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唐门之战(上)
·永远的劳拉 
·魔兽世界: 曾经的天空
·七颗子弹
·魔兽世界: 魔兽世界,受了...
·钢铁神兵搞笑版
·魔兽世界: 代表所有姐妹...
·三国志5纯情版
·魔兽世界: 他和她之间的...
·魔兽世界: 有感[爸爸,对...
·兀突骨短暂而又传奇的三国...
·三国外传天龙篇
·魔兽世界: 行走在艾泽拉...
·大航海时代前传
·[图文]论孙悟空的真正实力...
·英雄无敌系列:Aqiaor 挖...
·《迷失黑夜》
·游戏之贻笑大方
·魔兽世界: 二区爱斯特纳9...
·VF开发辛秘(恶搞篇)
·三国志恐怖袭击事件
·星际系列:梦魇风暴
·Another Way
·暗黑足球赛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唐门之战(下)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1-01-01 00:00:00

  第四章. 云中雷之死
云中雷脸露微笑时飞影已猜到了他的企图,但却任由云中雷扑向悠琴.
云中雷见自己的计划就要成功,不禁放心了一半.心知只要有人质在手,这条命就算是保住了,以后还可以慢慢报仇.虽然知道捉住一个小女孩作人质极不光彩,还会被江湖上耻笑.但此时性命攸关,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悠琴见云中雷扑向自己,连忙摆手道:"你过来干什么呀,他们才是你的对手呀!你这人那么坏,我不想靠近你!"
云重雷离悠琴已不足两米,双手摆出小擒拿手的姿势抓向悠琴,谁知就在离悠琴不到三尺之处时,云中雷突然停住了!
云中雷惊奇的发现,无论自己怎样使劲,也无法动弹分毫.不仅是不能前进后退,除了眼睛和嘴巴外,连动动手指都不能了.云中雷身上开始渗出冷汗.
"让你不要靠近人家的呀!"悠琴右手平伸,不高兴的说道.
飞影嘲笑的语声从背后传来:"白痴,你以为我们会那么容易让你捉人质吗!"
"是呀!"影子也冷冷的说道:"现在你尝到〈七色无形,梦幻天箩〉的滋味了吧!"
"梦幻天箩?!"能封住一切物体行动能力的无形暗器"梦幻天箩"!!那不是"老虎啸月-聂千愁"的独门暗器吗?听说他死后传给了唐门的一个女子.云中雷想到这里,惊叫了起来:"难道你就是悠琴!"
"是呀!悠久琴很厉害吧!"悠久琴笑着说.
云中雷觉得自己是傻瓜,不折不扣的傻瓜.他埋怨自己行动前也不想想,一般的女孩怎么可能走过林中的机关,到达这片空地呀!
"你回去吧!"悠琴手一动,云中雷便感到有一股力把自己向后拉,他说话也结吧起来:"无,无形丝!"
悠琴的暗器正是费劲心力练成的七根无行丝.这无形丝无影无形,随心所欲,实是件极为厉害的暗器.
悠琴手没动几下,云中雷便被拉回了飞影和影子身边.云中雷仗以成名的一双铁手在这如若无物却有无处不在的暗器面前发挥不出丝毫威力.
"你逃不掉的!"飞影似笑非笑.
影子什么也不说,只是用冰冷的目光看着云中雷.
云中雷身体突然抖了起来,而且越抖越厉害.
"你害怕也不用抖......"飞影话音未落,便听云中雷暴喝一声,手足齐动,竟解开了素搏.双手一转从怀里拿出两个雷管,并在瞬间点燃:"我们一起死!"云中雷发出几近疯狂的叫声.
"妄想!"只见飞影和影子手中各飞出一道白光,割断了燃烧中的药线.暗器高手,发应总是很快的.
云中雷一动不动,双手还握着未爆炸的雷管.仔细看去,只见他七窍流血,已经死了.
原来适才云中雷知今日必然无幸,一气之下将内力在自己体内引爆,震断所有经脉,以这种冲击力解开素搏,想要和飞影等人同归于尽.可惜敌人未亡,他自己却先死了.
飞影和影子对视一眼,不由得同时擦了擦汗.刚才如果两人反应稍慢一点,三人便会炸的尸骨无存,实是凶险无比.
站了一会,飞影首先说话了:"好了,任务完成,喝酒去!"
"对,再把司马雨林他们叫上,快走快走!"影子转身就走,实是不想在这多呆一刻了.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悠琴跟着二人.
"怎么?悠琴也会喝酒吗?"飞影笑着说.
"我才不喝呢"悠琴摆手道:"你们喝酒我吃菜,嘻嘻!"
"呵呵,对.少喝酒,多吃菜,夹不到,站起来!"三人的笑声逐渐远去,听不到了.
云中雷的尸体还立在战场上,许久,也未倒下.

......

烈日,微风.
天热的很,虽是上午,街上的人也很少.
聪明人都知道,象这样的天气,呆在房子里才是正确的选择.
唐战和麦道都是聪明人,他们正在路边一个小酒馆里喝着用冰镇过的酒.
冰是从城内皇家别院里偷出来的.旁人虽然奇怪,但一看到他们唐门的装束,也就不奇怪了.唐家的弟子,被就是什么事都可能发生的.
两人正谈的起劲,突然一个声音传来:"唐家有什么了不得,狗屁不如的一个地方."
唐战和麦道脸色变了,走到说话那人的跟前.那人是个老者,大概五十多岁,一身黑色长袍,背上背着一把黑色剑柄的剑,双目精光四射却透出一股阴气,令人不寒而栗.
"你是谁?敢辱骂唐门!"唐战铁青着脸.
"阁下如不解释清楚,休想离开!"麦道沉声说.
那黑衣人站起冷哼道:"我是雷大鹏的朋友,他请我来杀唐门,明白了吧!"
雷大[鹏是雷家小字号的总管.
"雷家请的人!"唐战和麦道全神戒备,摆出了最佳迎敌姿势.
忽然蓝光一闪,那黑色剑柄的剑已被黑衣老者握在手中.剑长一尺七寸,剑身透出隐隐蓝光,竟是蓝山古剑."我姓剑."那黑衣老者说道.
当黑衣人拔出蓝山古剑时,唐战和麦道已在暗暗叫苦.谁都知道,喜穿黑衣,又使用蓝山古剑的人当然只有一个.
剑魔-----剑不败!

第五章:秋雨和小不点

武林中公认的用剑好手有十几个,但其中最出名的却只有两人,兄弟二人.老大剑不输,为人平和,剑气刚阳,人称剑圣;老二剑不败,生性好杀,手段阴毒,人称剑魔.剑不输曾多次劝剑不败改邪归正,但剑不败丝毫不听,反而出走.从此剑魔毫无顾忌,杀人无数,江湖上可谓谈之色变.
而现在,剑魔剑不败居然在这样一个小酒馆里出现了.
唐战对敌时很少用杀招,在第一招用杀手更是绝无仅有,但今天他一动便出了全力.没有别的原因,只因为对手是剑不败.
麦道双手一扬,七子钢镖回旋飞击,腰身一摆,又暴出三枚子午问心钉.唐战更是出力,双手连挥放出八颗毒苍藜,双脚一撮,柄与地面颜色一样的短戢无声无息的飞向剑不败下身.
剑不败两眼精光大盛,蓝山古剑或打或播,将击来的暗器尽数挡开.
但他还是漏了一样,那柄短戢.直到短戢飞到离剑不败不足一尺时,剑不败方才发觉.百忙中将身一斜,短戢仅划破了剑不败的一件衣服.
唐战和麦道对视一眼,把心一横.不等剑不败反击,便使出了唐门中必须两人合使才能发挥最大威力的绝招"乌云遮日,暴雨倾盆".二人同时跃起,左手挥出,两把毒沙如乌云般盖向剑魔.毒沙中还杂着一百六十七枚细如牛毛的钢针.接着右手急送,各放出五把漆黑的飞剑,在毒沙和钢针的掩护下刺击剑不败数处大穴.
剑不败一咬牙,撕下身上长袍急舞,将击来的暗器全多包了起来.但那十把飞剑是包不住的,没丝毫停留就破布而出.剑魔大惊,一招割袍让位,挥剑一晃将八把飞剑斩为两段.同时身体急退,紧接着一个铁板桥.另外两把飞剑从鼻子上擦了过去.
唐战和麦道楞了一下,能躲过这种攻击的二人从没见过.就在二人再想攻击时,剑不败已攻到二人身前,一招"七星斩妖"从奇诡无比的角度掠向二人.二人先机尽失,酒馆里又无地方闪躲.一刹间,二人只觉身上一麻,已被剑不败以剑尖点穴法点中了穴道.
剑不败狂笑一声,走到二人身前:"你们还有什么遗言没有,看在你们能毁我一件衣服的份上,我可以代你们转达!"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长衫的男子推门走了进来.
"秋雨兄!"唐战高兴的叫了起来.
"咦?你们怎么了?"
剑不败转身:"你就是那个莫名其妙的秋雨?"
"正是!"秋雨忽然看到了那柄蓝山古剑:"你是剑不败!"
"不错!"剑不败举剑:"早听说你那招莫名其妙乃剑中一绝,今日正好见识一下!"
"如你所愿!"秋雨拔剑,翻腕,出招.
剑不败只觉漫天都是剑影,除了剑外什么都看不见了.当下想也不想,运力于剑,使出乱披风剑法迎了上去.二声轻响,剑不败左腿右肩中剑.紧接着一阵金铁交鸣之声,双剑相交,秋水剑被斩成两段.蓝山古剑毕竟是天下七把名剑之一,无坚不摧.剑不败剑势不减,削向秋雨头部.秋雨头一底,只被割断了头巾.一头披肩的长发散了下来.
以前,飞影曾经对秋雨说过:"你长那么帅干什么呀!要是潘安,宋玉见了你,一定会去跳楼."
这也难怪.因为秋雨头发散下了后,众人竟发现,秋雨是女的.
"秋雨......"唐战这个兄字实在叫不出来了:"你是...女的?!"
"哼!当然是!"秋雨气的脸通红.将头发理了理,把外面长衫一脱,露出了里面的一身劲装.
这下连瞎子也可以看出来,秋雨是个不折不扣的女人,美女!
如果说"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都看你"这句诗是转为秋雨写的,一定不会有人反对,说不定还尤有过之.
连向来不进女色的剑不败也为之呆了一呆.唐战和麦道连话也说不出了.
剑不败将剑平举:"呵呵!你这么漂亮,我都舍不得杀你了!"
"哼!要杀就杀,来吧!"秋雨气鼓鼓的说道.
"那可不行!要杀她,先问我!"随着语声,门外又走进个人来.剑眉倒竖,透出一鼓英气.
秋雨一见来人就气哼哼的叫道:"你这死小不点,还来干吗!"
"我是活小不点,死了就不能来了!"那叫小不点的年青人笑道:"你是我老婆,我能不来么!哈哈!"
"那好!"秋雨向剑不败一指:"他欺负我!"
小不点面向剑不败:"你就是剑魔--剑不败?!"
不错!"剑不败阴阴一笑:"我不仅要杀他们,还要杀你!"
"想杀我?"小不点轻哼:"先过生死桥!"
生死桥不是一座桥.
不是一把刀.
也不是一把剑.
生死桥是两把剑,雌雄剑.一把通体漆黑,如乌云密布的夜空.一把同体雪白,如飘行万里的白云.
这就是为列天下七把名剑之一的生死桥.
秋雨和小不点并肩站立.秋雨手拿白色的生剑,小不点手拿黑色的死剑.
剑不败尽收狂气,凝神迎战.
秋雨和小不点突然同时挺剑,击出.二人动作非常一致,同是一招莫名其妙.
一个人使莫名其妙时威力已是惊人,二人同使可想而知.剑不败只觉身体四周剑气森森,随时都可能被刺几个透明窟窿.连忙将剑一转,使出断水剑法护住全身,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一连串的轻响,三柄剑互相撞击.秋雨和小不点的进攻全被挡了回来.二人再进攻,又被挡回.
秋雨和小不点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剑不败挡回二人两轮进攻,心知再挡下去不是办法.正思发攻,忽觉对方剑法中露出一丝破绽.剑不败是何等样人,哪能错过如此机会,一招"长空落日"攻了过去.
就在剑不败击中对方破绽时,那破绽突然不见了.自己的剑却由于太过挺进被秋雨的剑缠住.
这破绽居然是个陷阱.剑不败心中暗骂,没想到终年打猎,今天却被咬了一口.
小不点将剑在身周转了半圈,对准剑不败刺出,口中低吟一声:
"悲痛莫名!"

......

≡ 查看、发表评论 ≡