见了他面,心中含愧,又有星星和小叶子的嵚情,便先声夺人,哭个不停,直哭湿了南天的两肩道袍,也说不出个理由来.南天以为她又和黑白无常打过交道,只是温言安慰,道"有什么事情告诉我好了,是谁让你见无常的,我去替你报仇..."苏映雪觉得眼泪已经快跟不上表演需要了,就悲悲啼啼道:"南哥哥啊,我嫁人了耶!"这南天当下就呆了过去,一声不发就走了,然后万念俱灰地叹气,吓得苏映雪真怕他要上吊自杀或者投河什么的。南天伤心欲绝,已经开始写自己的失恋故事,并准备从此自绝江湖当作家去了( 据说言情作家都是被失恋培养出来的,南天深信不疑).苏映雪自觉罪孽,连忙告诉南天道"我还是喜欢你的,你呢?"南天不期有这种女人,颤抖着道:"你还愿意和我结婚么?我不在乎你是个有夫之妇耶!"苏映雪不知道他要如何,只觉得好新奇好刺激,立马道:"我愿意我愿意!"

  南天到底有些本事,当下领苏映雪到加工厂去打工,可怜苏映雪入道以来,从来是用百家银吃百家鸡腿喝百家红酒,如今第一回知道还有这么个人剥削人的地方,又不好立刻反口,只好死活不顾地加工小麦,南天禁止她吃喝,苏映雪渐渐失去知觉,然后眼前一黑,昏倒在地,只道自己又要见黑白无常,暗骂南天原是和东方飘一路货色--且慢,怎么又醒过来了,当下替她理衣整妆,笑道"辛苦浑家了!"苏映雪往怀中一看,已经没了自己和星星的婚卡,知道发生了什么,当下也无话说,只道"如今我就等你抬着大轿来娶我了!"

  南天又忙活了半天,才赶到晚月庄,把那等得心急肉跳的苏映雪领到红娘处梅开二度,因是二婚,自然草率些,倒是南天的一帮朋友又祝贺一番.此后苏映雪和南天过上了美满生活,南天常常为老婆传功,苏映雪武功也日渐长进.这时候泥巴世界实在是太美好啦。


泥巴文学

红 颜 薄 命

红颜薄命这词让我联想到一点古典的凄美,而我的蓝萱就是这样一面红颜。

初进泥巴,正在蹒跚学步举目四望之际,就有一个叫幕风的走过来,看见蓝萱就大叫他爱上了蓝萱,弄得蓝萱又惊又羞又喜,只是不知道怎么表达。我连忙向丑小鸦说一进来就被人爱上了,丑小鸭说那是假的,"semote"啦,我似懂非懂,心想这幕风应该是真心实意罢。那幕风见蓝萱不解风情的样子,就开始kiss,hug等等动作,蓝萱更加手足无措,又不愿就此走开,我呢,就心里乐个不停。幕风自作多情了一阵子,开始怀疑这蓝萱是头猪,我惊讶得立马要走,却偏偏找不到路。幕风犹不罢休,居然举起手枪来给了蓝萱一颗花生,蓝萱心道:躲不过去了...我已经死了..幕风终于狞笑着离去。我又问丑小鸭死了怎么办,丑小鸭不耐烦地说这也是假的,于是蓝萱就象忽然发现自己要洗的衣服里有意料之外的一百大钞般兴高采烈起来。

在泥巴里逛了几步,开始明白如何用semote,知道要拜师傅,于是缠着丑小鸭带自己拜师,丑小鸭当时在天邪门下,带蓝萱到淳风武馆和水烟阁拜师,却全被拒绝,丑小鸭不近女色,晚月庄在哪里也不知道,便让蓝萱独自流浪。蓝萱流浪途中,罕见人影,一日忽然遇到了一个年轻的道士,名唤骆儿,看他清眉秀目,还能打狗欺丐,比自己是强多了,于是倒头就要拜他为师(其实大概是想嫁人了)。骆儿先是一愣,脸上微红,就大着胆子扶起眼前这个小美人儿(十四岁的女孩子光那天真模样就够动人了),道:以后我有狗肉吃,你就有狗肉汤喝......蓝萱心满意足,这骆儿武功极低,经验不过一百,收了徒弟,深怕要传授武功露出破绽,和蓝萱温存一番,嫌其太过傻嫩,拔脚走了。

蓝萱好在知道了飞鸽传书,在流浪途中就不时给师傅捎个信儿,自然在她被狗咬伤乞丐欺负时,她师傅也传信安慰一番。蓝萱没钱吃喝,瘦得更加楚楚动人之际就遇见了她心中的大虾东方飘飘,这东方飘飘见她颇有姿色,就要求她嫁到东方家做媳妇,蓝萱在泥潭已经生死几度,感激零涕,就屁颠屁颠跟着东方飘飘到煤婆处把自己嫁了,可怜什么玫瑰花,什么罗绮绸缎,什么婚礼大宴都没见识过,就饿着肚子做了新娘。

这东方倒有心成大侠,婚后温存一番,就留心察看老婆的资质,发现她是一门不门,连最简单的躲闪功夫也才一级,再看潜能,早已经是零度,心下连连叫苦,自己的夫妻同显计划看来要泡汤。好在这蓝萱似乎对自己言听计从,当下道:“小娘子怎么还手无缚鸡之力呢?”蓝萱忙道自己的师傅忙于云游天下,自己欲修无径。东方叹气,道:“你现在潜能已经用光,无法学武......”蓝萱慌道:“这可如何是好?”东方假意愁眉,然后扑腿道:“有了,你去suicide -f,再投胎泥巴,自然有100潜能......”蓝萱又是激动又是害怕,只道:“郎君等我么?”“这个自然,我们一日夫妻一世夫妻!”蓝萱泪下如雨,然后用东方的刀向脖间一抹,犹道“飘郎等我”,然后香魂回归DOS......

就这样蓝萱结束了生命,并得知东方此举实为无情,当下另进一角,名唤苏映雪(yag),进去就听到东方叫唤什么“让那傻老婆自杀了,婚卡还在怎么办?怎么就忘了先打离婚呢?!”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