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星期天的疯狂断想
·三国世纪:义者绑架诸葛亮...
·女 刺 客(一、二)
·幽游白书同人·《破冰》
·魔兽世界: 50+牧师的成长...
·魔兽世界: 奥格瑞玛月亮...
·2001高考作文满分卷:石器...
·狙击手的故事
·Quake杀人事件
·传奇系列:一个未完的樱花...
·龙族系列:凯恩与飞燕--求...
·孔雀王之凯甲魂-上
·魔兽世界: 即使离去,还是...
·魔法门系列小说-埃拉西亚...
·暗黑未来篇之黑色的心&nbs...
·飞龙.阑章
·泥巴文学
·魔兽世界: 一些成长的烦...
·魔兽世界: 魔兽世界-我的...
·狙击手的故事
·魔兽世界: 宝宝的倒霉日
·魔兽世界: 平凡的我走过...
·跳动的火影
·魔兽世界: 当独立的MM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魔兽争霸》后的那一抹温柔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1-01-02 00:00:00

     我虽学的是计算机专业,可却是一个不爱动脑子的人,所以当年班上同学玩游戏都走火入魔时,我还是最多只玩玩翻纸牌的游戏。

   我哥是玩游戏的高手,常常在家一个人占了电脑痛痛快快玩了一场后,笑我开极品飞车永远象在酒后驾驶而打《暗黑破坏神》则永远只配跟在同伴身后过把捡金子的瘾,虽然他巴不得我不爱玩游戏免得跟他抢电脑。但是张狂如他,亦不敢小觑我玩《魔兽争霸》类游戏的级别。

   前一天,顺手翻开一本哥哥的游戏杂志,看到一则消息,说Blizzard即将开发《魔兽争霸III》,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一个好游戏,可以一直续下去,《最终幻想》可以来第八次最终,而人世中的有些事,其实连结束都没有,就不会再来了......

   那段时间一下课,他们男生就会聚到一起,说起WARII、农民、基地等等我听起来怪怪的名词。我一般不与本班男生讲话,但是不说话并不说明我不了解他们。只要是与伟相关的一切事,我都关心,但是没人知道这个秘密。

   我异性朋友少,同性朋友也都不算亲近。无论是上图书馆,看电影、听音乐会,我都是独来独往。虽我没出任任何学生干部,但年年获一等奖学金,大三时就在学术期刊发表过数篇专业论文。而伟当初能考进这间名牌大学,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自己也不明白怎么回事就稀里糊涂进来了。他社交应酬极多,无论是校内各社团或是校外那些关系,不过,他在专业上简直糟得一塌糊涂,不过他常会跑关系让老师高抬贵手网开一面让他考试过关。没有人会认为我会爱上人,大家觉得象我这么爱学习的理工科女生可以不爱人,就算要爱,也不会是他。  我问唯一较熟的男生海,WAR II是怎么回事。海说那是他们近来最爱打的即时战略游戏,中文名叫《魔兽争霸》。我笑笑说,我也要来玩,可以吗?海当时闻言是大吃一惊。  想着要与他们一块玩游戏,那个下午的课都上得七荤八素。放学后,我早早就收拾好课本,先到教学楼大门外等他们。听到他们下楼时说话的声音,我心情开始有些紧张。  海看见我,转过身对男生说:青青说她要跟我们一块学习打《WAR II》。我偷偷瞟了伟一眼----他眼中有一些惊讶。  原来他们说好要到伟家里看他演示最新战略,他家在本市离学校不远的地方。一大群人涌进伟家里,我是女生,安排坐在离屏幕最近的地方,只见他紧张地造这样那样东西,却不明白倒底在干什么,但脸上仍装得看得很认真的样子。  一局战役罢,他的妈妈敲门进来,招呼大家出去吃饭。大家都觉得挺不好意思,伟转身对男生说:哥们来尝尝我妈的手艺。我愣愣地站在那儿,有点傻兮兮的。第一次冒昧来人家家里,就吃饭?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伟的妈妈手艺倒底如何。因为那顿饭我吃得紧张极了,总觉他妈妈那样笑笑地看我们,不停地给我挟菜,她一定看透了我的心思。做贼心虚,我只恨不能从地上挖个洞立即隐身。

   第二天,下课后大家照旧是讨论头一天战局的得失,我说:我也要学着打,这么好玩。其实,天知道,我平常看到电脑游戏都要头痛的。但我一定要让他们都很相信我只是对游戏太感兴趣了,不过好象很有效果,因为男生一听哄堂大笑,说游戏的魅力是无人可以抗拒的,女孩子也不例外。

   也许在前一天,我与他们如见面,最多也不过点点头,现在居然与他们说得。海对伟说:哈哈,恭喜你要招收一名女弟子了。我低头装着看书,但能感觉到伟向这边看了一眼。我心跳加速,但使劲对自己说:不可能知道我的心事,我为什么不能跟他们一样也爱玩游戏吗?

   跟他们来到学校机房,我说我先看看大家怎么玩。他们分了两派,开始联网对战。我挨个挨个在他们后面看。我问了小刚一个问题,你造这个是什么呀,他回答得极简练:升级。升级?升级又有什么用处?看他打游戏一本正经的样子,我也不好打搅他。走到伟背后,从屏幕上看他的基地规模已相当大了。他抬头来对我一笑,表示看见我来了。他对女生,所有的女生,总是不缺绅士风度的,即使在这样的时候。我不失时机地说:哇,你好多人马呀,你玩吧,不必理我,我看看就行了。那时的我,真是佩服自己的勇气和机智,这样很顺理成章地只看他一人,别人不会疑心到我什么吧。

   他说:自己去搬张椅子来坐着看吧,眼睛却不离开屏幕,手按鼠标的动作却依旧没有停下来。坐在他身后,看他修基地,造部队,派兵遣将去攻打对方,觉得能永远这么坐在他身边,看他玩游戏,也是一种幸福。我很认真地盯着屏幕上那些怪异的建筑和人马,试图让别人也让自己相信,的确是喜欢上电脑游戏了。他一边打游戏,一边也抽时间给我讲这是什么做什么用的等等。既然我是好学者,免不了要问他一两个问题。

   那一仗的结果当然是伟他们这边输了。他们不服气,嚷着再来再来。这一边的小刚说:勤学好问的菊姐,你能不能换个时间单独问伟呀,你这是在害我们呀。

   可能我当时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说:我真的很笨,不过我不说话了。伟也觉得小刚说得有点过火:今天是大家约好了来切磋的,明天我教你好不好。我现在还能回味起这句话给我心中带来的喜悦。

   本来也可到他家那台电脑来进行游戏扫盲训练,可我说太远了,走着挺麻烦的,就到机房里实践吧。玩游戏时,先从人类学起,什么叫基地,先点这个键,造农民,派几个去采金子,再派几个去锯木头,造锯木厂、铁匠铺,他有条不紊地叫我一件一件地做来。不过,我不知道我为什么那么笨,经常左右键不分,要分派人马做事,通常要折腾好几次才能如愿。他看着真有点着急,说:年年一等奖学金得主连鼠标都不太熟。我一边笨拙地按鼠标,一边很有点抱歉地说:我真的很笨呀,我哥在家就常常笑我的。他看我一急,忙打圆场,哦,天才都这样,连爱因斯坦小时做的小板凳都不合格呢。我扑哧一笑,又接着认真地造兵了。最开心的时候不是我完成了任务,而是完成了任务后,如果还有树,我会派那些农民全部去砍树,那时没有敌人,放心地砍呀砍的,看着自己的木头数量一点点上涨,真是很有成就感的事。他看着我认认真真地一个个把农民派去砍树,笑着说:砍树的声音很好听呢。

   放暑假回家了,心里想,好长一段时间不会见到他了。在家,我常通宵地玩《魔兽争霸》,一连玩上几个钟头,站起哥哥会笑我,老妹呀,我看你要是追男孩有这么刻苦,而不是念书才如此用功的话,保准追到一个帅哥。我一碰到问题随时打电话问他,害得他周末十一点后就把电话移进自己房间免得骚扰父母。有时要打几个电话才描述得清,这时他还会打一个电话回来问我问题解决了吗。有次哥哥半夜起来,知道我是在电话里与一个男生切磋打游戏,不由大叫,这还有没有天理,家里放着这样的游戏高手不问,倒出去丢人现眼问别人,真是女大不中留,我看你是青青之意不在游戏,在于玩家本身吧。我气得挂断电话后就冲进他房间时把他耳朵拧得象麻花说:你明明晚上睡觉,只我不忍心扰你清梦啦。他一边疼得嘴牙咧嘴,却不敢还手,只说我恼羞成怒。其实,我与伟在电话里除了游戏,并没有谈其他什么。好象一切都那么自然,但又那么不自然地总在回避什么。

   暑假要结束时,我们几个狂热分子说好开学时来切磋一下,我的功力大增呢。约定返校报道当天晚上六点钟机房见。我匆匆收拾好床铺,晚饭都没来得及吃,就往机房赶。他们已经到了,我看见一个女孩坐在伟的身边,那个女孩正亲密地跟他笑着。看见我进来,他们一愣,伟随即介绍说,这是他的女朋友云云。我心中一下子如坠寒冰,但我向来会不喜怒形于色,只笑着说:校艺术团的美女燕燕,何须你介绍。

   那天晚上,我们几人联网对战,我们赢了,公认我技艺大增。后来我知道了

   后来,毕业了。我在老师的遗憾声中,放弃了保送研究生的资格,以优秀毕业生分配到一家人人羡慕的单位。在毕业酒会上,一向酒量甚好的伟,也开始有些醉了,他端了酒杯过来,要与我干一大杯。我已经喝了很多,只说再不能喝了。他一反往常的绅士风度,非常生气:你不喝?至少也对不起我妈妈到现在还念叼着那位唯一来我家吃过饭的女孩子。我再也撑不住,泪水一下模糊眼睛,也不说话,一仰脖干了那杯酒,38度的白酒。他转身走开,只留下一句话:女孩子,真的不必太优秀,让男人压力太大。

   我借口酒意上来,找了地方一个人呆呆地坐着。当年,坐在他身边看他打游戏,他坐在我身边指导我玩游戏,而《魔兽争霸》中那些农民在我眼前走来走去,砰砰的伐木声犹在耳边,小兵、大弓、战舰......当时心中盛满的幸福感觉,一切犹如昙花一现。我醒来后,已是第二天中午。

  毕业后,我的工作如同向来的学业一样顺利,职位在同龄人中已属佼佼者。只是,在我的电脑里,一直安装有一个游戏,名叫《魔兽争霸》。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