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昏暗的天空(下)
·魔兽世界: 暴雪我要对你...
·魔兽世界: 昨夜的wow一梦...
·罗德岛战记系列
·我的千年爱恋
·古龙群侠传——阴谋之章
·梦中的帝国—一个士兵的日...
·山河峥嵘(下)
·趣谈英雄无敌 
·暗黑足球赛
·魔兽世界: [索瑞森服]孤...
·一个霉鸟的故事
·生命之翼(星际系列)
·暗黑破坏神系列-小妖传 I
·无须多言(下)
·罗德岛战记系列
·魔兽世界: 那个骑士〖艾...
·魔兽世界: 我的wow与幸福...
·魔兽世界: 游戏现实一点...
·魔兽世界: 论角色消失
·魔兽世界: 魔兽世界的经...
·魔兽世界: 桃子日记(二...
·疯狗的狂吠(下)
·恐怖宠物店之Delicious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昏暗的天空(上)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1-01-22 00:00:00

 
一、基地

  我,一只刺蛇,一名普通的Zerg战士。
  战争爆发在很久以前,起因我并不很清楚,也不知道已经持续了多久和还要继续多久。在还是一只幼虫时,我隐约听到了领主的训话,为了更多的Zerg能够活下去,无数兄弟倒在了Terran的碉堡或者Protoss的光子炮前,到处流传着Zerg的胜利是建立在三倍于敌人伤亡的基础上……我们必须与Terran和Protoss作战,似乎就只是这样,没有更深的意义,不需要考虑什么,战斗是我的责任。

  但我并不热爱战争。
  这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我终于出现在基地前,当然,此时的我只是一只被调到孵化池外面的幼虫,但毕竟我可以看到整个基地了,可以感受到Zerg特有的紫色地毯的柔软了,终于——可以看到明亮的天空了。我不知道别的幼虫在首次接触外界时的感受,但对我而言,这世界的美丽出乎意料。

  我期盼着,期盼着做一个工蜂,我厌恶战争,没有原因的,我只希望做一个工蜂,去采矿或者将自己的身体变成这渺小基地的一部分。在我前面出去的那个幼虫被变成了工蜂。他叫help,我很羡慕他。
  “hi,我是help,我热爱这里的一切,真好啊,来这里不但有风景看还有钱挣(每个报名到前线的幼虫都得到5块矿石作为安家费,然后根据他们所孵化的战斗单位的不同再发送相应数目的矿石)。”help很高兴的翘了翘工蜂所特有的小尾巴。

  是啊,在我们的星球上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利用的资源了,这5块矿石已经是一笔很大的财富,为了家里其他的兄弟,很多人都报名参军,我则是服役期间。
  “那你岂不是亏死了,才变了个工蜂,只有50块矿石挣。”这毕竟是我来到前线认识的第一个朋友。
  “是啊是啊,但你没有想到我的工作啊,我是采矿工人,指标是每天采矿8块,但等人少了……哈哈,比如领主带领刺蛇编队出去了这里没有人监视的时候……我热爱这里,我还热爱音乐。”help的目光紧紧瞪着矿石,我不知道到底是矿石在发光还是他的眼睛。

  还没来得及和我多说上两句话,help就在领主的责骂声中赶去采矿了。我则一个人开始仔细的观察周围的一切。在我身后是高大的孵化池,这在我们的家乡是很少见到的,要知道Zerg的繁殖方式很特别,只有战区才会出现这样的孵化池,为了战争,我们需要太多的幼虫。在我前面一点儿是个血池,那是战斗的根源,没有它就将没有任何战斗部队。另外两个建筑物正在紧张的建造着,一个升级站,一个刺蛇站。几个zerging和2只刺蛇站在基地门口,3、4个领主在基地上空游弋,监视着基地的情况,一切都是这么的安宁,天空是如此美丽。
  短暂的平静并没能持续多久。一个清晨,当我正与新认识的另一只幼虫maddog聊天时,基地门口发生了骚乱,几只分属StoneMan战区的刺蛇刚刚狼狈的冲进基地就重重的趴在了黏液地毯上……

  “Terran!一整队……陆战队员,可能还要多些,有护士……”这三只刺蛇的生命值都不超过8点,他们报告完情况就晕到在地上。
  任何基地内的人员都开始意识到事态的严重。外围巡逻的领主紧张的向基地内侧飞行,但他实在是太慢了……连同我身边刚刚出现的一个幼虫在内,我们一起开始孵化。
  我不断祈祷我的命运……工蜂,工蜂……
  身体开始变化,我被厚重的外壳包裹着简直喘不上气,体内的液体正在逐渐沸腾……意识有些模糊,我仿佛听到了help熟悉的声音:“为什么?不,我不去做什么地刺,不!不——看我成了什么样子?”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已经不幻想变成一只工蜂了,因为工蜂的孵化时间已经过去。感觉着自己的温度,我想,大概是要变成刺蛇了吧?一个标准Zerg战士。
  枪声夹杂着Sha的叫喊,我听到了Go!Go!Go!的声音,随后是沙子似的射击声音,再随后是惨叫——我听得很清楚,是工蜂们的,这些该死的Terran开始屠杀工蜂了。为了不影响采矿速度,领主并没有在矿区的这一侧安排地刺,而现在应该只有help一个人正在那里孵化,值得庆幸的是敌人只顾着屠杀工蜂而并没有理睬他。

  我感到身体的温度越来越高,血液似乎沸腾了,一种尽力挣扎要马上冲破外壳的欲望在我胸中熊熊燃烧——终于,孵化结束了,我冲破护甲为10的外壳再次看到了天空。这时,我暗暗庆幸自己没有成为工蜂,否则此时的我已经成了一滩血。
  眼前大约有5、6个Terran陆战队员和两个护士——他们的样子都很古怪。虽然在本土我曾经见过标本和图片,但毕竟这是在战斗中相遇,是活生生的真实的……敌人。
  最后一个工蜂没有来得及变成地刺就被消灭了,值得庆幸的是help已经成功的变成地刺并开始攻击第一个敌人。当那个陆战队员刚刚注意到身边新孵化出一个地刺的时候已经晚了,help以及另外两个地刺同时从地上戳出他们长长的舌头,一声惨叫,这个身着轻型防护服的Terran已经躺在了紫色地毯上,伤口汩汩的冒着鲜血,连一次抽动都没有的就死了。其他陆战队员们目睹了同伴的突然死亡,呆了一下,然后马上Sha了一声向help冲去……与此同时,基地里面所有刚孵化出来的刺蛇统一行动,迎面向敌人堵了上去。
  由于我们6个新战士的加入,余下的Terran变得不堪一击。虽然他们的护士很尽职的进行着救护工作,但一切都晚了。在help“朋克万岁”的欢呼声中,敌人一个一个倒下。那个和我一起孵化为刺蛇的maddog看来天生就是雇佣军——他疯狂的杀戮着,将腐蚀性毒液喷射到敌人那根本没有防御能力的制服上。而陆战队员仍然勇猛的射击着,丝毫没有撤退的意思,眼中发散出红色的光芒……拼了!但毕竟,他们面对的是地刺和刺蛇的合击……

  眼前血光飞溅的景象使我呆住了。“你,这个懦夫,战斗!”领主大声的命令着我。虽然想起刚才那些无辜死去的工蜂时我心里有些难过,但我始终不忍心射杀眼下这些明知无望生还可还誓死抵抗的敌人……我身旁的一个兄弟倒下了,又一个,但最后那个Terran陆战队员也倒下了。大家开始停止攻击,只有maddog仍然继续向那个护士射击,她没有地方可以躲藏,没有反抗能力……

  我厌恶这种行为,虽然我们既是被屠杀者也是屠杀者。

  战斗结束了,我们损失了6名工蜂、2名刺蛇还有基地里那个唯一的zerging。虽然一向苛刻的领主向help和maddog授予了勋章,但这仍然无法弥补此位领主的指挥失误——由于他在后方矿区防守上的疏忽,我们失去了过多劳力,采矿进度将大大减慢。

  他被调到敌人基地附近侦察情况……这是一个生还几率为零的任务。

  新来的领主非常赞赏maddog和help的勇敢精神,maddog被任命为1队队长,而help则成为基地的矿区监督——负责对所有工蜂的采矿监视——似乎这也是个更适合他的职务。而我,因为失职使两名刺蛇牺牲,新来的领主派给我一个同样生还机会几乎为零,不,应该说完全为零的任务——监守StoneMan矿区。

  那块矿区刚才已经被Terran完全摧毁了,现在也许已经有了他们的驻扎……我?一个刺蛇,完全是为了在作战地图上呈现出一个绿点而已……

  但命令就是命令,我必须服从。

二、催眠

  这里的气候和我们本土差异很大,天气总是温暖异常,但由于战争的缘故,已经基本见不到什么本地生物了。我有些庆幸,战争并不是在我们的母星球上开始的,起码我还有一个可以想起的蓝色天空。

  已经到达了任务点——StoneMan矿区。我长长的吸了口气,还好,这里目前是安全的——地面上横着6、7具Terran陆战队员的尸体……以及更多数量的Zerg战士。蓝色矿石上粘满了粘稠的腐蚀性酸液以及不知属于那方的血,紫色地毯正在慢慢萎缩着……满目苍凉。

  我很清楚,我们,包括Zerg、Terran还有Protoss,如果失去了这些矿石,将都不能生存。的确,在我们各自的星球上这些矿石已经少的可怜,但在这里却到处都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和Terran、Protoss不能和平的分享这些呢?我知道这样很幼稚,但我的确这样幻想着。

  这片矿区迟早会落入Terran手中,他们花费了大量兵力将这里打下来,又试图进攻我们在这个星球的主基地……只是为了这些美丽的矿石。应该马上就会有笨重的SCV来这里建设了吧?

  基地方面的命令是让我自行隐蔽,不要暴露目标。于是,我来到矿区中央,看了眼周围死去的兄弟后开始遁地。很快的,我只能看到地面上很少的东西,但这样至少是安全的,敌人没有反隐行设备的话,我或许永远是安全的。

  正如预料的那样,第二天的清晨,一个由陆战队员、火蝙蝠和SCV组成的混合分队来到了这里,首先传到我耳中的是SCV那滑动履带的声音。

  “主啊,这里都发生了什么。”一个Terran士兵说的声音。

  “2天前我们在这里成功的摧毁了敌人的小型基地,但执行这次任务的A4小队却一个人也没有回来。”另一个粗粗的声音回答着。

  是啊,那个A4小队在成功的消灭了两倍于他们的敌人后都死在了我们的基地……没有他们的话,我也许还只是一个安静的爬行在紫色黏液上的幼虫。

  敌人开始搬运尸体并进行战地记录——我可以清楚的听到他们的脚步声和谈话,甚至那些透过头盔后沉重浑浊的呼吸声。这些声音带来恐惧,在暂时丧失视觉的现状下我没来由的胡思乱想着,我清楚,暴露自己的后果就是马上被这些愤怒的Terran撕碎。

  基地的领主会看到了这里的一切吗?我感到死亡一点一点的临近。

  “Duff,快到这里来。”我见到了第一个Terran联盟的指挥官,或是说,听到了他的声音。

  “怎么?”是那个叫Duff的陆战队员走了过来,正好站在我的头顶上。

  “SCV探测器认为这里不适合建立基地,但不可能啊?”

  这个Duff是个聪明人我感觉,起码比他的上司精明很多。“长官,请命令全体处于战备状态。丸子,你带两个人到路口侦察。”Duff用靴子踏了踏我头上的浮土。

  “这里有遁地的Zerg,就在咱们脚下。”他对自己的指挥官说道。

  “别那么大惊小怪的!”那个叫丸子的火蝙蝠边走近边高声叫着,“有的话为什么不来攻击我们?Zerg都是些低智商生物,也不允许别人站在它们头顶。”

  “你也是把老枪了伙计,相信我的感觉,但不要慌张。”Duff拍了拍丸子的肩膀,转身面对他的指挥官请求道:“遁地的Zerg,不知道数量,您还请求增援吧。越快越好,晚了……也许就真晚了。”

  Duff身上有种让我感到恐惧的内在力量,Terran的英雄么?不会的,他只是个路战队员。但那种甚至能渗透到地下的力量感让我开始想颤抖。日后,他将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吧?

  丸子不再说话,他和另外两个人的脚步声远去了。
 那个指挥官开始用步话机与他们的基地联络:“总部总部,我是A2小队队长目前正处在行星3号矿,请求使用卫星探测本地区。Over。”

  “卫星能量不够,请等待一天时间。卫星能量不够,请等待一天时间。”

  “这里有遁地的Zerg,数量未知。请求增援。重复一边,这里有遁地的Zerg,数量未知。请求增援,请求增援。Over。”

  一阵沉默之后,我听到了令我感到完全绝望的信息。“增援部队已经出发,增援部队已经出发。携带蜘蛛雷的秃鹫装甲编队,及一辆可以变形的坦克。”

  ……我感到生命的尽头就要到来,我想起了许多美好的东西。虽然我的生命很短暂,但可以留恋的东西却是如此之多。

  我不想死,真的。

  不管我怎么祈祷,4辆秃鹫和一辆坦克还抵达了StoneMan矿区,加上开始时的8个陆战队员和4个火蝙蝠……如果坦克再转为攻城模式的话,攻占至少这里需要2队的刺蛇。

  坦克……转为攻城模式了,而且就在我的身旁,我可以感觉到那深入地下的支架紧靠我的肩膀,金属的冰凉渗入骨髓。

  另一方面,秃鹫集中到矿区的入口处开始布雷了。但这时,Terran内部却发生了一次争吵。

  “为什么把雷布到哪里?”Duff冲到他的指挥官面前质问道。“为什么不让他们把雷布到坦克周围?”

  “你难道看不出来么?那个路口是通向这里的唯一通道,我难道不命令他们把雷放到敌人的必经之路而布在基地内部么?笑话。”指挥官的口气很傲慢,也许是在刚才的“潜伏Zerg事件”中Duff让他失了威风,也可能是Duff那种宁静的力量让他感到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胁吧。

  “不,长官,我希望您明白,坦克是我们地面上最珍贵的力量,也是敌人最先集中攻击的目标,把地雷布到他的周围可以起到最好的效果。何况,在我们的脚下,还有未知的敌人潜伏着。”

  “敌人?真的有敌人么?Zerging还是刺蛇?不会是一个编队吧?还是三个编队?别离开你的岗位,下士,也别对长官的命令指手画脚。”指挥官的话证明他自己确实是个蠢人,但这并不影响他的军衔。

  还好,秃鹫并没有把雷放在坦克附近,而是集中到了路口。Terran们显得很松散,因为现在所有人都对Duff的话表示怀疑了——有人打开了录音机,虽然这在前线是不容许的事情——他们都认为这里很安全,至少现在是。

  王菲的歌声在空旷的原野上飘荡,我记得在本土也听过这首歌——催眠。

  第一口蛋糕的滋味/第一件玩具带来的安慰

  太阳上山/太阳下山/冰淇淋流泪

  第二口蛋糕的滋味/第二件玩具带来的安慰

  大风吹/大风吹/苞米花好美

  从头到尾/忘记了谁/忘记了谁

  从头到尾/再数一回/再数一回

  有没有荒废

  lalalala lalalala

  lalalala lalalarr

  第一次吻别人的嘴/第一次生病了要喝药水

  太阳下山/太阳上山/冰淇淋流泪

  第二次吻别人的嘴(yeyiye)/第二次生病了需要喝药水

  大风吹/大风吹/苞米花好美

  从头到尾/忘记了谁/想起了谁

  从头到尾/再数一回/再数一回

  有没有荒废

  忽然亮了/忽然黑

  诸如此类/远走高飞

  一二三岁/四五六岁

  千秋万岁……

  在“千秋万岁”的歌声中,我感到大地开始颤动,那是种排山倒海般的阵势。我知道,那是我们的部队,是Zerg所特有的骄傲……


三、幸运

  “HeyMAN?Woz wrong?”一个新兵感到了这些,从秃鹫上跳了下来。惊恐的望着远方。

  “他们来了,准备战斗!”duff调了调枪的准星,他的枪似乎和别人的不太一样,总感觉象是railgun,一击必?

  声音越来越近,凭借我的感觉,大概有1整队的zerging,至少两队的刺蛇,如果在平原上,应该完全可以消灭这些弱小的terran,但这里地形狭小,特别是唯一的坦克。

  第一声惨叫,声音象是刚才被派往路口的丸子,他和另外两个陆战队员转眼间就被7,8只zerging撕成碎片,当然这些zerging随后也被从地下浮起的蜘蛛雷炸死了,剩下的zerging迅速的扑向在我身边的坦克,sh'a,一声,4个火蝙蝠打了一针兴奋剂配合这陆战队员的机枪迅速干掉了1队zerging。我见到了一地的血,这些血慢慢向地下渗透着,模糊着我的视线......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