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唐门之战(下)
·魔兽世界: 一个成功牛头...
·魔兽世界: 什么是必死的...
·星霜
·魔兽世界: 傲血的幸福日...
·机器猫-营救野比敢死队
·《魔兽争霸》后的那一抹温...
·魔兽世界: 一个小贼的心...
·魔兽世界: 成为我心中永...
·魔兽世界: 一些成长的烦...
·金庸的名花倾国(女子)与...
·刘备造就了诸葛亮(三国系...
·一只飞龙的独白(星际系列...
·星空狂想曲(星际争霸系列...
·悟空传
·江湖——冷滟锯篇
·魔兽世界: 凄凉的月亮
·魔兽世界: 魔兽幻想之1.8...
·太阁之路:戏谈大坂战役之...
·魔兽世界: 爱,直至成伤
·魔兽世界: 达纳苏斯,希望...
·在成为大英雄之前
·魔兽世界: 读无法承受的...
·魔兽世界: 别了,魔兽。...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唐门之战(上)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1-01-01 00:00:00

  序章

雷惊天死了!
雷惊天是江南霹雳堂中老字号的主管.霹雳堂分老子号,小字号,活字号,死字号四部分.其中,老字号专管火器研制.雷惊天为人精明干练,武功又高,才得以分管老字号.雷家人对他可说是百分之二百的放心!
可是现在,这个让雷家最放心的人,居然被杀了!
伤口只有两处:一根银钉丁在喉咙里;一根黑色的铁针穿破脑骨,打入脑髓.能将暗器使的如此凌厉,自是四川唐门的手笔.
暗器被起出.银钉上刻着一个"影"字;而铁针上,除了刻有一个"影"字外,还有一双翅膀.
影?翅膀?这是什么意思?
"呵呵!意思很简单吗!"当有人问唐方时,唐方笑的很甜:"我们不仅有影子,还有会飞的呢!"
会飞的?影子?飞影?


第一章. 劫杀

梨花酒盛在翡翠杯中,无论色,香,味都是上上的佳品.
飞影是个对喝很讲究的人.他一向认为一个人吃东西可以随便一些,但喝酒必须认真,不然实在对不起这酿了几十  年甚至上百年的好酒.现在,他正一杯又一杯的品尝这坛已有六十二年的梨花酒.
是司马吗?"飞影突然放下了杯子.
"哈哈,你还是听的那么准."门口,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方脸,浓眉,一脸的豪气.很难相信,他居然会是"足智多谋,有如诸葛之亮,忠心耿耿,好比关云之长"的唐门第一智者(韦小宝名句,借用一下),军师司马射天.
"司马射天走到桌前,拿起飞影刚倒好的酒一饮而尽:"啊,味道真不错,我就知道来你这一定有好酒喝!"
"雨林哪,怎么不来喝两杯?"
"他有任务,劫杀雷家的车队."司马射天坐下,又喝了一杯.
飞影靠在椅背上,双手掂在脑后,让自己的身体可以完全放松:"雨林吗?那就没问题了."
"应该不会有事.不过你还是去接应一下比较好!"
"行!什么时候动身?"
"明天晚上."司马射天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一个酒坛,一掌拍开泥封,酒香立时充满了整间屋子."在走前我们先好好喝两杯吧!"
"八十年的百草酒,好!不过......"飞影从旁边的酒柜里拿出两个木质的杯子:"盛百草酒一定要用这百年的古藤杯才行,不然酒色就减了!"
"切!就你讲究多!"司马射天摇着头,将酒倒入了古藤杯中.

......

月黑风高.
天上连星星也见不到一颗,正是杀人的好时候.
雨林已经在树上呆了近两个时辰了,几乎没有动过.
雨林是个很活泼的年青人,平时让他两分钟不动都不可能.但是,一执行任务,他就变了,变的沉着.这,正是他的可怕之处.
远方的路上出现了一片火光,正向前慢慢移动着.是雷家运送火药的车队.
雨林戴上了鹿皮手套,全身神经都紧张起来.象一支处在绷紧弦上的箭,等待猎物的到来!
二十米,十米,五米.雨林算着双方的距离.
雷家的车队终于行到了雨林藏身的树下.雨林算准时机,出手了!
雨林的暗器叫"小雨".就象名字一样,并不大,但是有用;并不密,但不会遗漏;很容易被察觉,但等你察觉到时,它早已落在了你的身上.
雷家车队的领队雷卷是霹雳堂公认的好手,由他执行的任务从来没有失败过.
雷卷走过雨林藏身的树时,忽然预感到一丝危险,紧接着左胸一凉.
"暗器!唐家的人!?"雷卷心中一惊,挥起披风挡开了其余击向自己的暗器.甩手放出三颗炸雷拦在身前,又向后连翻三圈,顺势站起.
然后,雷卷便看到了被杀光的车队,以及站在车队边,用冰冷目光看着自己的雨林.
"你就是雷卷?好功夫!"雨林冷冷的说.手中扣了三枚"暴雨",能瞬间取人性命的暴雨.
"你是唐门的雨林?!"雷卷抬起右臂.他的右手衣袖中藏着一筒"九星雷火筒".
二人对视着,谁也不愿先行出手.天地间一片寂静,只剩下火把在"哔哔"的烧着.
良久,天空开始下起雨来,火把逐渐暗了下去.
一声轻响,最后一根火把熄灭,四周猛的一暗.也就在这一瞬间,两人同时出手了!
九星雷火弹爆炸的声音,人倒地的声音.然后,又是寂静.雨停了.
雷卷躺在地上,胸口,喉咙,眉心各叉着一枚钢针,流出的血已转为黑色,可见针上的毒极为猛烈.
雨林撕下衣襟,裹住被炸伤的右肩,再不看雷卷一眼,转身走了.
"我就知道你一定没问题的,哈哈!"飞影笑着从一棵树后闪了出来.
"飞影呀!你什么时候来的!"雨林有回复了平日的神态.
"早来了!"飞影扬了扬被淋湿的衣袖.
"管它的,来了就好,走走走,找个地方喝酒去!"雨林拉住飞影就走.
"哼!急性子!"飞影点燃一个火把扔近车队里.由于雨很快就停了,车子湿的并不厉害,很快便烧了起来.
二人的笑声消失在远方.火还在烧着.突然"轰"的一声巨响.车上的火药爆炸了,现场的一切化为无有.雷卷的尸体则被气浪掀到了几十丈外.
翻滚的火炎,象征着雷家的又一次失败.
天空,还是那么暗!

......

第二章 复仇
云中雷在看着雷卷的尸体发呆.他已经站在这小树林中快三四个时辰了,身上早已被清晨的露珠弄湿.
云中雷平日里是个斯文的人.一但发起火来却六亲不认,见人就杀.因此得了个"无声霹雳"的绰号.现在,他以有超过一百种理由发火,每一种都能让他杀掉一个村的人.因为他生平最好的知交,几十年的兄弟------雷卷现在就躺在他的脚边,身上还留着唐门的暗器.
"我要报仇!!"云中雷咬着牙,点燃了雷卷的尸体.一阵阵焦臭味散发出来.
雷家其余的人远远站着,看着云中雷的一举一动,谁也不敢走近一点.现在的云中雷绝对会把靠近他的一切撕裂.
就在离云中雷不到十米的一棵树上,坐着一个身着长衫的青年男子.他已在这坐了一夜,看到了发生的一切.
"哎!唐门和雷家终于开战了."那长衫男子轻扶着手中的秋水剑自言自语:"其实也是雷家多事,谁他们先伤了唐方呢?!结果成了现在这样."
"反正我欠唐家一次情,就帮帮忙吧!"长衫男子翻身下树奔向远方.云中雷在情绪激动下并没有察觉.
这长衫男子是谁呢?

......

时间已过了正午,人们大多处在睡梦中,街上几乎看不到人.
几乎是有例外的意思.
唐斩在街上遥遥晃晃的走着,显然喝多了酒.唐斩平时很少喝酒,象今天这样大醉还是第一次.以为今天他实在太高兴了:唐门的连续胜利,自己的升职,再加上旁边还有司马射天,飞影和雨林相陪,不喝多才是怪事.司马,飞影和雨林现在还趴在酒店的桌子上.唐斩自己却迷迷糊糊的走了出来.
唐斩已走到了郊外.阳光透过树页的间隙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异常舒服.唐斩只觉得自己好象坐在云里,连眼睛都闭了起来.
但走路还是要看路的.唐斩在撞了三棵树,又拌了两下后终于睁开了眼睛.隐约地,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前面的路中间.唐斩没有理会,劲直走了过去.
"你是唐斩?"那高大的身影一声暴喝使唐斩停了下来.
唐斩终于看清了."云中雷!!"唐斩的酒瞬间醒了一半,双手一翻已扣住了数枚暗器.在这种身体条件下遇见强敌,唐斩心中暗暗叫苦.
"唐家的人,都要死!"云中雷双眼布满仇恨的血丝.左手一扬击向唐斩天灵,唐斩向后跃开.云中雷右手向前急送,五颗雷震子飞向身在空中的唐斩.唐斩右手连弹,五枚铁莲子飞出撞中雷震子,同时左手挥出三把飞刀击向云中雷.
一连串的爆炸声.
唐斩落地,胸前被炸伤,衣服红了一大片.
"你跑不了了!"云中雷一步一步走近唐斩,手中拿着唐斩发出的三把飞刀.
唐斩咬牙,已抱定和对方同归于尽的打算.
云中雷正要出手,背后突然冒出一个声音:"喂,我要刺你灵台穴了!"云中雷大惊,向旁一跃躲开.再看时,一个长衫男子拦在唐斩身前,手中还拿着一柄秋水剑.
"你也是唐门的人?!"云中雷瞪着那男子.
"不是,只是唐门的朋友而已."
"好!那我就连你一起杀!"云中雷右臂向左一挥,同时左足向右横扫,一招"横扫千军"击向那长衫男子.那男子跃起,拔剑,出剑.
云中雷终于知道了什么叫莫名其妙.他的身体在瞬间连中数剑,要不是及时用双手护住要害,后果不堪设想.
云中雷双手练的是铁手神功,刀枪不入,百毒不侵.他正是靠这一双铁手,才当上霹雳堂死字号总管的.
长衫男子收起剑,脸色变了变:"铁手神功!?"
"你就是那个莫名其妙的秋雨!"云中雷铁青着脸,身上的伤口渗出血来.
"不错,是我,再见!"秋雨挥剑一招"莫名其妙"将云中雷逼退数丈,拉起唐斩向树林深处飞跃而去.
云中雷自知轻功不行,便没有去追,一言不发的离去了.
......
秋雨拉着唐斩直奔到林子深处才停下来.秋雨擦了擦头上的汗水,松了口气:"还好,他没追上来!"
"秋雨兄,"唐斩一面裹伤一面说道:"你怎么会来的?"
"我一直都跟着云中雷呀.不过没想到他练成了铁手神功,打不过,只好逃了."
"可他还是中了你几剑,论吃亏的还是他呀!哈哈!"
"你别忘了,最后落慌而逃的可是我们."
"没关系没关系,今天我状态不好,下次见到未必会输他."唐斩本不是个严肃的人,现在脱离险境,又开始说笑起来."
为了避免碰到云中雷,.二人向树林的另一边走去.
"秋雨兄,没想到你那招莫名其妙连云中雷都挡不住."唐斩两次看到那招"莫名其妙"的威力,不禁称赞起来.
"那是当然,这可是无名所创的剑法呀!"秋雨得意的扬了扬手中的秋水剑.
"无名?是那个四百年前武功天下无敌的无名吗?"
四百年前是武林最鼎盛时期,无论之前之后均不能与之相并论.那时,天下公认南无名,北剑圣为天下至尊.后来,无名以自创"莫名剑法"击败剑圣"剑二十二式",成为天下武功第一,人送外号"武林神话".无名死后,莫名剑法失传,而秋雨却在无意中学会了莫名剑法中的一招"莫名其妙".从此终身受益,"莫名其妙"四字也就成了他的绰号.
说话间,二人以走到林外,秋雨战住脚:"唐斩兄,我告辞了!"
"咦? 你不一起去唐家堡住几天吗?"
"不去.我欠唐门一个人情,现在还了,我当然要走了!再见!"秋雨真的说走就走,几个起落便没了踪影.
唐斩叹了口气,向唐家堡走去.
云中雷怒气又增一成,还在继续追杀唐门中人.
夕阳西下,天地间一片血色,落日下的唐家堡也被蒙上了一层血的阴影.

第三章 绝影双杀

还没半个月,唐家已收到二十三个弟子被杀的消息.凶手只有一人,当然是云中雷.
唐门已下了一级追杀令.可云中雷行踪不定,极难追查.唐门门主唐三藏下严令命军师司马射天尽快想出对策.
唐家褒秘密会议室.
唐门除掌门唐三藏,副掌门雪寒冰,雨林外,其余主要成员几乎都到齐了.讨论怎样对付云中雷.
正中坐的是贡奉唐方,往下是军师司马射天,护法唐斩,伴月,温柔一刀,然后是七煞堂主银鞍,紫芒堂主飞影,彩虹堂主悠琴以及龙帝,影子,鬼武,流星,麦道,唐战等人.
会议以开了半个多时辰.司马射天见讨论的差不多了,便站起身来,清了清嗓子:"大家对我的计划没意见吧!"
"我开应该没意见了,就照你说的办吧!"唐方开口道:"飞影,影子,鬼武,这次就看你们的了!"
"行呀!"飞影伸了个懒腰,"反正司马一出主意,倒霉的就是我们!"
"呵呵!那是我信任你们呀!"司马射天笑着:"各位要是没什么意见的话就可以回去办事了.我会把战况报告给大家的!"
"悠琴没事,悠琴要去观战!"彩虹堂主悠琴突然说话了:"我去看看总可以吧!我的事都做完了呀!"
悠琴是唐门中年纪最小的,只有十六岁.不知道的人谁也不会相信这可爱的小姑娘居然会是唐门三堂之一的彩虹堂主.
唐方笑道:"悠琴要去看也好,保险一点.不过你老是迟到,着次可别又去迟了哦!"
"哼!才不会呢!"悠琴一别脸,引的大家一阵大笑.

......

天空没有一丝云彩,阳光直射着地上的一切.
飞影在一条路上慢慢的走着,虽然戴着斗笠,但身着打扮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是个唐门弟子.
这条路是根据云中雷的行动路线选定的地方,相信云中雷一定回经过这里.
守株待兔虽然是个很古老的方法,但对付云中雷却很管用.飞影已经在这条路上等了三天了. 上午的太阳很毒,飞影却一滴汗也没出,不紧不慢的走着.
象是从地底冒出来的一样,云中雷突然出现在路上.飞影站住.
"唐门的人!?"云中雷大声问道.
"云中雷!"飞影的脸遮在斗笠里,看不见任何表情.
"不错!"云中雷话音未落,一颗霹雳弹已甩了出去,同时飞身扑向飞影.飞影向旁闪开,脱下斗笠扔向云中雷,接着背对太阳跳了起来.云中雷挥拳打飞斗笠,抬头看时只觉阳光刺眼,连忙底头.隐约间,云中雷似乎看到下方有银光一闪.
云中雷突然想到了雷惊天的死状.下意识的,云中雷伸手护住了前额与喉部.两声轻响,两件暗器打在云中雷手中.云中雷瞬间出了一身冷汗,暗叫:"侥幸!"
飞影落下.从飞影的影子里,居然又站起个人来.一身黑色紧身衣更突出其消瘦的身材,连脸也被黑布蒙住,只透出一双极为有神的眼睛.他便是唐门中最擅长隐形术的影子.
云中雷看着手中的暗器.是一根银色的铁钉和一枚漆黑的钢针."七星针,透骨钉.你们就是杀死雷惊天的绝影双杀!"云中雷说话间双手运力,将两件暗器捏成了一小团:"今天太有收获了,你们受死吧!"
云中雷双掌前推,运足内力分击二人.飞影和影子各出双掌与云中雷相对,并借掌力后翻,头也不回的向林内飞奔而去.
"别想逃!"云中雷见二人后翻时身形不稳,奔走速度也不快,显然刚才对掌时受了内伤.自认轻功足可追上二人,便不顾一切的向林内奔去.
三人一路奔行.到达林内一片大空地时,飞影和影子突然停步转身,面对云中雷.云中雷连忙停住.
"你果然追来了!好的很!"影子阴阴的一笑.
"看来我们很有演戏才能呀!哈哈!"飞影有些得意.
云中雷追二人时总是相差丈许,适才便已有些奇怪.现在听二人说话中气十足,毫无受伤迹象,心中登时恍然,这附近定有埋伏.想到这里,云中雷不禁四下张望.但见四周树林中毫无声息,空地上也只三人而已,看不出有什么古怪.
"你不用找了!我们引你来这,只不过是不想被你逃走罢了!"飞影看穿了云中雷的心思.
"影子向前走了一步,说道:"现在这四周树林里都被鬼武布上了埋伏机关,你逃不掉的!"
"鬼武就是你们唐门中那个号称全江湖最擅长机关消息的人吧!"云中雷冷笑道:"我先把你们杀了,再慢慢破去那些机关!"
"是吗!"飞影和影子一笑,同时围云中雷动了起来.速度迅速绝伦,比刚才快了十倍以上.云中雷大惊,运足十成功力站立不动,双眼不离对方双手半分.
飞影所练的轻功名为"在水七方".施展开来可谓:"风吹的起,落水不沉".但见他身行忽上忽下,随风摆动却无丝毫不稳.双手反扣,显然握有暗器.而影子却是脚不离地,以极小的步伐急走,远看上去就象是一条黑线在快速移动.
云中雷还是动也不动,气凝双臂.飞影又围着云中雷绕了两圈,突然放出一枚铁莲子,随即跃上高空.
"哼!又是老一套!"云中雷打飞暗器,双手护住上下.谁知一斜眼,却看见有五点银光以同样的速度力道迅速向自己打来.云中雷心里暗叫糟糕,双手不顾一切的护住头脸.一刹间,云中雷只觉身体各处猛的一疼,已中了数枚暗器.而手臂上也插着四枚七星针.
飞影和影子走到半跪在地的云中雷前.
"哼,感觉怎么样?我的七星针有七枚,影子的透骨钉也可同发五枚.你一双手怎挡的了这许多!"飞影玩弄着手中的七星针道.
"你的三处关节已被我钉死,三个穴道也被飞影封住,所剩功力不到七成,今天你是死定了!"影子一恋脸的嘲笑.
云中雷心里明白,自己所剩功力最多还有五成,不可能再挡住二人的下一轮进攻了!
其实七星针和透骨钉每发一枚都是极耗体力,何况同发数枚.飞影和影子现在各自也只剩下六成功力了.
就在这时,一个白色的身影从树林外跑了进来,高声叫着:"飞影,影子,对不起啊!我又来晚了!"来人正是悠琴,她几乎回回迟到,这次果然又没例外.
云中雷一见之下心中暗喜,"今天我有可能生离此地了!"脸上也露出一丝微笑.突然大喝一声,用尽全力向悠琴扑去!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