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山河峥嵘(上)
·三国:乱世儿女传说(关羽...
·魔兽世界: “走”上国王...
·圣战雄狮
·魔兽世界: 亡灵的爱
·魔兽世界: 我和魔兽抢宝...
·魔兽世界: 断章――纸纸...
·浪子泪(侠客行系列)
·太阁之路:戏谈大坂战役之...
·《古镜奇谭》之《倾国怨伶...
·魔兽世界: 都是魔兽惹的...
·金庸群侠广告篇
·从仁义之主到乱世枭雄——...
·暗黑英雄传奇
·我是妖女
·魔兽世界: 骑士砍人与被...
·魔兽世界: 写在从零开始
·赛多拉斯的叹息
·魔兽世界: 魔兽中应该认...
·爱像一阵风,吹完它就走
·中国队之帝国时代版
·魔兽世界: 魔兽生活之懵...
·魔兽世界: WOW里有一个隐...
·魔兽世界: 别把自己太当...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山河峥嵘(下)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1-01-27 00:00:00

 
第二章 狐狸

  当康信军抵达馆林城得时候,全部军队已经损失了近一半了。虽然康信的计划完全成功,叛乱的柴田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突然袭击会被一个他素来认为是纨绔子弟的后辈打败,而且还乘机反过来袭击他。当康信再次见到他的面时,那已是手下的兵士将他被砍下来的头作为功勋献给他。他清楚地看见柴田那双没有合上的死鱼眼中充满的恐惧、震惊、愤懑和不服气。在那一瞬间他竟突然联想到如果在这次事变中丧生的是自己,那时自己的眼中会是什么样的眼神呢?
  事变实际上在那天中午就结束。康信对士兵没有怎样,只是将二十九名倡乱和附和的人一起公开处死。他特地让康盛的亲兵来处刑。果然正如他料想得一样,他赢得了康盛部的忠诚。柴田部和其他一些在事变中被打散得部队被重新混编,大多数并入了康信得嫡系部队,虽然兵力锐减,但是通过一系列微妙而迅速的调整,康信不仅在名义上,而且在实际上也完全地控制了这支军队。
  但让康信放心不下的,还是这支军队的士气,还有前途。

  “我们需要补给和休整啊!”在那天晚上的军议会上康信这么说到。
  诸将都默不作声,眼前的形势很明白,这是大家的共识。
  “不知道原来修理大夫大人是怎么计划的?”
  高野昌弘微微皱了一些眉头,出于对他的计谋和胆识的奖励,在康信的安排下,他成为了一支新混编的部队的指挥官,因此他也正式出现在了军议会上。让他吃惊的是康信居然不知道康盛原来的行军计划!他无法确定是真的还是假的。如果是真的,那么康信作为榊原家的少主,一门众,和康盛的关系之恶劣也令人吃惊;如果是假的,那么眼前的这名年轻的少主心计之深也真是和他的年龄不符,他是在不动声色地向以前的将领传达他还需要依靠他们的信息,让他们放心。
  不管怎么说,高野的确感到不少人似乎松了一口气,当下就有人象是在讨好地说到:“少主殿下,先大人好象计划是去馆林城。”
  嘿!先大人!已经在迫不及待地讨好现在的大人了!高野暗自觉得好笑。
  “馆林城吗?城主是谁啊?”
  “回少主殿下,是吉野凛光。”
  “唔。”康信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吉野家,很熟悉啊。”
  “是!吉野家本来一直是榊原家的家臣,在一心院(康诜)公转封越后的时候,一心院公就保举吉野家成为了馆林城城主。所以吉野家虽然在外边已经是独立的大名,但对内还是以我们家为主公的。”
  “是吗?既然修理大夫大人都这么说了,那么就照做吧。”

  军议会后,康信把高野昌弘找来。
  “以前去过馆林城吗?”
  “是!少主殿下。”
  “那你说说四周的地势和重点地形吧。”
  当高野离去的时候,已经是足足一个时辰后了。

  “哎呀哎呀!少主殿下,您终于来了!”
  馆林城城主,吉野凛光看上去已是一个酒色过度的老年人,罗嗦和糊涂似乎兼而有之。在招待康信的近一个时辰中唠唠叨叨地一个人说个不停。 反反复复也就是什么榊原家是他们的恩人,他们永远是榊原家的家臣;现在虽然天下大乱,但只要德川四天王的榊原家一出就一定能够让天下安定;少主殿下一定能和式部大辅先公一样建功立业什么的。

  康信却隐隐觉得再那副酒色财气的外貌下掩盖的的主人,远不会如此简单。先不说少了很多的士兵,本来应该是榊原康盛的总大将,现在却换成了榊原康信,眼前这个人却似乎不惊不诧。榊原家内部不和,早已在其他诸国中也有流传,而以吉野家和榊原家不同寻常的关系,更不可能不知道康信和康盛一派的矛盾。
  “或许这个人是在故意装傻呢?”康信有点疑心。但不管怎么说,他们可以休整一下了,而且他得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幕府军连战连败,将军也逃到了骏府,而江户城也是岌岌可危了。

  “总之,少主请一定要多住几天才行啊!”吉野热情的招待也让康信不能拒绝他的好意。但对于吉野到底是怎么样的人,他还是摸不透。

  在城中只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康信就独自登上了本丸的最高处,
  “果然布置得不错。”一方面康信不禁赞叹馆林城的布置,虽说是在平原上,但河流纵横,无论从那个方面来攻,要不是被河流阻碍就是刚好是城中火力覆盖下。远处的高地和树林看来也可以有效地组织防御,哪怕对方是攻击力很强的骑兵。另一方面康信也很高兴地看到在远处的一些险要高地,渡口上,自己的部队已经摆开了营地。看上去稀稀落落,但是却能相互呼应。
  “多少令人能放心一点啊!”康信心中想到,“说起来,高野昌弘还真是个人才。”

  转个角过去,康信却意外地遇上了带着几个小姓的吉野凛光。两方都不禁吃了一惊。但就在那一瞬间,康信清楚地感觉到在凛光的眼中闪烁着一种鹰枭般的光芒。
  “啊!少主殿下!真是巧遇啊!”
  “是啊,我也是觉得这儿的风景不错呢,上来看看果然是令人心旷神怡啊。哈哈哈!”
  “是啊是啊,难得少主殿下喜欢啊,高兴就好,高兴就好。”凛光似有意似无意地指向了不远处一个康信部队驻扎的高地,“少主殿下请看,那儿,据说以前是式部大辅先公最喜欢游玩的地方之一啊。”
  “哦,是吗?”不知道凛光是什么意思,康信只好随口答应到。
  两人望着那片高地静默了半响,凛光突然问道:“少主殿下一定要去勤王吗?‘
  “是。”康信以一种坚定的语气回答道。
  “哦哦!哈!哈!哈!不愧是将军大人最重视的谱代一族啊!”吉野一边打着哈哈一边告辞,“少主殿下请随意,鄙人先告退!先告退!”

  深夜,康信把武藤幸直给找了来。
  “联络的事情怎样了?”
  “已经向真田家派出了秘密使者。”
  “恩。你说他们会同意吗?”
  “是!我想很有可能同意的,少主殿下。”
  “你也这么觉得吗?”
  “是的。真田家虽然也加入了倒幕联军,但他们家绝对不会只甘心坐视上衫和赤军的势力越来越大的。”
  “是啊,我们和他们也不是没有关系。幸直,你亲自去一趟如何?和真田他讲清楚这点,我们不会与他做对的,秘密签署协定也没关系。”
  “是!”
  沉默了一会儿后,康信问道
  “我们还有多少钱?”
  “大概还有3千两黄金。”
  “如果不出意外,真田让我们从他的领地通过的话,我们到骏府1000两就足够了,你把剩下的全部送给他们家吧。一千两给他们的当家,剩下的全部分给他们手下。一定要让他答应借路。”
  “是”
  “还有那把‘天狗牙’,也送给他吧。好歹也是把名剑,反正也是‘先大人”的,我也不想要。”
  “是。”
  “你立刻准备吧。”
  康信望着屋外的夜色,好想在自言自语般地说到:“反正投机双簧正是真田家的拿手好戏,这次我想也不例外吧。”

  第二天,当康信提出不住在城里的时候,吉野一脸惊诧:“难道是属下招待不周吗?请少主恕罪啊!”
  “哪里哪里,”康信并不太想和这位老人斗心眼,很直接的说开了。“只是在下想和士兵一起训练一下。”
  吉野凛光张了张口,但并没有说什么。

  接下来的十几天里,康信不停地在自己的部队中奔走着。训练,军议,他基本上都和士兵们吃住在一起,尽量让大家都感觉到这名少主平易近人。十几天匆匆过去,康信他们都感觉到现在虽然说不上什么精锐,但精神面貌已是不同。
  得到幸直的回报已是快一个月了,虽然让康信等得很焦急,但的确是好消息。真田家默许了榊原军从他们控制的地方的通过。看来康信的礼物很是获得了真田家主的欢心,他甚至同意了将一名幼弟作为人质。得到这个消息后,榊原决定开拔。

  “是吗?少主殿下就要走了啊!!”
  在辞行的时候,出乎康信的预料,吉野凛光竟表现得意外的伤感和依依不舍。“可惜啊,可惜啊!”
  凛光突然挥了挥手,让下人退下。
  “出来吧。”
  随着吉野的话语,从后面出来了一名身着盛装的少女。
  “过来吧,给少主殿下敬酒。…………少主,这是我的女儿”
  少女默默地走了过来,借着敬酒的机会,康信端详了一下少女。与其说是名少女,还不如说是名稚气未脱的小女孩。但与那长得令人生厌的父亲不同,她却极可爱,完全可以说是个令人期待的美人胚子。
  “我想把桦姬献给少主殿下!!”
  吉野在说这番话时毫不动声色。使得康信觉得多多少少有些吃惊,更多的或许是好笑,这个老头把她和他当成什么了?
  也许是看见了康信的表情,吉野突然一扫平常的颓态,变得严肃起来。
  “请原谅我得冒昧。但这也是鄙人得一点点私心得打算。想必少主殿下也知道目前得形势很危急吧。据鄙人今天收到的消息,江户城已经被上杉军攻破了。”
  “什么!”虽然康信知道江户被困,而且也预料到必将不守,但这么快落城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是的!………想来关东也再无宁日了。少主殿下,我已经老了,已经没有能力和精力守卫它了。我放心不下只是我的这个女儿。”吉野干脆跪在了康信的面前。“我相信我的判断,只有让她和少主殿下走她才可以逃离这个乱世。请少主一定可怜可怜她,不要让她日后陷入战乱中……”
  “可是……”
  吉野依然不肯起来:“鄙人的次子真光,虽然刚刚元服,但自幼喜好兵学,武力也算可以,我就让他和他手下的1000多人托付给少主殿下,还有500门铁炮,2000两黄金和一支忍者队统统献给少主殿下,就作为桦姬的嫁妆吧。”
  “……”
  “少主殿下,您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康信无法言语,吉野提出的条件件件都是他最需要的:人、粮饷、武器、情报。他觉得自己简直无法推托。他看看桦姬。她正低着头,黝黑的头发披在她小小的身躯上。一瞬间,他觉得这个女孩有点意思。
  “好吧,答应你了!”
  “谢谢少主殿下,桦姬,还不也过来谢谢少主殿下!”

  当然,康信不会知道,吉野在几乎是同一时刻,秘密地向上杉家和赤军家写去了效忠誓词,送上了军资,唯一不同的是:他只有一个女儿可以送给榊原,要不然他多半也会每家送上一个的。

  当大军出发的时候,康信才第一次看见了仅比自己小两岁的内弟:吉野真光。而他是以护送桦姬去骏府的名义加入榊原军的。康信也只把要迎娶桦姬的事告诉了几个将领而已。本来他并不想让吉野凛桦随大军走的。但吉野凛光坚持要如此。他似乎怕夜长梦多,又似乎在表白什么似的坚持让女儿离开了馆林城。在获得了大量的补给后,榊原军上上下下都很振奋。康信仍然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吉野凛光,但他能肯定一点:那个老人绝对是个老狐狸。
  对于他的第一次婚姻,他根本没有任何实感可言。他甚至还没和他的新娘独处过。昼夜兼程的急行军,他差点都把自己的新娘给忘了。虽然得到了真田家的默许和庇护,康信仍是不感大意,时时刻刻都处在高度紧张之中。

  第三天晚上休息的时候,已是离开馆林城八百多里了。康信和新部下-真光正巡视着营地。虽然认识不久,两人却很投缘。可能是因为年轻的缘故吧。
  “少主殿下!”
  “哦,什么事真光?”
  “没……没什么。”真光有点吞吐,康信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当康信走进位于吉野部中的桦姬的营帐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妻子正在黑暗中默默地流泪。
  “怎么了?”康信轻声地问道。
  起初桦姬并不肯说,在康信耐心的安慰下终于“哇”地一声哭了起来:“想家,想妈妈。”
  看着裹在衣服中小小的不停颤抖的身躯,康信无法不联想到自己的童年。那种孤单与思念的感觉。
  “还是个小孩子呢!”康信将桦姬紧紧地搂在了自己的怀中,心中无法抑制地充满了对她的父亲厌恶的感觉。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