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山河峥嵘(下)
·魔兽世界: Mirror想回家
·本章续《小妖II第二章》
·魔兽世界: 那道潜伏在黑...
·我与zealot大哥不得不说的...
·走吧?走吧!
·双子座历险记
·《曹操与蔡文姬》即将在全...
·游戏人物
·魔兽世界: 魔兽世界里没...
·笑傲江湖电视剧BUG大搜索...
·趣谈英雄无敌 
·灌高相关:就这样被你感动...
·暗黑足球赛
·最后的日记 
·魔兽世界: 另一个江湖
·魔兽世界: 肉盾给大家的...
·游侠的历程
·星云传奇(上)
·武林十大毒招--改
·三国V之绝恋
·魔兽世界: 牧师刚健号
·魔兽世界: 我在艾泽拉斯...
·醉舞狂砂——五星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山河峥嵘(上)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1-01-27 00:00:00

  第一章 初阵

  作为殿军,其实在大多数情况下是全军中最安全的部队,常常是在战场的后边,而且也往往是还没来得及投入战场战斗就已经结束了所以也有不少因此而放松了警惕而被敌人击溃的例子。
  但这次出军看来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一方面是因为战场还远在上野,离康信他们的进军路线还远,而且他们的目的也不是直接投入战斗,只是奉命支援和补给骏府的将军行辕而已。还有一点就是:这次统帅和率领本阵的人是康信的叔父:榊原修理大夫康盛,他率领了主力一万人和先锋部队的两千人先康信而出发,如果有什么麻烦,他们都可以先就处理了吧,康信带领的一千人的殿军和军资队的大多数人都是这么想的吧。

  “看来‘将门不过三代’这句老话还真是灵验啊!”
  榊原康信一摇一晃地骑在马上,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对着自己的亲信家臣,也是从小一起玩大的好友武藤幸直说到。
  “哈,少主是说那位逃跑将军吗?”
  “嘿,不要公开这么说哦!”康信微笑着,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不过,那位神君阁下的将军儿子就不是个人物,三万军马都会被玩得团团转,哈哈!说来都好笑。”
  “那是因为先公安房守大人和从五位下左卫门佐大人是全日本的将才啊!”幸直微微笑到,他也明白他和康信其实都是为自己家的先人而感到自豪的,更何况康信祖母的实际上就是真田从五位下左卫门佐幸村的女儿。——这个秘密说来话长,但自从原来的武田家的后裔——真田小次郎被送到榊原家做养子,改名榊原康信,现在甚至可能继承榊原家后,真田家就把这个秘密永远地保守在黑暗中。
  “嘿嘿”康信不自然地笑了几声,“左兵卫!”
  “对不起,少主”幸直察觉了自己的失态,连忙转移话题,“为什么将军会千里迢迢地从越后高田令我们入勤,听说不还只是我们,还有许多各地的大名也被命令分兵入勤,这样不是减弱了各地镇守力量了吗?”
  “大概有人对将军建议了的吧。“康信也不能理解这道莫名其妙的命令,也只能作出自己认为是最有可能得推测,“也许是有人对将军说,让各地的大名的一部分兵力到自己的掌握下,一方面可以限制各地可能怀有二心的大名的实力,使得想有所动作的大名会心怀忌惮;另一方面也可以保卫将军……等等”
  “可能他们还认为可以积蓄起一支大部队来统一对叛贼们作战吧。”幸直也发表这自己的看法。
  “唔,这种想法的确也不错,如果有一支训练有素,指挥统一的大部队,那是足可以成为无论平定还是取得天下的资本的;但如果就这样匆匆把各地的军队聚集起来的话……嘿嘿!”康信苦笑了一下,虽没有说下去,但幸直完全理解他的言下之意,那样的军队再庞大也只是外强中干而已。

  “吁!!”一声长长地马嘶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什么人!!”几名士兵不等康信他们说什么就已经迎上去拦住了来者。其实远远的大家早就看见了急驰而来的士兵背上的迎风猎猎抖动的靠旗是土黄色的榊原源氏车。虽然明知是自己人,亲卫的士兵还是出于职责,大声向来人喝道。
  “少主殿下!”来人一身标准的榊原家暗红色的士兵服装,明显只是个传令兵而已。下马后,来人立刻来到康信的马前,单腿跪了下去,“康盛公有令:‘今天的行军就到此为止,士兵们可以休息了,明天再赶路!’以上!”
  “是吗!”康信点点头,一本正经地回答道“明白了,你去回复修理大夫阁下,就说殿军榊原小次郎康信遵命。”
  来人又匆匆地上马,向本部的方向急驶而去。康信看着四周的地形:“这是什么地方?”
  身边一时没有人回答,幸直看来也一时搞不清楚,康信便回头向较远处的几名骑马的部将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几名部将面面相觑,紧张地四处打量着,康信心中暗叹一声,看来他们也不知道。
  “禀告少主!”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突然在康信他们身后不远处响起,几人回过头去,一名足轻模样的士兵正在他们不远处,听到了康信的问话。
  “无礼!!谁让你插…………”
  “本贺君!!”康信喝住了一名想对那名士兵动粗的部将,随即鼓励般地示意那名士兵继续,“说下去!”
  “这地方叫做‘条场’,翻过那几座的山,前面不远就应该是式部大辅(榊原康政)先公的旧封馆林城的地界了。如果要扎营的话,那座山头比较合适。”
  “你叫什么名字?”
  “高野藤兵卫。”
  “藤兵卫,藤兵卫,哦……”康信口中喃喃说到,向他所建议的的地方望去。“那儿叫什么?”
  “罗生门!”与这阵子大家走过的山来说来,那儿与其叫山头,还不如叫土坡更切合实际一点。
  但是引起康信注意的,却是罗生门附近附近的地形,很难得的,在周围的山地中,出现了一块不算很大的小平原,还有一条从远方山中小河,不过对于他们这支一千人的部队来说,应该还可以算开阔地。康信注意到,在罗生门的附近基本上都是开阔地,而平原中间的那条小河是从后面的大山中流出的,很可能是条急流!
  “这样的话,再稍加布置的话,敌人要突击就不太容易了。”康信暗暗想到。

  “传令兵”
  “是!”
  “传令全军,今天就在那儿扎营吧!”康信用马鞭指着罗生门对传令兵说到。
  “是!”
  身后的士兵们声音大了起来,人人脸上都表现出一股终于可以休息了的松弛劲,这也难怪,走了快一天,无论是谁也受不了的。

  “看来大家都累了呢。”康信对幸直说了一句,随即提高声音对大家说到:“今天大家都累了吧,辛苦各位了,明天大家还要赶路,今天大家就好好在前面那儿休息吧。”
  “哦!!……”
  “左兵卫,你去准备布置一下本阵吧!”康信仍谨慎地按自己的想法,让幸直去布置扎营。
  “藤兵卫!”
  “是!”
  “你以前来过这里?”
  “是,以前我曾专门游历过各国。”
  “专门游历?那你的理想是什么?”
  康信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让周围听见他说话的人都大吃一惊,但高野却似早有准备似得不慌不忙地答到:“就算不能平定天下,结束战乱,也要做一名轰轰烈烈武名流传得武将啊!”
  “蛮有信心的嘛!那你会些什么呢?骑术好吗?”
  “不太好!”
  “枪术呢?”
  “也不行!”
  “铁炮?”
  “不会!”
  “哈哈!!你还回答得真干脆!!那你说你凭什么来做个一天下闻名武将?”周围的人也禁不住被高野的大言不惭斗得哈哈哈大笑起来,但高野仍是一本正经地用他那沙哑的嗓子回答到:
  “凭我的头脑和谦虚向别人学习的心。”

  “哈哈哈哈!”康信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来,周围的人也随声附和般地纷纷笑了起来。
  “不过如果要成为天下闻名的武将的话,你的名字可不能这么难听啊。恩,就叫昌弘,高野昌弘吧!好,从今天起,你就来我的赤母衣众队吧,让我亲眼看看你怎样成为天下闻名的武将吧!哈哈哈哈哈哈”
  康信扬长而去,而藤兵卫也在一楞后反应过来,紧紧跟了上去,抛下了众多在那儿发愣的人。

  虽说是一军之将,但在行军期间也不会有什么特殊的待遇,如果一定要说将领们与一般的士兵有点什么区别,恐怕就只在于供给康信他们食用的的晚餐中的腌鱼是一人一条,士兵是两人一条吧。匆匆吃过了饭,康信就把手下的部将通通找来,昌弘则第一次作为近侍出现在康信的身边。
  “这么晚把大家找来还是因为想和大家商量一下晚上布防的事。虽然走了这么久都没有见到敌人,但必要的。”
  “是!”虽然有很多人不以为然,但目前的状态是,这个他们觉得很无聊的命令是他们的统帅,榊原家的少主提出来的,而且从正理上说无懈可击,尽管觉得没必要,还是只好满口答应下来。
  “那么,目前的布置是(春上)正彦,你是帅300人沿河防御;(御子堂)信重,你现在的位置在正彦右后方,150人;(武藤)幸直,你在正彦的左后方,也是150人,剩下400人就是我本阵,就在山上。按斜面布置。目前看来,如果有敌人要来进攻的话,我想应该是从正彦的防区。因为这是可以控制来去的道路的地方,从道路上来的话首先就是面临就是正彦的阵地,所以正彦你要提高警惕。”
  “是!”
  “另外,我把火枪队也派给你,你要沿河布置拒马!”
  “是”
  “幸直,你是骑兵队,我另外派一些长枪兵给你掩护你的侧翼。”
  “是!”
  “信重,你的任务就是右方防守,那儿很开阔,如果有敌人也可能进攻你的阵地,要提高警惕。”
  “夜里如果有敌人的话,大家最重要的就是不要乱,不管什么情况都要镇定,首先要挡住敌人的进攻才可以。”
  “是!”
  “好,以上!”

  夜幕终于来临了。
  不轮值的士兵们都三三两两地回到了自己的营帐,看来似乎今天仍然会是一个平静的夜,但是意外恰恰就是最爱在这种安宁的气氛中来临。

  深夜,除了草间虫子的叫声和河水的哗哗声,一切都安静了下来,白日军马的喧嚣也无影无踪了。几个警戒的士兵守在一堆火边,在一片寂静中无聊地等待着天明。
  “什么声音?”一名士兵突然问着他的同伴,“你们听,好象有很奇怪的声音。”
  “是风吧?”一名同伴大大咧咧地说道。
  “是河水吧?”
  “不对!你们听……”
  黑暗之中,无数细微的声音传来,士兵都屏住了呼吸,不安地四周探望着。风和水的声音外似乎还有什么很密集很急促的声音。
  “好象是有什么…………”
  “唰————”一声尖利的破空声结束了那名士兵的话,还没来得及等其他人反应过来,又是几声响过,几名警戒兵全都踉踉跄跄地倒在了血泊中,他们甚至都没看见是什么夺走了他们得性命。但在他们死亡之前他们唯一知道就是用最后一丝力气大叫:“敌袭!!!”

  “敌袭!!!”
  对于受到敌袭,其实康信也觉得很意外,两三步就从帐篷里冲了出来,只觉得四周都是乱蓬蓬,无数人在穿来穿去。
  “来人啊!!”康信大声叫了几下。
  “少主殿下!!”
  “啊,你就是那个高野……昌弘!敌袭?”
  “是!少主殿下!”
  康信深深吸了一口气。
  “镇静,镇静!”母亲的话似乎又响在了耳边,“成为大将首先要自己镇静。”
  镇静吗?康信默默在心中念道。站出来大声喊道:“镇定!!弓箭队,火枪队,布阵射击!”
  “射击?”
  “射击?向哪儿?”
  “向外面向外面,不要让敌人冲了进来!”昌弘也向士兵喊道,并一边跑一边大声叫到,“跟上来!”
  许多正如没头苍蝇乱跑的士兵在一片混乱中听道,看到昌弘之后,不由自主地跟着昌弘跑到了拒马边做好了迎击的准备。
  黑暗中根本就看不到敌人样子,更不要说敌人的旗帜和方位了,隐隐绰绰中只看见无数的人影在黝黑的夜色的掩护下向康信他们的营寨冲来过来。当先的部队移动之迅速,显然是骑兵队。
  看到人影渐渐靠近清晰,但就在突然之间最前面的几人惨叫了一声,连人带马摔了下来。被正彦部队埋下的的拒马和栅栏所阻止,黑暗不仅仅是掩护了他们,也掩护了康信他们。敌人显然没有想到康信他们会做这么充分的准备。也没有做任何侦察就一口冲了过来。
  “就是现在!”看到敌人前锋一阵混乱,昌弘大声发令道,“射击!”
  士兵在忙乱中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昌弘只是一个小小的足轻而已,纷纷向拒马外开枪,射箭,阻止敌人的靠近。这时也谈不上了什么准头了,只是凭密集的枪箭向敌人方向射去而已。尽管如此,还是给敌人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也使康信方的士兵渐渐从混乱中回复了过来。
  “少主!”
  “少主殿下!”
  信重、幸直他们似乎也明白了所发生的事,此刻匆匆赶到了康信身边。看到康信没事,都不禁松了口气。
  “还好!”康信也顾不上其他的“你们的情况怎样?”
  “禀报少主。敌人是从康盛修理大夫大人那个方向攻过来的!目前主要进攻春上的阵地。”
  “啊!”幸直不禁倒吸了口冷气,榊原修理大夫康盛是眼下榊原家家主榊原康之的弟弟,一直对出身于真田家的,身份是榊原家养子,但却是榊原家的继承人的康信不满。其实也很容易想象,如果让一个其实并没有榊原家血脉的人来继承榊原家,而流着榊原家血的自己却无缘的话,任谁也不会高兴的吧。幸直很自然地就联想到“难道会是康盛派人来袭击少主吗?”
  幸直偷偷望了一眼康信,康信没有作出什么特别的反应。
  “正彦呢?”
  “正在组织防御,所以没法子过来。请少主赎罪!”回答的大概是春上的手下。
  “唔,他做的很好。目前形势怎样?”
  “禀报少主,目前敌人还没有能够靠近,但是敌人来势很猛,攻势一直在持续。”
  康信注视着战线,急速地考虑着目前的状态。
  “如果是我来偷袭的话,我会怎么办?只是从敌人正面攻进去吗?哎呀!不对!!!”
  仔细地观察了局势后康信问道:“信重,你觉得现在的敌人大概能有多少?”
  信重皱起眉头考虑了一下:“大概会有600-800人吧,因为是在夜里,所以看起来很多,但实际上会少点。”
  “幸直!”
  “在!”
  “你立即带200人到我们的后面布阵防守!“
  “可是,左翼的话…………”
  “交给你的副将,你立刻就去!”
  “是!”看到康信交给他的是他本阵作为近卫队的赤母衣众,幸直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没有再多问就匆匆向后方进发。
  “少主?”信重有点不解地问道。
  “现在没时间解释了!”康信没有立刻解释原委。又密切注视着战场起来。虽然敌人猛烈的进攻受到了康信他们顽强的抵抗,令他们一筹莫展,但随着时间的流失,敌人的攻势也调整了,不断地冲击着春上的阵地,事先布下的拒马和鹿角也被敌人用长枪挑去。形势渐渐似乎更加不利,敌人渐渐地逼近,很快要冲进春上的阵地。
  “牵马来!”康信一下站了起来,大声传令到。“骑兵队跟上!”
  “少主殿下!”
  康信没有答话,上马就一口气向幸直的阵地奔去,负责指挥的是幸直的部将。
  “少主殿下!”
  “全体听好了!我们被人偷袭,如果大家要想活命,就得好好听我指挥,把敌人打败!现在所有的骑兵偷偷绕到敌人侧面,一口气冲垮他们,大家听明白了,就不要发出声音,也不准点火把,立刻出发。”
  “传令兵!”
  “是!”
  “你去向其他人传令:‘让春上再坚持一下;转告武藤,倍加小心,如果敌人来攻,一定要守住!叫春上和御子堂看见起火就立刻出击!!“
  “遵命!”
  “全体骑兵出发!谁要发出声音,我杀了谁!”
  “是”

  乘着黑夜,康信率领着骑兵从自己阵地的左后方出发,仅仅只有300人而已,但康信心中却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象燃烧着一团火焰一般。先是从左方连人带马地趟过那条小河,在水流声和黑夜的掩护下向敌人的侧后方移动。然后又再次渡过了小河。
  “我们没退路了!”不远处就是敌人的侧翼,看着已经有敌人在大呼小叫地相互提醒着,康信大声地对手下说到,“要么打垮他们,要么大家一起死在这里!”他“唰”地拔出自己的刀:“全体分三队,每队只管给我冲过去绕回来再冲,每队出发100步后第二队出发!第一队,就是现在!上!”
  “杀!!”随着一阵惊人的嘶杀声,康信军从敌人侧后了冲了过来。的确很出乎敌人的意料,偷袭部队被人从侧翼袭击,说来真的是有些滑稽。被康信军第一队突然一冲,人群顿时如同潮水般分开来。有几个动作稍慢的敌士兵,连惨叫都来不急发出就冲上来的康信军一刀劈死,等敌人反应过来,陆续聚集过来准备反攻的时候,第二队又已从背后杀到,顿时阵脚大乱。
  当康信亲自率领第三队杀到的时候,敌人已经是没有阵形可言了。但康信知道,那很可能只是因为事出突然,敌人一时混乱而已,要击溃敌人还不大可能。
  “除非前后夹击!”康信暗自盘算到。时机上差不多很合适了,“点火,给我烧!”
  按康信的计划,敌人在偷袭正面久攻不下,必然会产生急燥情绪,很可能执着于进攻而放松对自己的防守的警惕。而且老话说的好:“一而鼓,再而衰,三而竭。”当然要趁对方士气下落的时候进攻,而且最好是前后夹击!现在就只等信重他们夹攻了。
  雄雄的火在敌人的阵地上燃烧着,春上,御子堂他们完全能看到这个信号吧。康信一边想着,一边带领着跟在身边的二十来个人在敌人的阵中冲杀着。带着焦急的心情,在心中不断催促春上,御子堂两军来援。
  时间随然过得不长,但在康信心中却觉得象过了很久,但终于敌人前面也开始喧嚣了起来。
  “敌人动摇了!”看到敌人的态势,康信毫不犹豫地作出了判断,肯定是春上和御子堂反攻了!
  “援军来了!敌人开始溃逃了!”康信大声喊着,鼓舞着自己部队的士气。在敌人中奋战的部下们也都为之精神一振。对敌人的攻击也更加猛烈。
  在康信军猛烈的打击下,敌人整个地乱套了,在听见康信军士气大振地传诵着他们失败的消息,士兵们丧失了信心,纷纷开始逃亡了。
  “不许逃啊!”在黑暗中,康信看到一个大概是敌人领军将领似的骑马的人物在拼命阻止着己方军势的崩溃,甚至砍死了几个己方溃败的士兵。一提马缰便冲了上去。
  “受死吧!”
  “你是谁,来将通…………”
  不等那人说完,康信就狠狠地用枪杆一枪扫去在了他的脸上,把那人从马上给打了下来。那人并没有戴护面,枪刃正扫中了他的脸,滚落马下后就没动静了。康信也跟着跳下了马,抽出太刀反手用尽全身的力气向那人的头部戳下。
  “呲”地一声,一股浓腻的鲜血标到了康信的身上,敌人的血的腥味直逼他的脑门。那时,他突然领悟到这是他第一次杀人,感觉却这样地不真实,好象在做梦一般。
  此刻不是发愣的时候,康信迅速地反应过来,当他注意力回到身边的时候,几名己方的士兵也紧跟了上来。
  “敌将被我讨死了!”康信大声宣布道,既是对敌人,也像在对自己说着一般怒吼着。
  “万岁!!”

  “少主殿下!”匆匆赶上来的是正彦。在康信的前后夹击下,敌人已经崩溃。春上部也乘机压了出来。
  “啊!正彦,辛苦你了!”
  “少主殿下!请快回去,敌人另一部分从我军背后偷袭而来,武藤殿正在拼死抵抗!”春上顾不上寒暄,急急地向康信禀告军情。
  “果然不出我的意料,正面偷袭久攻不下的话就会从另一个方向来的。春上,你带领你的人马去堵住他们的来路,我去支援武藤。现在他们应该知道前队失败的消息,军心不稳,有可能退却,而你就在他们撤退的路上袭击,明白了吗?”
  “是!”

  武藤所帅的是康信的部精锐的赤母衣众,又是居高临下,抵抗得十分顽强,等康信杀到的时候,敌人并没能推进多少。正如康信所料,听到前队溃败的消息,后队也是无心恋战,被康信一冲就匆匆退去,而又被春上和御子堂部一阵痛击,整个部队也象前队一样彻底崩溃了。
  战事尚未完全结束,但大局已定,康信匆匆把手下的将领都召集过来。
  “有谁知道敌人来自何方吗。是什么人吗?”
  沉默……
  “有谁知道吗?”
  “禀报少主,好象是修理大夫的部下……”
  ………………
  “禀报少主!高野捕获了敌人后队将领,在外求见。”
  “哦??叫他进来。”

  “少主殿下!”
  “哦!是高野!你辛苦了!”
  “少主殿下,高野知道这次敌袭的原因了!”
  “快说!”
  “高野在捕获的敌人将领口中得知,这次敌袭是前锋兵变。修理大夫治兵不慎,前锋柴田正家为叛军收买,因此发动反叛,同时突袭修理大人的本阵和少主殿下。”
  “啊!!那本阵呢?”
  “听说已被攻破!”

  “本阵已被攻破?”众将不由的都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的确,一万大军的本阵被击破就已经够令大家感到震惊的了,况且这差不多就是榊原家全部兵力的三分之一。虽然在一些人心中由于听说不是康盛派兵袭击而松了口气。然而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更牵动大家的心,那就是:现在,这只小部队应该怎么办??继续进军吗?还是就此退回越后?仔细想起来好象都不是很现实的方案。前进的话本阵都被击破了,目前以他们这点兵力好象无法对抗。退回去的话,也恐怕没回到高田就被形形色色的敌人吃掉了。
  军议中出现了令人窒息的沉默。

  “唔!大家都没声了!是害怕吗?”在安静中,康信突然大声说到。
  “没……没有!”希希落落地回答声,明显地中气不足。
  “信心不足呢!哈哈哈哈!”
  康信豪气十足的笑声多少让部将们打起了点精神来。
  “大家都知道,现在我们的境况很危险!但是我们决不能逃,否则不等我们回到高田,路上就会被人吃掉的,甚至是那些农民!难道你们想死在他们手中吗?”
  “不!”
  “现在没有退路了,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活,就是前进打败柴田!虽然很危险,但这是我们唯一的活路!”
  “是!”
  “现在柴田军刚打败康盛公,一定会放松警惕,我们立刻冒充偷袭我们分队急行军去击败他们!”
  “可是,敌人比我们多好多……”有人嘟哝了一句。
  “但是那只是表面现象,真正的敌人只有两千人,而本阵的人只是被他们控制住了,未必甘心的!”

  “现在我们出发,抢在那些败兵前进攻,如果有谁不想去,现在就提出来!”康信决断似地下达了命令。
  “是!”这种情况下,当然没人敢说个不字。

  正如康信预料,当他们沿途将所有遇见的敌败兵杀死,一路急行军赶向本阵,并冒充得胜归来的敌人时,柴田军根本没有警觉。还很松了一口气似地把他们放了进来。
  高野昌弘假冒汇报传令兵询问柴田在哪儿,当得知已经他太过于疲倦而睡下时,不由得在心中暗暗感谢天助我也。

  “杀!!!”随着一声惊天动地得呐喊声,康信他们如潮水般涌入了本阵。此时,远处的天边映满了朝霞,一如鲜血。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