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昏暗的天空(上)
·魔兽世界: 杀人者和被杀...
·最后的日记 
·魔兽世界: 荆棘谷的青山
·山河峥嵘(下)
·阳光和雨(下)
·万王趣事二三件
·塔城的传奇(原文)Iona: ...
·魔兽世界: 看到密码错误...
·义者绑架诸葛亮
·魔兽世界: 一个小贼的心...
·左走?右走?
·魔兽世界: 我-男友-魔兽...
·宁静的夜——埃斯塔斯的回...
·魔兽世界: 魔兽之旅初体...
·曹操状告罗贯中
·Q版三国剧场(二)--三英战...
·魔兽世界: 官员和女人故...
·江湖游侠的一日
·恐怖宠物店之Delicious
·暗黑石传奇(暗黑系列)
·魔兽世界: 联盟某暗夜猎...
·爱情童话(上)
·传奇:怪物通缉令之 小白...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昏暗的天空(下)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1-01-22 00:00:00

    “冲!冲!谁也不要落在后面。”我听到了maddog的声音,由于没有领主的带领,看来他是这次战斗的指挥官,其实zerg的战斗不需要指挥,我这样认为。

   “轰!”我感到身旁地面剧烈的震动了一下,巨大的后坐力差点将我震晕,是坦克,他终于开火了,maddog刚刚进入我的视线就重重的哎了一炮,随后又正正的被duff打中了一枪,那可是railgun,中了一炮再加上railgun......maddog说了声什么就倒下了,马上被后面汹涌的zerg潮水所淹没。

  陆战队员们奋力的开始射击,四个火蝙蝠已经冲到了刺蛇面前,但马上就被maddog的1队撕烂,此时1队刺蛇已经只剩下4只了,但后面的2队和3队正在从路口下向上冲。

  在我眼前是一只只刺蛇的倒下,耳边一声声惨叫,我想起了基地里那些无辜的工蜂,以及刚才那些勇敢的zerging和maddog,我,我是一只刺蛇,是战斗单位,这不是和平年代,我们只有战斗才能保护自己,自己的星球,自己的荣誉以及我们的一切。

  我奋力冲出浮土,一只血红色的刺蛇出现在坦克身边,我也不清楚身上的血迹到底是刚才zerging的还是眼前这些陆战队员的。我的出现使得敌人一时感到非常突然,坦克停止了开火,陆战队员也暂停了射击,我开始攻击坦克,我知道只要干掉了他,我们就胜利了,由于我在坦克身边他无法攻击我,我奋力的向他喷射这腐蚀酸液,而前排的陆战队员也没有能力理睬我,他们面前有两倍于他们的刺蛇,duff一枪打中了我,我知道如果还有第二枪的话我一定完了,但他没有时间再开第二枪,眼前的刺蛇使得他必须向他们开火......

  坦克终于变成了一堆废铁瘫痪在地面,那剩下的几个陆战队员在duff的带领下,边打边撤,最终只有duff和另外一个陆战队员侥幸离开了这里。

  我,由于出色的战斗被调回基地,并任命我为第12队刺蛇队长,我明白,我需要战斗来保卫我的种族,即使是侵略,那也是为了本土亿万zerg的生存,我们都没有错,terran还有protoss。

  maddog已经是阵亡名单上的第476个人了,没有人惋惜些什么,似乎zerg就是天生为了战斗的种族,真种想法一直持续到我见到第一个protoss战士eggplant,他是个黑暗圣堂。

三、联盟

  纷乱的战斗一直在持续,我们在terran身上一直没有占到什么便宜,敌人在stoneman矿区前方筑起了一道坚实的防御体系,地面大约有4、5个碉堡,碉堡旁边有4辆坦克,大约还有一队左右的陆战队员和半打的护士,在没有守护者支援下我们这些地面部队根本是没有可能冲进去的,而此时我们的空军102集团军正在另外一个星球上与地球联盟作战,根本没有兵力可以支援我们。

  我心里很清楚,如果在这样下去我们很快会被这些日渐强大的terran干掉,当敌人的坦克架到我们基地门口的时候也就是我们离开这里的时候了。但我们目前没有能力发展守护者,那需要太多的gas,我们目前只有一个矿区。

  事情有了转机,另外一个种族protoss在这里的突然出现使得战局变的扑朔迷离。究竟是3方混战局面的出现,还是联盟?这些都是军官的事情。我们派出了谈判官与protoss进行谈判,这是成功的,我们之间签署了共同防务协定,既在protoss的协助下消灭stoneman矿区的terran,随后stoneman矿区交付protoss开采,而我们将一起将terran赶出这个星球。

  由于protoss在这个星球上没有自己的基地,他们的部队将暂时停留在我们基地里面。

  那天傍晚,10余架运输机在半队海盗船的护航下来到了我们基地上空,金黄色的战机在夕阳下显得如此美丽,我喜欢天空,也喜欢那种金黄色的映照。

  大约有1队龙骑士和半队狂热者以及一个金甲虫并由一个dark temple带领进入了我们的视野,他们在我们基地中驻扎。很久前我就听说过protoss是个强大的种族,每个人从出生起就是战士,他们生来就拥有精神力量的护盾,那是种可以恢复能量盾牌,而且他们任何兵种的攻击力都是可怕的,最低等的战士狂热者也有16点的攻击力,而我们刺蛇才仅仅有10点,而龙骑士就更为凶悍,不仅拥有天生的护甲和80点的护盾还拥有20点的攻击力和远程攻击能力,比我们还要远。

  很快我与他们的指挥官eggplant,那个dark templer认识了。他很少笑,总是一副冷酷的表情,只有在overlord的影子下我们才能真切的看到他的样子,破旧的披风,带着寒气的单刃厉剑。他几乎从不说话,当然如果他的女友在的时候就不一样了,于是我也很自然的认识了那个龙骑士,她的名字是weiclear。

  她的样子显得很臃肿,似乎在龙骑士里面还算是胖的。她总在询问着敌人的情况,并总是声称她一个人就可以干掉敌人一个编队。他很爱乐,和那些古板的狂热者不同,她总在背后说那些狂热者都是些没有用的家伙,随后还总要拍拍我说:“只有我们这些远程攻击兵种才是最优秀的,当然我的意思就是象我们这些会跳舞的战士才是战斗中的核心。”

  是啊,跳舞的龙骑士总是给人畏惧的感觉。
整场战斗就要开始了,我和weiclear的龙骑士编队被派到了第一梯队,当然,这并不是敢死队,因为protoss的战斗从来都讲求最少的牺牲。战术的安排是首先用海盗船将敌人的防空以及所有碉堡坦克全部用迷雾覆盖,使得敌人的重火力无法发挥作用,随后我们将冲上去趁着坦克变形移动的时候击毁这些威力强大的家伙,而eggplant和那些生性残忍的狂热者将负责冲上去对付那些陆战队员,此时我一直在提醒着eggplant务必要及早干掉那个叫Duff的陆战队员,他的railgun实在太准了。而唯一的金甲虫将在运输机里面时刻备战。

  “相信我,没有问题的,一刀,在他还没有看到我之前,一切就结束了。”eggplant自信的用披风擦了擦厉剑。

  大战前的夜晚是宁静的,我一个人静静的站在矿区和help聊天。

  “哎,可惜你不能一起参与明天的作战。你认为胜率又多大呢?”我坐在help旁边的紫色地毯上。

  “你,快去采矿!o!你们人太多了,采气用4个人就足够了!”help一边训斥着工蜂一边听着我的问题。

  “希望还可以再次见到你。”help说,“应该可以打下来那片矿区,但我们刺蛇的伤亡一定也不小,敌人加上碉堡里面的陆战队员大概能又2队半,我们有四队刺蛇和一队龙骑士,但龙骑士的射程要比我们的兄弟远,自然要站在后排,哎,希望还能见到你啊。”夜空里偶尔滑过一颗流星,我想,但愿那不是我。

  “对了,我的lover田燕在其他战区已经当上副指挥官了。”help每次说起他的女朋友总是一脸兴奋的样子,看来的确有比这些兰色矿石更能吸引他的东西。

  “是吗?不过作为queen,应该很容易成为指挥官。自卑吧。”我对help乐了乐。

  “是啊,是啊,千万别把她调到这里来啊。”

  黎明的雾气是那样的美丽,所有植物上都有着露水,看着这些好美的东西让人一点也感觉不到战争就在这里发生着。

  大部队在terran基地外500米处驻扎,所有的人都尽量保持安静状态,派往敌人基地侦察的3个zerging都有去无回,我们很清楚的听到了4声连续的炮声。6架海盗船在空中等待着命令。eggplant看了看天空发出了进攻的命令,空中部队闪烁着金色的光芒消失在前方,我们听到了射击以及陆战队员惊恐的叫声,“冲锋!”领主命令着,我带领着我的第一梯队与狂热者以及weiclear的一队龙骑士一起冲了上去。

  敌人的阵地已经完全陷入了混乱,4辆坦克正在变形,而碉堡也失去了作用,我们集中火力想很快的将敌人的坦克击毁,但敌人前排有duff指挥的一队半陆战队员很冷静的抵挡着我们,使得前进的速度很慢。时间是有限的,如果等坦克再次架设完毕,我们这次任务将以失败而告终。

  4,5只刺蛇倒下了,第一个龙骑士倒下了,duff和他的陆战队员们顽强的战斗着,加上护士辛勤的工作,敌人看上去还可以支撑一会儿。

突然一个陆战队员惨叫了一声倒下了,接着是第二个,马上敌人阵营一片混乱,一个幽灵似的影子出现在那里,谁也看不清楚。是eggplant,他冷酷的一个接一个的将这些脆弱的陆战队员的头颅砍下。

  “是dark temple!!使用卫星......”这应该是duff说的最后一句话,他的rail没有来得及开出最后一枪就趴下了。我知道,他是这里的英雄,terran中的英雄,一个弱小的人类战士竟然有着如此强的领导能力,但这是战争,残酷的战争,我想如果没有战争,也许我们有着共同的爱好,可以一起坐下来,欣赏着矿石,再叫上help和eggplant还有stoneman,tj一起打打quake2,或者是quake3,那里没有真正的死亡,只有愉悦的笑声......

  敌人阵型一乱,再加上我们后面两队刺蛇的冲锋,顷刻间这些陆战队员就变成了肉酱,而后面的坦克也在刚刚准备再次转为攻城模式的时候就被全部消灭,剩下的便是屠杀了......

  我们的损失很小,阵亡的刺蛇有15个,而龙骑士只有4个而已,terran在这里损失大概2队的陆战队员和4辆坦克,当然还有半队的护士以及20余个scv。

  经过上级头脑的研究认为我们现在是攻打terran主矿区的最好机会,大部分的敌人部队都用在了这次构筑防御工事中了,而主矿区则相对这里要薄弱许多。经过短暂的休整,我们的兵力达到了5队刺蛇和1个编队的狂热者龙骑士混合部队,而经过前方侦察部队的显示,敌人只有大约2队左右的新兵驻守在基地,而坦克的数量也不超过2辆。

  战斗是激烈的,敌人还有一些空军参与了战斗,大约4架的隐行飞机和2架天行者试图攻击我们的领主从而用隐行飞机来拖延战斗的时间,但他们失败了,我尤其对其中一个天行者印象深刻,座机外侧几个红色的大字母很鲜艳,她战斗的很勇敢,曾一度使我们的领主不得不后退,但这里没有英雄,她最终还是被击落了,不过值得她欣慰的是在她的配合下隐行飞机在前排使得我们的进攻部队延缓了些时间,我们在战斗结束后询问俘虏的时候得知,那个飞行员叫蚂蚁。

  刺蛇的尸体,龙骑士兰色怪异的血液,还有更多被肢解的陆战队员充满了我的眼睛,我很庆幸,我还没有死,虽然我受了很重的伤,我看了看天空,傍晚时分,天已经不那么蓝,一丝丝的红色泛在地平线上,我想,这也许就是结束。

四、战斗

  我和eggplant还有他的女友weiclean以及help共同庆祝战斗的胜利,因为他们马上就要根据协议开始占领stoneman矿区了,我感到了和平的空气,虽然我们不是同一种族的战士,但经过了共同的战斗使得大家都象是一家人一样。我们互相询问着各自星球上的事情,一切的一切让我们感到很happy。

  夜色笼罩着整个zerg基地,大家都在兴高采烈的庆祝着,一个狂热者甚至在喝醉了之后狂言要做一只刺蛇,“嗷,我厌烦透了,敌人总是在向你射击,射击,随后就是后退再射击,我痛恨他们,甚至连一下我也打不到他们,这些讨厌的陆战队员,我要做一只刺蛇......”

  突然天空出现了4个overlord,通过外面的标记,他们是属于陆军14师的重型地面部队,6个lunker从里面走了出来,我的天,还有2只雷兽!!

  这里已经和平了啊,我感到困惑。

  “警报,警报,所有刺蛇编队集合,所有zerging编队集合,再说一次这不是演习,所有指挥官到指挥部集合......”

  “出了什么事情,”weiclean问我,“我不清楚。”我转身离去,转眼间,外面空旷的广场上只剩下松散的protoss部队了。

  我进入overlord中,听着领主传达的最高统帅的命令。

  ......

  “什么??要全部消灭这里的protoss??为什么,他们是盟友!!”

  “这是命令,你必须服从。”领主说。

  “我不能执行这个命令!!”我大声说。

  “你,从现在开始接管他的刺蛇编队,来人把他关押起来。”领主指着旁边4队刺蛇队长说。

  “不,你们不能这样......”

  我关押的地方离help很近,但我什么都不能说,我知道,我是zerg,我不能背叛我的种族。

  天空是昏暗的,什么都看不到......

  第一波进攻是由潜伏者完成的,6个潜伏者在protoss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开始了攻击,他们没有任何防隐行的兵种,因为他们是和我们共同作战,没有带反隐行兵种的必要。就4,5秒钟,将近一队的狂热者全部变成了一团烟雾,我看到了那个刚才还说要变成刺蛇的狂热者四处跑着,并敲打着地面......

  不,是weiclean,她的龙骑士编队也受到了攻击,但情况似乎还没有那么糟糕,至少他们还没有全部走进lunker的攻击范围,但,两只雷兽扑了上去,一只只龙骑士倒下了,weiclean向最近的一只雷兽冲了过去,并试图吸引他的注意力并救走她的队友,但却走进了lunker的攻击范围,一下,两下,她终于倒下了,带着疑惑与仇恨的目光倒下了。

“不!”远处传来了撕声裂肺的叫声,是eggplant,他完全可以跑掉的,他也应该知道,进入满是overlord的基地无疑于自杀,但他还是一把扯下了披风冲了进来。他首先进入了help的攻击范围,但help没有攻击,他冲向了雷兽,并狠狠的砍了一刀,似乎雷兽感到了疼痛,掉转头面对着这个看来渺小的战士,刺蛇已经将他围成一圈,任何群体性的攻击都可以马上让eggplant变成亡魂,但大家都没有开火,只是那只雷兽在和他作战。

  “攻击!!”领主命令着,但大家都没有动,lunker似乎也明白这里发生的事情并没有将地刺戳向地表,只有那只雷兽在于他肉搏。由于那只雷兽刚才已经和众多的龙骑士进行了战斗,现在明显有些不行了,eggplant成功的杀死了这只雷兽,并马上扑向了另外一只......

  我想eggplant最后升起的那股白色的烟雾一定充满了仇恨,是的,我为zerg作出这种肮脏的事情感到耻辱。

  整场战斗持续了不过一分钟,一个protoss整编部队就被彻底消灭了。我新结识的朋友就在瞬间变成了敌人并死在我们手中。

  天空什么都没有,我静静的看着,我希望找到些什么,至少给我个合适的理由。

  我抬起头,天空中如此昏暗,没有星星,我看着,我说,只要有一颗星星我就可以原谅自己,原谅zerg。

  我寻找着,寻找着,天空中什么都没有,但我还是看着,“你被释放了。”看守我的zerging打我脚上的镣铐。我依然看着天空,我要原谅自己,原谅zerg。

  终于,在天空东面出现了一颗昏暗的亮光,我想那是星星,我们得到了谅解,我感到一丝安慰,但那颗星星好象很奇怪,我也说不出什么,一颗,两颗,三颗,星星开始多了起来,不,这不是星星,我终于看清了,carrier!航母编队!

  警报再次响起,根据侦察大概有10架航母以及2队左右的龙骑士正在向我们基地靠近,航母的两侧的仓门已经打开,意图很明显,他们是来进攻的,看来他们还并不知道我们已经早动手了,当然我们也没有想到他们的头脑也要这么做,而且动作都是这么迅速......

  我们申请了援助,因为以我们目前的地面部队是根本没有办法与敌人的航母编队作战的,他们掌握着空中的绝对优势,我们的重武器lunker和雷兽基本没有什么用处了。

  上级下达了死命令,战斗,坚持到最后一刻,我们的空军102 集团军正在前来途中,那是一只不可战胜的部队,由1队守护者两队吞噬者以及2队自杀飞机和4个queen,我相信他们完全可以干掉这里的protoss部队,但问题是我们可以坚持多久......

  大约有4队左右的刺蛇编队,6个潜伏者1个雷兽。我们需要坚持至少10分钟,我个人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天空的航母渐渐开始显出轮廓了,庞大的身躯,金色的护甲,喷射着火焰的推进器,在他们后面有两个obersever还跟随着一架运输机,可能是他们的指挥官。

  第一个小飞机从航母的侧翼仓门中飞了出来,他向我们的刺蛇编队开始了俯冲,这些刺蛇大多是些新兵没有见过航母,虽然我也是,但我至少知道这些小飞机虽然并不凶悍,但80个小飞机的频繁攻击将让我们不知道到底该去攻击什么人,刺蛇们开始没有目的的攻击,攻击天上的小飞机,虽然也时不时的击落几架小飞机,但我们的损失也很惨重,“不要攻击小飞机!直接攻击航母!”我大声叫嚷着,当然大家也开始发现这样打下去我们将越来越少,而天空的金色小飞机并没有减少几个,直接攻击航母还是有效果的,很快我们就击落了一架航母,当然这时我们已经至少损失了10多只刺蛇,敌人的航母开始向后面撤退,龙骑士顶了上来,这样航母借助他的远程攻击对我们射击,而龙骑士则站在航母下面抵挡我们上前攻击,“向后,向后。”有人命令着。我们向后,龙骑士冒失的向我们基地走了进来,第一个龙骑士先被三个lunker刺成红血,马上就被刺蛇干掉了,后面的龙骑士开始停住,只有航母的几架小飞机在射击。我看到obersever正在向前飞,而后面运输机似乎也有什么人下来了,看不太清楚......

  两个闪电在刺蛇群中炸开,慌乱的刺蛇彻底丧失了信心,大家开始溃退,相互践踏,龙骑士开始在obersever的照射下清除潜伏者,剩下的潜伏者纷纷浮出地面向基地内撤退,坚持战斗的刺蛇和雷兽在抵挡着这些龙骑士,我被炮弹打中并倒下了......

  我还没有死,当我清醒过来,我正躺在基地,身边全都是龙骑士,基地已经被敌人解决了大半,只剩下不到2队的刺蛇还在配合着4个潜伏者作战,而help也开始用舌头戳这些龙骑士了。敌人没有理睬我这个重伤的刺蛇,他们塌着我的身体慢慢进入了基地。

  天空又出现了一架海盗船,他用迷雾将help彻底封锁住,看来一切都完了。

  我知道我马上就要死去,我尽量多支撑些时候......

  一只只刺蛇倒下了,我见到建筑物也渐渐开始冒出鲜血,一只龙骑士重重的踏在我的身上,我晕了过去......

  我似乎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好象是自杀飞机的叫声,我睁开眼睛,红色的视野里我看到了希望。天空中缓慢着移动着庞大的守护者,吞噬者向航母喷洒着腐蚀性酸液,一只queen大胆而又仔细的向航母编队释放了黏液,另外两个queen爆裂了那两个templer,随后后面更多的是吞噬者开始攻击,而地面的龙骑士则被守护者的火力压制的无法前进。

  我看了一眼基地,除了那个干扰网还在,其他的建筑物都已经没有了,根据地毯的显示,似乎help还活着,我微微感到了些欣慰,看到我们部队已经完全占据了主动,我想,我们又胜利了,但代价实在太大了,一只龙骑士向后撤退,他的脚又重重的踏在了我的身上,我又什么都不知道了......

  “help?help?”一个异性的声音唤醒了我,我看见一个queen正远离大部队,在摧毁的基地上空寻找着,她可能就是王燕,应该是,我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而我的样子和众多死去的刺蛇没有什么区别,她并没有注意我。

  我想help在那团干扰网里面什么都听不到的,我想起了地球上那个传奇的罗弥欧与朱丽叶的故事......

  战场是混乱的,两只逃脱主战场的龙骑士进入了我的视线。他们看到了这只queen,很慌乱,因为我们的主力部队实在是太强大了,但当他们发现这是一只孤单的皇后时他们马上变化了,他们开始攻击,攻击这个没有任何攻击能力的queen,我知道王燕已经愤怒了,作为指挥官级别的queen,她本来是不应该参与战斗的,但为了寻找help,她离开了主力部队。

  我努力支撑站了起来,试图警告王燕,但一只重伤的刺蛇是无法抵抗两只龙骑士的,王燕爆裂了一个龙骑士,这在战斗手册中是名文规定不容许的,太浪费,queen完全可以通过她的速度逃离战场,但她没有这么做,而是继续留在原地,另外一只龙骑士在消灭了爆裂所变出来的两只小虫虫之后开始攻击王燕,我努力的站起来想继续战斗,那个龙骑士转过头来看了看我,毫不犹豫的向我发射了光球,我被击中了并倒下了,我发现他的眼神很象weiclean。

  我的呼吸渐渐变得微弱,总想把眼睛闭上,但我清楚只要闭上了眼睛,这里的一切就永远的消失在我生命中了,我坚持着,坚持着。queen终于倒下了,从天空中径直落了下来,静静的躺在了help身旁,那团迷雾渐渐散去了,help见到了自己熟悉的一切......

  我看着天空,如此的昏暗,远处吞噬者追逐着逃跑的航母编队,那是种死亡的颜色,我想到了很多美好的事情,想起了本土的很多朋友,想起了战争前的故事。我知道这场战争我们胜利了,昏暗的天空,寂寞的四围,我想,想再看看美丽的天空,但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因为我不可能坚持到明天早上。

  我感到欣慰,至少战争结束了,我想起了maddog,eggplant,duff还有很多人,虽然很多都是敌人,但现在想起来都是那么的可爱,我想如果没有战争我们将成为最好的朋友,坐在这里欣赏着最美好的天空。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