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无须多言(上)
·魔兽世界: 我很痛苦,也...
·我是妖女
·魔兽世界: 桃子日记(二...
·魔兽世界: 语言不通的痛...
·魔兽世界: 艾苏恩的记事...
·魔兽世界: 先爱上老公,...
·魔兽世界: 我在艾苏恩守...
·龙的传人(精彩)
·魔兽世界: 阿Q骑士的快乐...
·魔兽争霸的一缕温柔
·小 A 的故事
·永远的劳拉 
·魔兽世界: 猪猪的爱
·我的剑名字叫——偷天!&n...
·《牛屎物语》
·魔兽世界: 给盗贼和外挂...
·旅法师
·魔兽世界: 梦开始的地方...
·三国之桃园三结义
·魔兽世界: 阿Q骑士的快乐...
·魔兽世界: 踏上不归路!
·魔兽世界: 先爱上老公,...
·魔兽世界: 一个小贼的心...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无须多言(下)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1-01-14 00:00:00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突然一个家伙从身后砍了一剑,当我回过身的时候,他的第二剑已经准备使了出来,我根本就没有躲避——老实说我还没思考明白,就顺势给了他一剑。
其实那相当于机械反击的一剑根本就没有用,我是知道的。我几乎都在等待他的第二剑划过来了,然后他的头就很简单的掉了下来,当我惊异的看着自己,以为自己已经达到什么等级的时候,一个身穿着深紫色防护具的男子在我面前出现了。
“不知道躲避别人的袭击吗?小姐?”这是VCD给我的第一句话。

那场战斗是我第1次大规模的跟游戏中的PLAYER们进行战斗,以前的我老是在武馆里请教师父来提升级别的,要不就是找一些游戏中的机器人来对打。因为VCD的缘故,我没有在那次PK大潮中死掉,经验值防守力等各项指标反而上升了一个级别。PK潮过去之后,VCD也住到了这个城镇的“天涯”客栈里面。
我并没有答应和VCD结伴,但是事实上,我每天都在固定的时间里来到“天涯”里了,我开始不知不觉的习惯了这个游戏。

VCD说过要娶我,当然,是在“天涯”里。
“你会答应吗?”他笑着问到。
“不会啊,不会啊。”我也笑着回答着。

“你应该到处去走走,别老在这个地方呆着,多没劲啊。”VCD老是这样对我说着,“要知道我已经走了很远的地方了。”
“可是你怎么又不离开这里了?”我反驳着,“我喜欢这里,不想离开,这是我的故乡。”

“喂喂,你的暗器能扔的准点吗?”VCD一边给自己疗伤一边说。
“SORRY啦,你也砍我一刀吧,HEHE。”

“天啊,你怎么……”

“还记得那个道场吗?”

“你的名字‘NORTH’是什么意思啊?”

“…………”

“…………”

我越来越发现自己扮演的这个角色已经完全和现实中甚至网络中的那个冷冰冰的我不一样了,游戏中这个我会大笑,会大哭,会埋怨人,也会依赖人,而现实中的我依然准时的成为别人所称的那种职业女性,做的工作总是优秀完美的逼人,但也生硬的拒绝帮助和劝解——包括所有善意的和不善意的。
我在做另一个人,事实上我总是这么考虑着。这是否会改变现实中的我?我不期望,但是现实中的我是否是我所想,我所喜欢的那样?还是只是习惯了一个人承受所有的压力和烦恼?
也许习惯了孤独。

* * * * *

我们俩离开城镇已经有5天了,尽管COMMANDO已经丧失了他最初的那个不会受到任何伤害的能力,但是他对整个游戏的操作也开始逐渐的熟悉起来。他是一个玩MUD或者说玩GAME的好手,尽管有我帮助他熟悉这里,他对游戏的掌握速度仍然大大的超过了我最开始的那段日子。COMMANDO说他以前从来不玩“天涯”的理由就是从来就不相信国产游戏,他也从来不玩国产游戏,尽管几乎每个国产游戏他都试验过,但是却从来没有玩爆机过一个。据他自己说他是某著名媒体的编辑,真是可惜,我从来不看纯游戏类的媒体。
事实上这的确是我第1次离开那个城镇。走的时候我不停的回头望着那个在地图上的北方小镇,说不上留恋还是别的什么感觉。一个米黄色的小城镇越来越小,渐渐的远离了我的视线,而天还是那么的蓝,云也在那么飘着,夏天的风吹动我的长发,在眼前飘动着,丝丝绕绕。
我们没有买马,尽管并不是买不起,COMMANDO说他喜欢走,喜欢流浪的感觉,坚持着不骑马。他说的时候很坚决,流浪两个字被他说出来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我的父亲,真的。
不知道为什么。

地图第1次大规模的起到了作用,因为以前我基本上从来不用它,我开始知道了我和COMMANDO出发的那个城镇不过是整个国家的北部的一个小城市。“天涯”使用的地形就是中国的版图,而我所在的城镇如果说位置的话,大概会在目前的东北地区,尽管我不知道VCD会去什么地方,但是他往北方在走的概念应该比较小,于是我和COMMANDO顺着地形南下。
这个时候我才第1次为这个游戏地形的广域性惊叹,就连一向对国产游戏贬低的COMMANDO也对制作小组表示了一定程度的佩服。我们所经过的地形基本上很准确的是按照中国的地形出现的,在山地的地方我们就必须爬过一座座的山,有河流的地方我们必须找船去渡河,平原的地势走起来速度就快。游戏使用的年代大概是明朝,不过这也不尽然,总体来说实际上是多个朝代的综合体,反正制作小组只是希望这是一个“古代”的中国就可以了。
大概走了现实中15天的时间我们才走到了北京,结果COMMANDO非要拽着我在北京城里转悠,据说他要找到他的工作地给我看,结果未能如愿。因为实际上游戏里的北京内部和现实中的根本就不一样,不过是随便编排的而已。尽管这样COMMANDO仍然拉着我在北京呆了很长的时间,我也第1次在游戏中看到了一个城市里居然有那么多的人存在。
结果从前那些跟随父亲在众多城市里的流浪在这里派上了用处,我发现我去过的地方要比COMMANDO多的多,每到一个地方却是我先把这个城市的主要特色先说了出来。尽管COMMANDO的地理和历史据他说曾经得到他当学生时的全班最高分,遗憾的是他的记忆力远不如他所叙述的那样能够灵活。在“天涯”中的行走超过了我所预期的想法,我无法想象这个游戏居然还有这么远大的空间没让我发掘到。而更让我我无法预料的事,那些曾经让我痛苦不已,悲哀不已,到最后麻木不已的流浪经历居然会在这个奇怪的时候给我带来这样的快乐。
日子就那么一天天过去了。我和COMMANDO已经走了有2个月的时间了,这个时间都已经超出了我和VCD在一起的时间,说实话,我没想到。2个月的时间里我们从东北沿着路线逐渐南下,一直走过了杭州,我们见到了一个又一个的古代建筑和古代遗迹。离开北京的时候我特地拐弯到了唐山去了一趟,结果并没有发现唐山的城镇,这让我遗憾不已;在山东的济南我找到了著名的趵突泉给COMMANDO看,尽管在游戏里,这里也被装饰的相当的漂亮;在上泰山之前,我和COMMANDO计算了游戏中的时间和现实中的换算关系,终于我在半夜3点进入游戏的时候,我们看到了泰山的壮丽日出,结果导致了我第2天上班迟到;进入江苏以后,建筑逐渐变的和北方不太一样,小楼亭宇多了起来,连民宅也如水墨画一般清淡如斯。COMMANDO坚持要去“扬州”,原来他对《鹿鼎记》里的那个“烟花扬州”的场景向往以久;过长江的时候相当的吃力,我们是随着渡船过去的,我老是在想如果掉到了长江里是否会被“淹死”,当我把这个念头讲给COMMMANDO听的时候,他只是平淡的说了句“U JUMP,I JUMP。”就让我感动不已;在上海,我逗留了很长时间,外滩在游戏里并不如现实中那样,我指着前面的某处告送COMMMANDO那就是我现在住的地方,那个时候游戏中是秋末,我和COMMANDO的面前漫天随风飞散着梧桐树叶;快有2个月的时候,我们到达了杭州,结果没找到什么大的可值得骄傲的地方,除了那个让所有人都称叹的“西湖”。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着。我发现自己比以前更加迷恋在这个世界里了,每天进入游戏之前的状态总是坐立不安,常常在工作的时候想起了今天应该在“天涯”里如何如何。而那个一向说不玩国产游戏的COMMANDO也变的开始挑剔游戏的微小的缺点,总是说“如果这里在改进点就更好了”。我无法不感到这个世界给我带来的真实感,COMMANDO不喜欢说很多的话,但是并不是说他是一个粗心的人,有时候常常会说出让我感动的话,从最初开始和他结伴走上路的那个时候,我还对COMMANDO报有怀疑。但是2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游戏中的时间也由春天移动到了初冬,我无法不承认,COMMANDO已经成为了我的朋友,尽管我最开始并没有承认。
我就和COMMANDO这样走在找寻VCD的路上,每到一个地方我们总是留意是否有丢失一只右臂的人,但是依然没有后果。有的时候我常常在想,是否找VCD不过只是一个理由而已,而和COMMANDO在这里流浪才是我的真实目的呢?找到了VCD又会怎样呢?也许他已经退出了游戏,也许已经忘了我——即便是记得,也只是一笑之缘?也许,也许我不过在为自己对自己的离开找个理由?我说不出。
真的说不出。

* * * * *

山,树林。
我和COMMANDO已经离开了杭州有3天了,我们在奔往下一个城市的旅途中走到了这片山地中。周围都是早就掉光叶子的树木,深褐的枝干延伸着,亦或想触及天空?地面是黄色的,道路上除了我们俩一个人都没有,不免有些兴趣索然。
整个天一直是阴沉沉的,大概要下雨或者是雪。风也蛮大的,幸好目前走起来是顺风,移动的速度相当的快。我和COMMANDO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脚步声却“沙沙”做响。

“嗖!”一枚羽箭从不远处的树林中急飞而至,击中我的右肩。
“小心!”COMMANDO大喊一声,我和他分别向周围游走开来。

对面的树林中两个穿着同样服装的家伙一声不吭的向我们扑来,后面的羽箭依然不断的向我们飞过来,看起来这是制订好的战术安排,两个人突前战斗,后面的人放箭骚扰,看来我们是遇到了一伙专门PK玩家的强盗了。
“当!”COMMANDO的刀跟一个家伙的剑相交了一下,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因为有箭不断袭击的原因,COMMANDO也在不停的游动寻找着机会,我则避开了另一个家伙的进攻,我的一只右臂受了伤,防守力已经大为下降,不敢硬对硬的对抗,只能躲避对方的进攻。
“你怎么样?行动没问题吧。”COMMANDO一边移动一边说。
“还可以,不过这样坚持不行啊。你刚交下手,对手实力如何?”我一边拔出了箭一边躲避对手的进攻和箭的飞袭,我的灵活性远比这家伙要强的多,但是看他进攻的招数也是不敢怠慢。
我刚说完,COMMANDO突然一个纵身,反跳到他的对手面前,一刀划了过去。

又是一声响,那家伙居然在这个突然的状况下迅速防守回来,两人的武器再次向击了一声。一瞬间好象连我和追击我的那个家伙都有些楞的看着他们俩,直到新的箭又开始飞过来几个人才又开始移动起来。
“呵呵,这家伙蛮有经验的,不象个小毛贼。”COMMANDO笑着说过来,“而且好象武器也比我好。”
“大概他们在这个地方干了很多起这样的事情了吧。”我回答到。
“嘿嘿,以为我也只是个新上来的菜鸟?”COMMANDO自言自语到,“看我的。”

实际上我和COMMANDO的战斗水平已经相当的高了,我们行走的这么远的路程中遇到了不只一次的这样的危险。“天涯”里和所有的MUD里一样充满了各种各样的人心的善良和狡诈,尽管很多人在城市里相当的友好和互助,但是欺骗玩家物品的事情依然会不时的出现,连PK的大潮偶尔也会很突然的涌出来。“天涯”的管理已经相当的严格,但仍然会有空子可钻,比如说KILL玩家的小团体就经常的成立,就算是游戏里的捕快也不能马上抓到。甚至我听说有某些人的能力之高已经超过了一般捕快的设定,只是这样的团体常常因为很多原因而最后内讧或者解散,所以这也算是游戏中的必定风景之一。
和COMMANDO结伴流浪开始,我就常常在无人的山岗,平原,道路上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刚开始的时候我和COMMANDO常常双双逃亡,越到后来我们的能力开始逐渐变强,COMMANDO的刀法,我的飞镖和双剑都能很有效的抑制对手。加上战斗经验的不断积累,对战斗情况的应变也越来越顺手,到后来常常把多于自己几倍的对手杀的片甲不流。

COMMANDO突然绕过了他面前的那个对手,朝树林深处的弓箭手的位置冲了过去。这个道理实际上很简单,实际上射箭手对我们的骚扰比眼前的敌人更让我们分心,大概他们也正是依靠了这种所谓“当局着迷”的原因才会屡屡得手吧,可惜的是我们并不象新手那样缺乏经验。两个和我们近战的对手先是一楞,然后也各自提着自己的武器跟着COMMANDO跑了过去,我则提着自己的双剑跟在最后。
弓箭手面对着马上就要冲过来的COMMANDO似乎有些慌乱,继续射出的箭散乱起来,这反而失去射箭的目的性,我们几个人都轻松的躲避开了所有的箭。
借着风势我们的速度都很快,两下就冲了过去。而那个弓箭手直到COMMANDO冲到面前才知道手忙脚乱的拔出武器,COMMANDO手起刀落,弓箭手当场就变成了尸体。
COMMANDO回身做了个防守的架势,那两个家伙这才赶到跟前。我大概能体会到他们面对自己的伙伴被杀的心情,当他们俩立定着看眼前那名射箭手的尸体的时候,我的双剑已经准确的从一名敌人的后背插了进去。而没等最后活着的那个家伙反应过来,COMMANDO的刀已经舞了过去。
“当!”
看的出来最后还活着的这个家伙是这里面实力最强的家伙了,在这种情况下他仍然来的及用武器挡住了COMMANDO的致命攻击。
我急忙把自己的双剑从那个家伙的后背拔了出来,尸体轰然倒地,我得帮COMMANDO杀掉最后这个强盗。

“刷!”一柄飞刀激气而至,朝我们纠缠的地方飞了过来。
我本能的感到有武器从前边一点的高处飞了过来,迅速左移,而COMMANDO和对手也听到了声音,分别跳开了近战的圈子。
飞刀钉到了地上。
“LIU YAO,你可真不济,TANG和AIOK都死了啊,以后的活干起来多麻烦啊。”山坡的高处响起了一个声音。
“老大,你来了?!”那个被叫做LIU YAO的家伙两步并做一步向山坡上跑了过去。
“怎么办?”我用私语频道对COMMANDO说。
“不着急,静观其变。”COMMANDO对着我说到。

周围都是树木,风呼呼的刮着,透过头上交错的树枝,黑色的云在天空不停的变幻着。我和COMMANDO脚下倒着刚才的两具尸体,一只乌鸦飞到了附近的树木上面,发着“嘎嘎”的令人厌恶的声音。我一边给自己疗伤一边看着跑上去的那个叫LIU YAO的家伙,远处雾气渐渐稀薄,一个人影逐渐显现了出来。
他没有右臂。

对面的两个人影慢慢走近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可以看的清楚面前的人了。
没有右臂的他依然这样骄傲的战立在我的对面,这张面孔是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忘记的,我感到心中一阵激动,不禁脱口而出他的名字。
“VCD!!”我喊了出来。

几乎所有的人都有些吃惊的站在那里。
“NORTH?是你吗?”VCD带着惊喜首先说到。
“是我啊,是我啊,我是特地出来找你的。”我向VCD跑了过去。
突然之间COMMANDO站在了我的面前。
“你做什么?”我不解的向COMMANDO问到。
“你冷静点。”COMMANDO沉稳的用私语对我说到。

“这是谁?”VCD指着COMMANDO问到。
“啊,他就是当初弄掉你右臂的那个人,他叫COMMANDO……”我回答着。
VCD的突然摆出了战斗的状态!而COMMANDO站在我的面前,一动没动。
“你听我说,VCD,”我急忙辩解到,“其实COMMANDO当时并不是故意的,他并不是个你所想的那样的人,他所做的事完全是和当时的事端有关的,而并非有意的。而这次他和我一起出来找你,就是为了当场向你道歉的。”
“道歉?!完全不用道歉。”VCD轻蔑的笑着,“我这些日子也一直在修炼自己,就是为了找到他一雪耻辱!真是老天给我的机会,你居然自己走了出来。”
“不!VCD你听我说……”我突然发现这时的VCD和我所以前所遇到的完全不一样了。
“不用说了!你知道我当时遭受到了什么样的耻辱吗?”VCD打断我的话,“当时你们跑了出去,我追出去的时候被周围的人袭击,我被当场杀死,我持有的东西也被一抢而光。”VCD停顿了一下,然后又继续说到“当我复活以后静静的看着游戏里的NPC搬运着自己的尸体,你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吗?!你知道吗?!!”
“复活?那你现在的右臂怎么也……”我指着他说到。
“这是我为了纪念那次耻辱特地给自己留下的记号,”VCD忿忿不平的指向COMMANDO,“如果不是因为我丢失了这条右臂,我能被那帮卑鄙的鼠辈杀掉?!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COMMANDO沉默着,一句话也不说,我却被眼前的残酷事实惊呆了。
“后来我用了20天的时间杀掉了所有当时参与杀我的家伙,而你也不见了,掌柜的说,你和这个小子出了城,于是我便骑着马去追你们,结过没有追到。”
“不对的,是掌柜的说你已经自己离开了,我才和COMMANDO去追你的。”我吃惊的对VCD说到,然后推动着COMMANDO要他帮我证实,“是不是,你说话啊,COMMANDO!”
“我不管那些了,总之我不会忘记耻辱的。我用这么长的时间来找你,就是为了跟你再次决斗的!拔刀吧,不死身!”VCD的左手已经把他的刀拔了出来,指着COMMANDO说到。

“我首先要向你道歉,这是我早就答应NORTH的,我不会食言。”COMMANDO平静的说话了,“对不起,当时是我的失误,结果给你和NORTH都造成的伤害,对此我深表歉意。”
“歉意?哈,哈哈哈哈。”VCD大笑起来,“我不要什么狗屁歉意,我只求跟你决战!”
“第二点,现在我的只是个普通的玩家,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如果你要杀我的话,我会很容易就被会杀掉,而且我也不会抵抗。”COMMANDO把手中的武器收了起来。
“第三点,我没想到你居然会脆弱到这个地步。不过是一个游戏中的一点打击就会让你失去所有的冷静和可自豪的东西,我记得NORTH跟我说起你的时候是如何坚强和乐观的一个人。“

…………
…………
大家都沉默的听着COMMANDO的话语在空气中飘荡。
就在这时候飘起了雪花,点点的飞舞起来,风也渐渐的停顿了下来。在几个人之间只有徐徐落下的雪花在不尽的行走,我的大脑也犹如这地面慢慢的变白了起来,究竟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VCD会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是我错了吗?还是COMMANDO错了?还是大家都在进行一个错误的游戏?

“你说够了吗?!”VCD突然嘶声力竭的喊到,然后一个箭步就冲了过来。
“不!!!!!!!!!!”我知道那会是什么的结果,我大喊着站到了COMMANDO的前面。
COMMANDO没有动,我知道,动的是我。

VCD的刀我很了解。
因为我看过很多遍,在那个小镇上,每次VCD挥舞着刀,总是会给一些家伙带来帮助,给另一些无恶不做的家伙带来恐惧。
VCD的刀我了解,他给我带来依靠和快乐。
我了解。

刀穿透我的身体后依然把COMMANDO的身体穿透。
在天涯里,头部,心脏,脖子等致命的地方是一击即死的。
VCD睁着他的眼睛维持着这样的姿势,他吃惊吗?还是会觉得奇怪?我不知道。
我面向着VCD,微笑了一下。

马上就要死了,还能有5秒的时间?或许更少?大概只是在很久以前我死过一次,我几乎都忘记了这种感觉。
因为一直很快乐,在“天涯”里流浪。
因为一直很快乐啊。
和COMMANDO流浪。

“和你结伴这2个月,我是真的很高兴啊……”慢慢的传来COMMANDO的话语,却又渐渐远去。

雪花,还在飘。

我知道。

我知道啊。

* * * * *

初冬啊。
现实中也已经是初冬了啊。

即使是中午时分,我依然感受不到丝毫的温暖,太阳懒洋洋的照射在我身上,碧天上云朵很闲散的错落着,无意流动。昨夜的雪早已成为了液体,杂志社的楼顶上湿润的一塌糊涂,连四圈的栏杆都有些水分存在。冬天的风则肆无忌惮的吹着,我的围巾和头发不止一次的被掀起。好冷。

真的,好冷。

我望着远处的的天空,是否每个人看天空的时候总有些空洞的感觉呢?

上天会给我们什么样的命运和际遇?不,不是这样的。我的路都是我一个人走过来的,我不会后悔,不会遗憾,也不会改变。

但是那巨大的孤寂是否还会不时的跳出本以为忙碌就可以逃避的心灵呢?是否呢?

我托着腮,站在楼顶的边栏处思考。

VCD,还有COMMANDO,两个“虚拟游戏”中的“真实人物”打开了你的防线,你冰冷的面具会瞬间瓦解吗?

不,不是的。在游戏中的我和现实中的我不一样,那个人不过是我扮演的一个角色,和现实完全不同的一个,那不过,是个游戏。

真的不是吗?真的只是个游戏吗?那你为什么还会如此的认真呢?!你在游戏中到底在做什么呢?你的另一个自我?可是那个自我和现实中的这个自我有什么不同?

不,不是这样的!我大声否决着。

可是实际上你喜欢这个游戏,喜欢网络,喜欢人群,喜欢流浪,喜欢那过去的记忆。

你喜欢电脑,喜欢工作,喜欢不同的同事,喜欢看着人们述说着陈年往事。

你喜欢蓝天,喜欢白云,喜欢不断吹拂的风,喜欢多彩的鲜花,喜欢斑斑点点的星空。

你喜欢阳光,喜欢绿地,喜欢叫闹着的小鸟,喜欢蹦蹦跳跳的孩子,喜欢温馨的浪漫情怀。

你喜欢快乐,喜欢悲伤,喜欢这个变化的城市,喜欢时针的跳动,喜欢一时间流行满街。

对!你还喜欢所有的朋友!无论是VCD,还是COMMANDO……

楼顶上空旷无人,抬眼眺去,天高云飞,狂风呼啸。冬天的风卷着昨夜潮湿的雪气在空气中反复行进,在城市里来回穿梭的述说着以往的故事。繁华的上海依然那样,沉稳,机械,忙碌,无边,荡漾着,跳跃着,运动着,来来往往,反反复复,生生不息。

在这一刻,我面对着满怀情意的城市和蓝天,涕泗滂沱。

 

〈全文完〉
99.9.13晚10点10分

〈散乱心绪〉

又到了说废话的时候了,关于本文,我很感慨。

因为很早就说过一定要改变一种方式,要突破,一定要突破我以前写过的那些文章,结果就造成了这篇文章。其实我本可以选择走轻松一点的路线,写一写以前早已经设定好的游戏背景,比如说“世纪”的背景,或者我写的“追捕者”的背景。也许写出那样的文章就商业炒做一样简单,因为前作已经打下了基础,继续的话不过是继续拓宽着路线而已。就如同WESTWOOD出的若干盘C&C的资料盘一样,有钱赚,有效果,还不费力,省时间和精力。
还是决定重新来写一个要突破自己以往作品的,宁可砸了自己从前作品的一点声誉。
我义无返顾。
事实上整个过程中我得到的意见多多,无论是编辑的,还是看过部分文章的朋友的。以至于我大幅度的修改了整个文章,也导致了拖稿一直几乎拖到最后的截稿日期。不过说实话,是否满意,我真的是心里没底。

以上是关于稿子的突破问题的,下面说说关于稿子内容的。
说实话,写这篇稿子的过程很痛苦,并不是因为写的是个女性,而是我写的是一个,在现实中对所有的东西都很冷淡,而自己在成长的过程中,充满了孤独和寂寥的小孩。她象一块冰,其实她也有和我们同龄人一样的的情感,只是她拼命的在压抑,在告诫自己那样并不是她自己。我真的希望她在游戏中行走着一个我内心中的那个自我,无论是对也好,是错也好,那个她,也一样是她自身的一面。
因为写的是这样的一个人,在自我矛盾中生活。在生活中她为自己在游戏中的情感而疑惑,在游戏,她为自己的冲动,喜欢依靠别人,喜欢去喜爱别人而无法自拔;她在矛盾中生存,她在生存中矛盾。她的这个特点造成的唯一结果就是我每天头大如斗的去写这个麻烦的家伙。
这是如此敏感的一个人物,如果可以的话,请细心的去体谅她。
因为其实我们每个人内心中都有她的一点影子。

说说游戏背景,其实我无意把它描写成为一个中文武侠图形MUD游戏。我只是想给我的主人公提供一个更为广阔的舞台,而这个舞台不是建立在那些我所不熟悉的欧美RPG的设定下,那些巨龙,妖精,骑士,城堡什么的,我更希望这是一个我们自己所熟悉的世界,我们可以游走在这个在现实中会走到的地方,无论是北京的故宫,还是杭州的西湖,无论是西藏的雪山,还是少林寺和武当山,等等等等。就是这样,我并不是在写一个已经存在的改进性的MUD游戏,因为我设定的年代是2004年。

另外需要说明一些的是,文章里提到的“飞天IWN工作室”,就是我在追捕者系列二《今夕是何年》中的2003年刘星和雷子要跳槽去的那个在上海的工作室。事实上我一直想把刘星和COMMANDO的关系拉入到这个文章里,因为剧情没时间涉及的原因而没有成行。而实际上COMMANDO在第1次进入游戏拥有那么大的能力以及第1次出现就去找NORTH也是和刘星有个奇妙的关系的,只好以后有机会写本篇的前传或者后传的时候表白一下了。

本篇的结尾,很突然,说实话这个设定我估计很多人会不满意。但是实际上悲剧性的结尾我早就想好了,一开始就不打算改变。这不过是个游戏,我要表白的是这个。因为我只是想让NORTH从游戏中获得她应该去了解的东西,而并非把结局进行到底,不过我敢肯定,英子或者说NORTH还是会再次进入那个叫“天涯”的游戏世界的,因为她对待游戏的心态并非病态。

需要感谢的是蚂蚁,关于本文给我的意见长达快3个小时的IRC,还有就是COMMANDO(嗯,这是那个叫祝佳音的家伙)的关于文章突破性和MUD游戏的讨论,我总结了一些自己对MUD的认识,实际上已经写在本文中了。还有就是观看天空的感想,K-G从看漫画的角度给了我一些启发。最后的结尾几乎是照搬王朔的《空中小姐》的结尾,是否东施效颦还不得而知。另外值得提一下的就是EMAIL是jazzy@online.sh.cn的网友,给我的作品进行了彻底的,我所想象不到的缺点和错误分析,真是感激的我不知说什么好了。

因为本文写作过程中自己的耳朵得了病,很可惜的是医生已经诊断为无法治疗,但是还是深深感谢所有对我生病期间给予我鼓励和帮助的人。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