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女 刺 客 1
·爆笑星际 秀逗争霸
·末日—Eeofol军队的毁灭(...
·成都星际行
·魔兽世界: 何必,何必?...
·大话西游-魔法门英雄无敌...
·魔兽世界: 玩魔兽偶感
·魔兽世界: 尊敬你,我的...
·魔兽世界: 三个茶叶蛋与...
·孔雀王之追儺
·高度恐惧
·夜访吸血鬼
·我和丁的故事
·魔兽世界: 一个小贼的心...
·魔兽世界: 爱→心的出港...
·同级生II(废弃的故事)
·魔兽世界: 记忆里的牛头...
·中国队之帝国时代版
·魔兽世界: 酷哥啊强的猎...
·三国一流杀手:关羽&...
·生只一次,死只一回
·魔兽世界: 一个贪婪猎人...
·《暗黑破坏神II》过关动画...
·魔兽世界: 吃蝎子的老虎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同级生2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1-01-02 00:00:00

      “喂!UM!”

  “……”

  “喂!你要睡到什么时候?!”

  “啊……”我睁开眼,茫然地环顾了一下四周,这里是……?咦?站在我面前的不是我的死党“川尻·信良”吗?这家伙是柔道社团的主力,酷爱柔道与电视,一年四季除了柔道服从不穿别的衣服,像睡觉的柔道服、外出的柔道服、上学的柔道服……

  “早上好!”我向信良打招呼。

  “什么呀!现在已经是傍晚了!”

  哦,对了,我在教室——三年B班睡着了。我摇了摇睡得昏昏沉沉的脑袋,站了起来。

  “奈良老师非常吃惊,但却不想叫醒你。”信良说,“四点放学,你却能睡到五点半,我想不佩服你都不行。”

  “都走光了啊……”我自言自语道。

  “废话!你以为还有谁会象你一样睡到现在?要是有人向天道打小报告的话,不知道又会被说什么。”

  “信良,刚才天道没说我什么吧?”我问道。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天道!你给我记住!”

  “喂喂,别激动。”

  “信良,走,我们一起去把那混帐家伙埋在体育馆后面!”

  说起天道,他叫“天道·新干线”,是信良所在柔道社的顾问,同时也是88学园的体育老师和生活指导老师。要说他是体育老师和柔道顾问也就罢了,偏偏还是生活指导老师,让这种家伙指导学生生活,有没有搞错啊?

  “你已经连续三年跟天道唱反调了,要是别人,早就被开除或勒令退学了。”说起来要不是我成绩尚可,加之没有什么劣迹,恐怕也撑不到现在了。

  “没办法,因为我是88学园反天道运动社的主力嘛!”“反天道运动社”是我在88学园开创的新社团,其主旨就是为了要将天道新干线驱逐出88学园而努力。不过成员只有我一个人……

  “你只会这么说,到最后还不是象上周的朝会一样……”

  “信良!拜托你不要让我想起那件事!”

  “为什么不要?那可是个大笑话。天道在大家面前细数你过去三年间的各种恶行。”

  “……那家伙太过分了,把我伤得比海还深。”

  “那你还一脸不在乎的样子哪!而且还连累到我们身上,因为你的恶行太多了,朝会居然比平时多延长了半小时!”

  “哦……是吗?”

  “你还把脸撇过去吹口哨呢!”

  “嘿嘿嘿嘿……所以现在天道更气我了。”

  “你还笑哪?你不想想还有一个星期呢!你坚持得下来吗?”

  该死的天道,居然当着全校师生的面,与我约定,在放寒假前的两个星期内,只要有一次迟到,寒假里就要每天和天道一起慢跑。我当时大概是被那家伙气昏了头,糊里糊涂就答应了,而且还当众起誓。现在想想,如果寒假里每天都要看见天道,而且还要与他一起跑步,那还不如让我去死呢。


“真是无耻的家伙!居然敢对我下绊儿!”我忿忿不平。   “但是,只要你肯做的话,还是一样可以做到的啊?你不是已经一个星期没迟到了?”

  “哼!当然。在寒假中我一次也不想看见天道的脸!而且每天早上被唯……啊,呃……”

  “你刚才说什么?你不迟到的方法是让小唯叫你起床吗?”

  啊,一没留神说漏嘴了。什么?你问唯?她叫“鸣泽·唯”,十年前我的母亲去世之后,老爸就请来了他大学时代一个朋友的朋友——鸣泽·美佐子,一是照看我老妈生前为打发时间开的一间咖啡店“憩”;二是照顾我,因为我老爸是个考古学家,整年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的,难得回家一趟。所以美佐子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相当于我的母亲。而唯就是她的女儿,唯比我小半岁,从小就“哥、哥”地叫我,我们俩从小学到初中一直同校。直到要上高中时,我觉得住在一起容易被同学误会,就独自到了现在的88学园,而唯则去了白蔷薇女子高校。可仅仅过了一年,唯就突然转学到88学园,事前也没和我打个招呼,直到有一天片桐老师说有转校生介绍给大家,我一看居然是唯,吓了我一大跳。虽然对唯突然转学感到莫名其妙,但也没在意。但是她和我同班,又住在一起,于是班里流言纷纷,说什么的都有。所以我和唯约定,在学校不要叫我哥,要叫UM,而且没事不要说话,以免别人误会。唯对于能和我在一起上学似乎非常高兴,非常痛快地答应了。

  从一个星期前,就是天道与我约定的第一天开始,唯每天早上都来叫我起床,其实并不是我爱睡懒觉,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是上学的日子就特别困,而放假时早早就醒了:)。

  “谁说的?我一直是自己起床的!”我只好矢口否认,转念一想:“可是为什么大家都这么无情,居然没有人来叫醒我?”

  “有啊!有美在回家时,叫了你好几次呢。”

  “……有美?哪个有美?”

  “当然是同班同学,水野·有美啦。你以为还有哪个有美?”

  “呃……啊……”

  “瞧你一副睡昏头的样子,如果说你忘掉了全班同学的名字,我也不会觉得奇怪的。”

  “是吗……可是信良,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呢?”

  “你以为我愿意待在这里吗?这是小唯拜托的,要我在社团活动之后叫你回家。也只有我这种心地善良的人,才会在社团活动之后,还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教室里来。你连句感谢的话也没有?”

  “&@$#()@&*(^……咦?信良,我从以前就注意到了,为什么你只对唯比较好呢?有什么意义吗?”

  “……”

  “说啊?为什么?”

  “这……这……这也没……没什么特……特别的意义啊。”

  “如果真的没什么,为什么你口吃得这么厉害呢?”

  “……”

  “那唯呢?她也回家了吧?”

  “小……小……小唯有什么不对劲吗?”

  “你在说什么?我只不过是问‘唯回去了吧?’而已!”

  “啊……我……我想她回……回去了吧。”

  “……”难道信良在暗恋唯?

  “她很关心你,还说叫你别感冒了。”


“唯也真是,我不是叫她别管我了嘛!”   “小唯只对你好,可是你却对所有的女孩都很好。”

  “……。信良,你干吗用那种眼神看我?”

  “你们……真的没有什么吗?”又来了!相同的问题我已经被问过N次了,每次我被问到,我总是坚决地回答:“当然没有!”相反地,唯被问到的时候,却总是红着脸不说话,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别人就以为她默认了,其实她只不过是不好意思说罢了。害得每每都要我站在讲台上大声疾呼:“我和唯没有半点关系!”

  “信良,难道连你也开始怀疑我了?”

  “可……可……可是,你们一直住在同一个屋檐下……”

  “够了!从以前就一直被别人说着同样的话!真是?^$%()*&……!”

  “好好好……别生气嘛,我相信你就是了。啊!不好!”

  “???”

  “今天8点有《综艺大赛》,不赶快回去的话,就看不到了!”

  “《综艺大赛》?是电视节目吗?”

  “是啊!很多名星都上场,而且今天还有‘舞岛·可怜’哪!”

  舞岛·可怜是当今非常有名的青春偶像,而且是我的同班同学。只不过她因为工作的关系,几乎不来学校。但是她每次来学校都会造成骚动,没办法,青春偶像嘛。

  “可是,信良,我们都已经18岁了!”

  “那又怎么样?”

  “没有比看电视更有趣的事吗?”

  “当然有,柔道也很好啊!”

  “除了柔道和电视外没有别的爱好……真是不健全的青少年……”

  “随便你说……对了,我走了之后你可不要再睡觉了,否则我就完不成小唯拜托我的事了。”

  信良一边唠唠叨叨,一边走出了教室。我望了望窗外布满彩霞的天空,收拾好书包,也走出了学校。

  走出学校的大门,昏暗的路灯下的街道上,一个人也没有。赶快回家吧,这么冷,不要感冒了。否则一定会被认为是反悔和天道的约定……其实那样倒也不错……。想着想着已经走到家门口了。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